长老珀飞瑞 elder Porphyrios

长老珀飞瑞——我们时代的先知

译者:Yolanda 2009-7-10(已简修,感谢Pelagia指导)

 

这是乔治·笛米特理的见证(他是塞浦路斯航空公司向中欧和南欧的地区经理),关于长老珀飞瑞:

见证和经历

问:笛米特理先生,你有过许多和长老珀飞瑞长时间交往的经历而且我们深信你的证言会帮助我们所有人在基督里确立。首先,你能告诉我们你是如何认识这位圣者的吗?

笛:你给我机会去谈一位当代的正教圣人,我深深感动。
我认识长老大概在十二年前。这是因为我过去常常去的地区,长老住在那里,他经常去拜访哪儿的另一座修道院,圣灵修道院。当时他住在一个小木屋里,森林里的小屋。我第一次去见他,那儿的一位姐妹告诉我他很累不能见我。我失望离开并坐到车里,即我泊车的地方一棵松树下。自然而然,长老珀飞瑞根本看不到我。一段时间之后,哪位与我谈过话的姐妹过来了并对我说:“先生,长老想要坐在绿色车子里的人去看他。”

问:你的车真是绿色的吗?

笛:是的,是绿色。

问:那里有其他的车吗?

笛:当然。我去了且得到了他的祝福。我告诉他一些我的问题而他给了可能最好的解答对于哪些问题。然后他问我是否有孩子。
“是的,”我回答“我有两个女儿。”
他接着对我说:“让我们看看你的孩子像什么。”
他开始描述我的两个女儿和她们的性格。我立刻意识到有一位圣人在我面前,充满了从圣灵而来的恩赐。从那以后我经常去看他。上帝保佑我通过允许我在奥洛波斯建造房子,在山上对着长老建造的女修道院。

问:接着你不得不告诉我们很多,笛先生。让我们谈论他们中的一些,为上帝的荣耀。

笛:一天晚上我和一位众所周知的住在雅典的塞浦路斯人去见长老珀飞瑞。我的朋友正在筹资一部关于枪决的电影,根据浪子回头的寓言。尽管背景细节和任何其他事情都为拍摄准备好了,我的朋友仍然去征求长老的看法。
于是我听了长老珀飞瑞告诉我们关于一位原谅了浪子的父亲和一个父亲该如何在当代社会表现。他说:
“当你看到德国人”(当他说‘德国人’他的意思是敌人、魔鬼)打败你的儿子,不要因为他的品行不端生气,应该告诉上帝。学着去向上帝倾诉你的孩子;而不是与他们争吵,去对上帝说。
这足以说我的朋友改变电影的整个观念因为长老珀飞瑞告诉我们的话。

问:你告诉我们的真是个好故事,而且对于我们所有父母来说它非常有启发。

笛:长老珀飞瑞一直是个仁慈泉源。他表达的爱超越人类局限性而且进入神性
他要求他周围的人注意两件事:他希望每个人勤劳和以完美为目标。那便是为什么女修道院所有重大工作成功了。
这为大部分所建造的,凭借他灵性之子们的自愿劳动和捐献,不是来自富人的捐献,乃是来自从早上六点去哪儿得到他祝福和同他讨论个人问题的成千的人。所有这些人——多一些如此、少一些如此——帮助这个工作成功。

问:对珀飞瑞长老的神圣一个更有力的证明,因此荣耀上帝,在我们的时代谁揭示给我们这位圣人。

笛:长老珀飞瑞有一次来我的房子,他看到了我放在花园的灌溉系统。他让我帮他放一个同样的系统在围绕着女修道院的区域里。实际上我发现了一个做安装的人而且我告诉他做这项工作不要向长老收费。当我把此事告诉长老,他说:
“不,笛先生。我想要你来工作,因为你应当通过专心于手工劳动休息一下”
长老珀飞瑞对自然和环境有很大的爱,他十分看重这些。

问:笛先生,认识长老珀飞瑞十二年后,你必然有充分的机会肯定这位圣人的巨大恩赐。你能讲更多关于他的两种恩赐洞察力和预见力吗?

笛:当我第一个孙子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诞生之时,我们遭遇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婴儿健康出生,但在同一天的晚上一些严重问题出现……这天,我们不知道它为什么发生,也许在怀孕期间什么进入了他的肺部。那是很不幸的情况,我立刻叫了几个医生包括我的著名同胞塔基斯·卡塔米斯,雅典大学的儿科教授。他们检查了孩子并且通知了雅典儿童医院的加护病房。那是礼拜天夜间。六天我不断地为我小孙子的生命向上帝祈祷。星期六晚上我离开雅典去找长老珀飞瑞。当我到达时是十一点。他看到我,并带着特有的天真,他问:
“你在这干什么在夜里这个时候?”
“长老,”我回答,“我的女儿,瑞贝儿,如你所叫的,她生了个小男孩但现在这个孩子处于死亡危险中。”我听到他对我说:
“坐下,让我用X光检查这个孩子,看他出什么事了。”他然后告诉我:
“在他肺部右下侧有一个异物。它几乎溶解了并且将很快消失。别害怕。这孩子会活着。礼拜一你会带他回家。”
礼拜六夜晚当我离开长老时,卡塔米斯医生,离开他将做演讲的意大利。他将在周日返回雅典。这样第二天,礼拜天,我去机场接他。我们是童年好友和伙伴在土耳其。我向他解释长老珀飞瑞对我所说的话,并问他的意见。
“就像长老告诉你的。现在,那他已经告诉过你的话,我将会告诉你同样的话。”第二天,礼拜一,孩子好了而且我带他回家。

问:你奇妙之作为,万军之主!(可参考 Job 37:16 , Psa 84:1 )

笛:我将告诉你关于另一事件,讲述长老珀飞瑞洞察力的恩赐。
一个夏日,我的亲密好友凯蒂阿牧的都主教查瑞斯托马斯在我们家做几天客。他听过很多关于长老珀飞瑞的事且让我给长老打电话,所以我们得以那时去看他。但是,我耽搁了打电话自从我知道长老病了。礼拜六,我建议阁下我们礼拜天去看长老。我们可以在玛拉卡萨参加圣礼仪。
“圣礼仪后我们将看到什么会发生,如果我们能去看长老珀飞瑞或不。”
我们进入教堂,凯蒂阿牧主教走向圣坛。就在圣礼仪结束和会众领受过圣体血,我们看到长老珀飞瑞进入教堂。他由他的一个灵性之子随行还有一位他的亲密同伴,女修道院的建造“主易圣容”。
当我看到长老珀飞瑞进入教堂时我立刻对主教示意长老正进来。长老珀飞瑞进入圣所并且对凯蒂阿牧主教说:“我的孩子,你不给我基督的圣体血吗?”于是凯蒂阿牧主教把圣体血给长老珀飞瑞。
我在教堂入口处等,当他们结束他们向我走来。我听到长老珀飞瑞对主教说道:
“不是你让笛先生打电话给我因此我们才能会面吗?”

问:让人吃惊。

笛:我接着说:
“长老,既然主教和我们在一起,为什么我们不去我家喝杯咖啡呢?”
他同意了并且我们动身去我家。然而,路上他说:
“让我们去我的小屋。另外,我甚至不喝咖啡,所以让我们去我的小屋,那么我能喝点西瓜汁。”
他在他的床上躺下同时他们给我们端来咖啡。凯蒂阿牧主教说:
“长老,请告诉我们有益的任何事。”
长老珀飞瑞回答他,用彻底的谦卑辨认他:
“我的孩子,一个目不识丁的人能告诉你什么?”
上帝帮助,面对我们的坚持我听到随后出自长老之口的奇异故事。
一天一对夫妻去访问他。他们告解,长老放圣带在他们身上。当他即将念宽恕祷文时圣灵启示他。他看到有什么事阻止这个丈夫领受圣体血。他让他们站起来,没有继续念祷文。圣灵启示长老,他看到这个丈夫的村庄,长老开始描述这个村庄用如此多的细节以致这对夫妻问他是否去过那里,既然他如此深地了解它。
“不,”他说,“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个村庄。上帝启示我,我才能看到它在我面前。”
长老继续。他说这个丈夫在生活中做了什么坏事。这个丈夫回答没有什么困扰他的良心而且他三十年间在雅典,他有一家商店在哪儿,他一直是一个诚实的商人。这个男子不记得做过任何坏事。
“你在你的村庄里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坏事?”长老问他。
“不,”他回答。“我来自一个富裕家庭。我的父亲去逝后留给我他所有的财产。我将给你举个例子为使你能明白我是个正派人。我们的工头曾从我们这里偷了许多钱。我没有向警察局告发他,但我只是解雇了他,因为我不能允许一个小偷靠近我们的财产。”
长老珀飞瑞接着问他:“你亲自见到他偷钱了吗?”
“不,”他回答,“但是我确定就是他,因为他是唯一知道钱被存放在那里的人。”
长老珀飞瑞然后对他说:
“不,他没有偷过钱,当你解雇他时你抹黑他及他家庭的名誉。就是这个行为现在阻止你领受基督的圣体血。”

问:可它是被另外的人偷了吗?

笛:无庸置疑地。真正的小偷是其他人。他于是前往他的村庄并且在所有的村民面前恢复对工头无端指控的真相。他后来立刻领受了圣体血。

问:笛先生,我必须承认你刚才告诉我的故事使我吃了一惊。

笛:让我现在告诉你一个令人高兴的故事。
我的一个朋友拜访长老征求他的建议关于一个商业投机。确切地讲,他想要开一家书店。长老告诉他确定店铺有足够空间以便所有不同种类的基督教书籍能被展示。我的朋友告诉长老他发现了一个小店铺。长老珀飞瑞就问他要店铺的面积。我的朋友告诉他它们。
“不,”长老说,“它不像你说的那么大。它更小。”
紧接着第二天我的朋友前去测量。果真不是像他想得那么大,而正好是长老曾告诉过他的大小。

问:是多么使我们惊讶每次我们听到新的细节——证明了长老珀飞瑞的两种恩赐洞察力和预见力。用灵魂之眼他能看到与他相隔千里的事实,甚至在另一个国家,而且他至今还能深深进入每个灵魂和每个人

笛:完全如此。他预见自己尘世生活的结束。下面这段记录叙述他的逝世。
在长老珀飞瑞最后休息之前的几天我被他的一位灵性之子叫来。他给予大量财力援助长老曾发现的女修道院的建造。他现在想要租一架直升机接长老从阿索斯山带他到女修道院过圣诞节。他甚至让我乘直升机旅行陪伴长老。
我的第一反应是问他是否跟长老谈过了。
“我在阿索斯山上打电话给他,”他说,“我告诉他关于我的心愿但是他回答我,说‘我累了,我的孩子,留下我在这圣山上’。”
虽然如此,我的朋友坚持,所以长老珀飞瑞就对他说:
“十二月初再打电话来。”
他死在十二月二号。因此,我的朋友对我作为长老的陪伴从阿索斯山到奥洛波斯的心愿没有实现。
希腊和全世界的正教从上帝那里收到一个巨大的礼物。通过长老珀飞瑞在世上的行为又一个圣人被证实于圣徒们的殿堂上。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