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圣帕纳吉

  7月7日纪念的凯法利尼亚的圣帕伊西.帕纳吉.巴西阿(Saint Paisios-Panagis Basias of Kefallonia)是一对虔诚而富有的夫妇米哈伊尔.泰帕尔多斯.贝西阿和里贾纳.德拉伯塔的儿子(Michael Typaldos-Basias and Regina Delaporta)。1801年生于凯法利尼亚的立克苏里。
  
   因为他家境优越足以担负优越教育的费用,帕纳吉接受了非常良好的神学和哲学训练,并且除了希腊语母语外,还学会了意大利语,法语和拉丁语。在20岁时,他凭借优异的语言技能任教于一所语法学校。当时,伊奥尼亚地区被英国人占领着,他们粗暴地推行新教教理来摧毁当地人民的正教信仰,科斯玛.弗拉米亚和尤西比乌.帕纳斯(Kosmas Flamiatos and Eusebios Panas)慷慨激昂的演讲很快打动了圣人。他随后离开了他的官方教师职位,转而私下在家教授课程。
  
   26岁时,受凯法利尼亚伟大的苦修圣人革拉西莫和他的邻居圣安提莫(Saints Gerasimos and his neighbor Saint Anthimos)影响,也因为他的父亲去世,帕纳吉自然地抛弃了一切并且前往了里瓦托沿岸的维拉赫农岛(Vlahernon off the coast of Livathos)。这所修院被英国统治者用作流放神职人员的地方。被流放在这座岛上的还有一位著名神父,扎金苏斯的尼克拉.坎通尼(Nikolaos Kantounis)。然而,他寡居的母亲和丧父的姐妹恳求他缩短在维拉赫农的生活。他回到了世俗世界,但是他整个人生都在不断的苦修中度过,紧紧地追随了他所选择的修道生活。1828-1829年,他返回了立克苏里,随后被任命为诵经士。
  
   1836年,他被按立为辅祭,并随后被凯法利尼亚的大主教帕尔特里.马克里(Parthenios Makris)按立为司祭。在按立时他被赋予了“帕伊西”的圣名。随后,他在立克苏里附近的普拉提.吉亚罗(Plati Gialo)地方的圣斯彼里顿(Saint Spyridon)修院担任司祭。他每天都会举行事奉圣礼并传道,余下的时间则用来拜访需要安慰、救济和灵性指导的信众。他是一位杰出的宣信者,他将基督的肖像传布给信众的灵魂。
  
   圣帕纳吉一生都奉献给了慈善工作,他关怀着病弱和受苦者,甚至将他所有的财产都分给了需要的人。
  
   上帝赋予了圣人预言的恩典,他向他周围的人预报将来的事件,有一些预言在提请封圣时被提及。圣人施行的许多奇迹、预言和对他奉献的一生的许多记载现在还在影响着我们。他有着异乎寻常的洞察力,这个恩典使得他可以读懂信众的内心,指出他们个人的罪孽并良善地指导他们悔改。
  
   作为施行灵迹者,圣人的名望很快传扬开来,这迫使他在1846年被按立后的第十年开始宣称得了精神疾病,实际上则是仿效前人为了避免傲慢自负而“为了基督的缘故成为‘圣愚’”。这段时间他受着精神崩溃的折磨,夜不能寐,晚上则徜徉在街上大声吼叫等等。当他恢复正常时,他则表现出极度的恐惧和软弱。然而,为他作传的当代神父吉西莫.泰帕尔多斯(Father Zisimos Typaldos)告诉我们,当时的信众将之视为考验,并没有为之困扰。这段时间,信众还是源源不绝地来拜访他,真心实意地亲吻他的手。他们知道古代的许多教父这么做都是为了度谦卑的生活,圣保罗称之为“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格后:12:7》)”
  
   1864年5月21日,他见证了伊奥尼亚诸岛回归希腊,在政治和社会动荡的日子里,他为了这一目标努力不断传道和恢复正教传统。
  
   巴西阿神父与他寡居的姐妹一起生活,直到她1861年去世。在这段时间前后他与他的表兄弟安德列.泰帕尔多斯.巴西阿一起生活(1864年),依靠保险金过活。1867年的帕里基(Paliki)地震摧毁了他的房屋,迫使他寄人篱下,寻求表兄弟约翰.格罗拉诺(John Geroulanos)(他是著名医生马里诺(Marinos).格罗拉诺的父亲)的庇护,他的生活“贫苦却丰富他人”,“一无所有却无所不有”。约翰先生的母亲是帕伊西神父母亲里贾纳的姐妹。为了回报约翰的善心款待,帕伊西神父以预言和治愈的恩典保护着这个家庭(他曾早年挽救了约翰濒死的生命,并且为约翰和他的妻子举行了婚礼)。约翰将对神父的热心款待视作对主耶稣基督的款待。神父的预言中提到约翰的儿子将成为“非常非常伟大的人”,并且经常重复这个预言。格罗拉诺家非常尊敬圣人,直到今天家族的后人仍然特别地供奉着圣人。约翰的儿子马里诺生于1904年,他是圣斯彼里顿教堂的庇护者,这座教堂是帕伊西神父离开普拉提.吉亚罗的修院后被按立的地方,也是神父被安葬的地方。他们守护着那里,使得人们得以拜访圣人的房间(或者信众称为的神父的“精舍”),那片他度过了余生的地方。
  
   1882-1887年间,他一直卧榻在床,期间许多人来拜访他,寻求忠告,忏悔他们的罪过并寻求他的祈祷。他在宁静与坚忍中经历着试炼。根据神父的要求,他精舍的门时刻敞开,任何希望拜访他的人随时都可以进来。
  
   1888年7月7日,立克苏里,圣人在宁静中离开人世,享年88岁。葬礼持续了三天,前来吊唁者无数,凯法利尼亚都主教革尔曼诺.卡里嘎斯(Germanos Kalligas)宣读悼词。信众们前来致意,日夜不辍超过50小时,当时有许多照片,有一张流传下来,为大家所熟知。
  
   圣人的赞辞由大主教革尔曼诺.卡里嘎斯、吉西莫.泰帕尔多斯神父(他的传记作者)宣读,由阿米卡.阿力维嘉托斯(Amilkas Alivizatos),神父以利亚.马斯特洛吉安普罗(Father Elias Mastrogianopoulos)和立克苏里人,特里吉和斯塔贡主教革鲁宾.阿尼诺和可敬者君士坦丁.吉利斯所作(the Lixourian born Bishop of Trikki and Staggon Cheroubim Anninos and the Reverend Konstantinos Gellis)。
  
   圣人的影响,即便以反传统反教会著名的风流诗人安德列.拉斯卡拉托(Andreas Laskaratos)在他的著作《凯法利尼亚之谜》(The Mysteries of Kefallonia)的第6页也写道:“于斯神父,每观其人,尊爱美德,莫不具备。”
  
   圣人的虔敬生活和不断的奇迹在随后的88年中仍然被虔敬的基督徒们铭记,由马里诺之子约翰.格洛拉诺带头,信众们请求将他的遗迹迁往立克苏里圣斯彼里顿教堂。凯法利尼亚都主教普罗科比.美诺提(Prokopios Menoutis)将圣人的存留圣迹于1976年6月6日迁往教堂。
  
   普世牧首区官方对帕纳吉的宣圣由于凯法利尼亚的教区问题而不幸耽搁。宣圣后,新任都主教斯彼里顿与1986年9月7日举行了隆重的宣圣仪式。随着2月4日牧首及大公会议决议(Patriarchal and Synodal Decree)颁布,普世牧首和大公会议的代表和多位主教参加了仪式。

圣帕纳吉.巴西阿的圣髑

圣帕纳吉作司祭服侍过的圣斯彼里顿教会

(汉译者:Peter)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