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信仰

 

人类可以拥有两种信仰。第一种信仰在人的思想中拥有一席之地,是所接纳的理性信仰。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根据理性接纳某事,并且信仰他所接纳的,但是这种信仰并没有评断他。圣经说:“你们得救仅因着信(弗 Eph 2:8)。”这并不意味着人仅仅靠着自己所接纳的信仰就能得救。然而,有另一种信仰,就是心灵的信仰。我们如是描述它,是因为这种信仰在人的理性或智力中不可以找到,却是在人心灵的领域内寻得。这种心灵的信仰乃是上帝的恩赐,除非上帝决意赏赐,你不可能自己获得。这也被称为“内在的信仰”,就是福音书中,那位被魔鬼缠住的年轻人的父亲向基督说“请你补助我的无信罢(玛尔克/玛尔谷/马可 Mak 9:24)”时向基督请求的信仰。

内在的信仰植根于恩典的体验中。并且既然这是出于恩典的体验,这如何使内在的信仰与一位正教基督徒联系起来呢?内在的信仰乃是理性的祈祷。当某人在内心做着理性的祈祷时,圣灵的祈祷就在他的心灵内,他就有了内在的信仰。藉着这种信仰,并通过祈祷,他看到了那些不可见之物。当某人有了这种视力时,这种视力被称为神视(Theoria)。Theoria本身的意思事实上就是视野。

通常说来,神视发生有两种方式。当一个人尚未达到“圣化(theosis)”时,通过祈祷,这一圣灵在他心灵内说话的方式仍然可以看到神视。然而在达到“圣化”时,他便可以以圣化的方式获得神视了,这是他内在的信仰(即心灵的祈祷)和希望都被放在一边,唯有对上帝的爱存留(作为上帝的恩赐)。这便是圣保罗在说“及至那圆满的一来到,局部的,就必要消逝。(林前 1Co 13:10及13:13》。信和望满全了各自的目的之后,人便达到了得见上帝,他信和望的来源的高度,他便单纯地知晓并爱慕着那位是爱者)”所希望表达的。当那圆满的来到,信和望便功成身退,唯有爱存留。并且这爱便是圣化。在圣化中,理性的知识到了尽头、预言被放在一边,唇舌中理性的祈祷止息了,唯有爱存留。圣保罗在他极为清晰美妙的文章中阐述了这点。教会教父多有阐述对这些主题的理解,并且是正确无疑的(整部《慕善集》都与这些主题相关)。

正教会圣统的核心是什么?
我们很幸运地被交付了一个宝藏——正教圣统的神学。正教的神学乃是那些许多世纪以来的不同时代的经历成圣者们不断重复、更新并记录的成果和巅峰之作。我们享有诸位族长和先知以及后来诸位使徒的经验传承。我们称这些经验为“得荣耀,glorification”。我们说先知得荣耀是说先知见到了上帝的荣耀。我们说使徒得荣耀是指使徒见到了基督的荣耀。使徒见到了基督的荣耀,以自己的体验确认了新约中基督的荣耀就是旧约中上帝的荣耀。因此,基督就是旧约中的雅威(Yahweh)和耶洛因(Elohim)。

尽管在旧约中并没有明确指出圣灵是谁,使徒们以亲身体验发现了祂是哪位。他们的体验重复着先知的体验,但是却有不同,因为使徒乃是基督道成肉身之后获得了荣耀:旧约的雅威现在有了基督的人性。尽管三位使徒在大伯尔山上主易圣容时部分地得到了荣耀,所有的使徒在五旬节时都获得了完全的荣耀,那时他们也达到了人一生之中所能达到的最高程度的荣耀。

使徒们的体验之后,是教会教父得荣耀的体验,以及获得圣化的那些圣人的体验。直到现在,圣化的体验仍然在每一代出现。这种圣化的体验便是正教圣统的核心、地区和普世会议的基石、教会法规和今日事奉生活的基础。

如果当代的正教神学家希望具有客观性,那么他就必须依赖成圣的经验。换句话说,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一位教父传统的学生若要在其神学思想中具有客观性,便必须个人经历净化和启迪,并获得圣化。唯有借此,研究者不仅可以明了教父传统,还可以通过圣灵自己去检验这个传统的真谛。

大司祭约翰.S.罗曼尼德

(汉译者:Peter,版权本站所有)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