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正教会不是国家意识形态

读经:《约翰福音:1:44-52》

又次日,耶稣想要往加利利去遇见腓力,就对他说,来跟从我吧。这腓力是伯赛大人,和安得烈,彼得同城。腓力找着拿但业,对他说,摩西在律法上所写的,和众先知所记的那一位,我们遇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拿但业对他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么。腓力说,你来看。耶稣看见拿但业来,就指着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拿但业对耶稣说,你从那里知道我呢。耶稣回答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拿但业说,拉比,你是上帝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耶稣对他说,因为我说在无花果树底下看见你,你就信么。你将要看见比这更大的事。又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将要看见天开了,上帝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

神学和社会探讨

1.克修、痛悔、祈祷和斋戒的努力若是不根基于适宜的信仰之上,是绝不能起效的。东方正教会拥有保存着上帝、人类和个人及世界信仰的真理的特权。这项真理绝不等同于任何意识形态,却是在圣灵内的生命体验。先知、使徒和圣教父感受了上帝的临在并随后在上帝启示的文章中阐释了它。

2.上面的福音片段讲述了刚刚直接认识基督救主的两位使徒的独特体验。起初,拿但业对腓力所述的基督此人表示怀疑,因为正如文中解释的,拿撒勒没有任何好事出来。腓力不能以言语使他的朋友信服,于是便给出了更强烈的争辩:“你来看。”基督和拿但业简短的谈话使后者被深深震撼了,他自发地宣认道:“拉比,你是上帝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那位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君王!

3.自此以后,圣经中的核心人物和教会的基点就很明确地落在了基督救主身上。往下一步说,核心人物乃是起到“顶替基督之模范”的人,他们仿效基督并承担着十字架重担的责任、事奉和牺牲。正教会乃是唯一、神圣、大公、传自使徒的教会。与此同时,也是圣教父的教会。因为圣教父在大公会议中承担了责任的重担并捍卫了有关基督的真理。并且他们准确无误地指教了我们在那一位内所共存的事物,受造的与非受造的、可见的与不可见的、易动情的和冷静的、可以描述的和不可言说的。

4.基督此人的描述乃是基于祂的人性和道成肉身的事实。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旧约中,图象是不常见的原因。但是上帝成了人,并取了人形,大马士革的圣约翰(Saint John the Damascan)说:“祂施行奇迹,受难,被钉十字架,复活,升了天……并且为人们所见”。因此,所有的事件都可以被描绘。这绘图有着教育和净化(reductive)的特点,并且有助于我们了解基督其人。

5.祂的道成肉身,十字架受难和复活启示了整个世界,并且对整个人类都产生了影响,从亚当直到最后一位生于女人的人。因此,教会是全球的并且“为了全世界的和平”而祈祷。灵性生命克苦和静修的天性并没有否定其教会和普世的特征,却为之创造了先决条件。由于圣体血作为灵性生命的核心,基督徒联合合一不是为了培植对“其他人”的仇恨,却是更新在基督内信仰和对“其他人”的爱。这就是为什么正教会没有为任何服从于其他目的的“正教圆弧(Orthodox Arcs)”留有余地的原因。而且,正教会自己恭谦似弯弓,其力量在“软弱上显得完全(《哥林多后书:12:9》)”。

6.较晚的索夫洛尼.萨卡哈罗夫长老(The late Elder Sophrony Sakharof)教导道,将基督此人局限在国家角度乃是极大的堕落。若是如此,国家之间走上了仇恨之路,社会群体之间趋向敌意。他写道,他不认识什么希腊的、俄罗斯的、英国的或者阿拉伯的基督。基督对他来说就是一切,乃是卓越的存在。要是任何人想要效法基督,那就意味着,他们要受苦,好使整个人类能够得医治并获救赎。苦修的生活拓展了基督徒的良心,并使他们了解其他人的心理。当我们学着与一个人相处时,我们就学着与其他千千万万与他相似的人们相处。如此,我们进入了整个人类的深深痛苦之中。通过我们的痛悔,我们不仅仅活在我们自己的剧本里我们在我们内还感受了整个世界的悲剧。

7.这就是正教宣教的意义所在。无私的传教者们携着正教福音信仰的真理走向全世界,他们不依靠世俗的力量,但依靠着十字架施与的爱之力量。这就是教会为世界带来的,圣化了它们,净化了它们,并且创建了诚恳的基督徒团体。而在这些团体中我们也许可以看到基督徒生命的复兴,这复兴在我们自己的社会中寸步难行。也许第三世界的基督徒能够活出不事欺诈的基督信仰,不会将之变为国家意识形态,而如此数年之后,他们也许就会邀请我们:“来吧,来见证主的圣善。”

(汉译者:Peter,版权本站所有)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