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我们的天父”——主祷文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承行于地,如于天。我们的日用粮,求你今天赐给我们,宽恕我们的罪过,犹如我们宽恕那些亏负我们的人,不要让我们陷于诱惑,但救我们免于邪恶者,阿门!

我摘抄了福音书中的一篇文章,这篇祷文被称作“主祷文”,我相信这是最具代表性的祷文——是主耶稣基督交给我们的祷文。

我相信主教会了我们一篇祂创作的祷文,他赋予了我们生命,祂的的确确生活在这个世界过(He has lived),并告诉我们祂是怎样。并且这就是耶稣的真相。祂有次曾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约翰福音:15:5》)”正如葡萄树与它的枝子的关系是有机的一样,汁液流畅地从葡萄树流向树枝,同样的,耶稣以祂自己全部的存在流淌在我们自己的存在中。因此,我相信藉着这篇祈祷,我们在耶稣基督内生活,只要我们清醒地祷告并体验之。

让我们以诵念这篇祷文开始文章,并逐一研习每一部分。

第一句话说:

“我们在天上的父”

我相信,我们犯了一项重大的罪。我们有时变得垂头丧气并且忘记这点:尽管我们虚弱不堪,主仍然爱着我们。如果我们仅仅谨记这点就好了:主爱我们,并且主是我们的父。

我们通常说,父母爱他们的孩子,不是因为孩子是好孩子,而是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孩子。因此,若我们能够设法清醒地接受并感受到我们也可以称主为“父”,那么我们能得到多大的安慰啊。这个词就表达了一切。它将使我们立即进入教会。有些人也许是孤儿,他自己的人们抛弃了他,他也许失去了一切并且感觉到彻底的孤独。然而,只要他想到主是他的父,他便寻到了庇护和安全,整个世界也成为了他的家。

我甚至敢于说:若是众人都抛弃我们,好使我们体验主的爱,为我们岂不更妙?的确,我相信会更妙。你看到,主在祂的真福施教中说:“哀恸的人有福了,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换句话说,只要我们能够因此感受到主就是我们的父,那么我们失去所有人的感情与伴随的一切为我们将更好。

我记得,有次我问一位巴黎的老年修女什么是修士,而她不假思索地回答:“一位修士就是一名挂在弦上的人,这弦就是主的爱。”我相信这对每一个人都是正确的。人在这样的生命中是强有力的,他的力量便是主爱他的力证。我们诞生了,并且我们在希望中成长生活,因为某些人爱我们。即便我们软弱,这位也是强而有力的。

“我们在天上的父”。那么,我们的父就不仅仅是我们可以看到的一位,而是一位在天之父,那位高居天国者。因此,整个天国都是我们的家园。因此,我们应当感到自由而惬意。一次,当有人告诉伊威格里.庞提科斯(Evagrios Pontikos)——尼特里亚最富盛名的苦修士之一,他的父亲去世了,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别说亵渎的话了。我的父从来就没有去世!”

因此,在这篇祷文的第一行,我主赐予了我们力量,将我们擢为祂的兄弟姊妹,并鼓励我们称祂的父为“我们的”父。我们称主为“我们的”父,而非“我的”父。因此,主是每一个人的主,而我们彼此都是兄弟。

“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愿你的国来临”

我们教会的圣教父在这两句话中看到了子和圣灵的临在。和第一句话一起,至圣圣三完整地呈现在我们眼前。上帝圣父的名号就是上帝圣父的圣言,上帝之子,而主的国度就是圣灵。(关于“愿你的国来临”一句,早期的福音书会说:“愿你的圣灵降临至我们并洗净我们”)因此,在这里圣三位一体就如在我们诵念信经时一样临在:“我信唯一的上帝,全能的父…我信主耶稣基督……我也信圣灵……”

“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我们祈求主的名号被尊为圣。如果我们遵从圣教父的教导,上帝圣父的名号就是子,上帝圣言,而“愿你的名被尊为圣”可能与耶稣在《约翰福音:17:19》所言相关:“我为他们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叫他们也因真理成圣。”“自己为圣”意味着:主牺牲了自己,好使他们在真理内成圣,好使信众被真正地圣化。因此,当我们祈祷“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时,就好像我们在说:让子和上帝圣言的牺牲被圣化。因此,主使我们得以成圣,祂是我们的救援和我们的审判者。通过祈祷“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我们祈求圣灵在五旬节中降临。圣灵总是降临在我们中,教会就是持续的五旬节。

因此,至圣圣三在这三句话中显现。另外,我们还在这里发现,事奉圣礼中核心部分的祈祷中所举行的祝圣仪式乃是正确无疑的。此时,司祭祈求在天之父差遣圣灵,并将饼酒变为基督的身体和宝血。

并且,我们到了第四行,这是主祷文的核心部分,也是耶稣生命和我们自己的生命核心,就是:

“愿你的旨意承行”

这句话可以和祷文的“阿门”相比较。因为“愿你的旨意承行”一句是前面几句的结论和概括。之前我们说“愿你的名受显扬”,“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承行”,并呈给主,我们将一切献给主,而“愿你的旨意承行”就是宣认和概括。

为了能明白这句话究竟有多重要,我们最好思考一下耶稣为什么从天降下。“我自天降下,为圆满那差遣我的父的旨意,完成祂的工作。”他还说:“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平的。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翰福音:5:30》)”而且,还记得耶稣看到撒玛利亚妇人吗?当祂的使徒催促祂尽快用饭时,祂说:“我有食物吃,是你们不知道的。(约翰福音:4:32-34)”“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

我认为这最后的一句话“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是描述耶稣生平和我们自己生命的最为基本的元素。因此在克西马尼极度痛苦的时刻,可以说,一场地震袭击、万物都被检验的时刻,当他“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祂说:“我父阿,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意旨成全。”因此,在祂最艰难的时刻,祂首先说出了祂指导我们说的。并且当祂平静地前行时,因为祂说“就愿你的意旨成全”走向受难的全能之路时,祂转向了内心,获得了力量并继续前行。

审视一下我们自己生命的这个时刻并非不合时宜。我们过着自己的生活,我们做着计划,有着预期,一帆风顺但突然就遇到了问题。我相信没有人没有走过自己的克西马尼。当一切事情都崩溃了,之后并且也只有在这之后,一切才会开始重新兴起,之后人才能理解耶稣“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的意思。当一切都颠倒了,没有了希望,眼前一片黯淡,当一切都被黑暗笼罩,若此人说:“我主,愿你的旨意承行”,他便立即获得了新的力量,他爬起来,谦卑地朝着前方行进,向着窄路,向着复活,就是耶稣,一个无尽的路程前进。之后他会感激主,并非由于他为生命中的艰难时刻即他自己的克西马尼高兴。这些促使他通过脱去自负的外衣,自由地承认并说:“我主,愿你的旨意承行”。

我相信“愿你的旨意承行”这句话与主在创世之初说的“要有……”相关,并且也与事奉圣礼中的祝圣仪式相关,司祭会祈求圣父差遣圣灵将面包变为基督身体,将酒变为基督的宝血,并以“阿门,阿门,阿门”结束,这时奥秘已经完成。当人们切愿地说“我主,愿你的旨意承行于我”,便与圣母诞神女向大天使加百利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相似。也就是,愿你的旨意承行于我,让我整个存在都按照你的言语生活。主,让一切符合你的圣意。从此以后,人就被圣化并接受了多种的力量。

以撒长老说,某些地方人可以藉着恩典成为上帝,只要他遵从主的旨意。他可以成为上帝,并真正地从虚无中创造一个崭新的世界。他可以变得焕然一新,虚弱获得了力量,那已死的获得了生命并从此生生不息。他于是便明白了,平静地说“主,愿你的旨意行,而不要按我的旨意行”的确就是真正的食粮。

因此,一个真正的神学家并不是因为身处大学享有盛誉,记得一串时间人名并写一些论文就可以的。一位真正的神学家要理解我主教导的力量和真理,他在危难时会说“然而不要从我的意思,只要从你的意思。”然后,整个主都会进入他内,使他成为一名神学家,通过恩典使他成为上帝并让他向着耶稣基督前行。正如复活的主走过紧闭的门,类似的,这个软弱的人也会带着主的恩典成为满有能力者,不论问题是否被解决,都能够继续自己的生活。

因此,如果我们碰巧遇到了困难,那么就向主坦诚地说明吧,以任何我们希望的方式都好,因为主就是我们的父。但是最后让我们说:“我主,我不知道如何去做。你知道。你爱他们胜过爱我,他们也属于你胜过属于我。愿你的旨意承行。如果你的意愿在外表看来是个灾难,那么就让它成为灾难性的吧。”任何来自上帝的灾祸都胜过任何人力取得的成功。后者只会导致大混乱和一场真正的灾难。因此,“愿你的旨意承行”是滋养我们并带我们去另一处地方的金句。

“于地,如于天”

圣金口约翰说,耶稣使每人都为整个世界的救援负责。这并不是说:“主愿你的旨意在我的生命承行”,而是“愿你的旨意承行于地,如于天”。

有次我拜访科斯岛的一位老修女。她告诉我:“我不知道怎么读写,我甚至不知道如何背诵主祷文或信经。然而,每夜床前,我都会划十字,并祈求主让整个世界能够合宜地醒来。”“我还好吗?”“是的,你很好。”我向她说。

看啊,一位老奶奶发现了这篇祷文的本质。因为她在教会中度自己的生命,并且主的恩典静静地流淌在她的存在之中,就如葡萄树的汁液流淌在枝子中一样,尽管未曾学会读写,却做着正确的事情。

“我们的日用粮,求你今天赐给我们”

当我们终于能够接近我们自己的克西马尼山园并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说出“主啊,愿你的旨意承行”,却没有任何苦难愤恨,只有平静和坚毅时,我确信我们的灵性肠胃就准备好消化真正的食量了。这就是我主耶稣基督。“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约翰福音:6:51》)”。我就是真正的粮,从天降下的生命。如果人吃了,便得永生而永不见死亡,祂已经经历了永恒的生命,并且在这生命中永远不朽。

耶稣在说“我们的日用粮,求你今天赐给我们”时是什么意思呢?圣教父解释说,“日用粮”意味着人们生存所需要的食粮和为来日的食粮。“来日”指即将到来的永生,天上的国度。因此,我们祈祷,好使主使我们堪当“永恒的生命”.因此,我们希望能够靠着天使的食粮,“来日”的食粮,永生的食粮和天上的国度生活。

“宽恕我们的罪过,犹如我们宽恕那些亏负我们的人”

让我们记得主为那些将他钉在十字架上的人呈上的祈祷:“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23:34》)”他们所行的毫无借口可言,但是主为他们找到了一个借口,也就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

“宽恕我们的罪过,犹如我们宽恕那些亏负我们的人”。

这句话某种意义上要求更高。耶稣不仅仅恳请我们向主祈求帮助我们宽恕他人,更多的,我们还要向主说我们已经宽恕他们了。尼撒的圣格里高利说,这就像是我们向主我们的父请求注意到我们的典范行为,并宽恕我们。

如果任何情况下我们不需要显示我们的宽恕,那么我们将做不了任何别的事了。耶稣基督在这点上表述地很明白:“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太福音:6:15》)”我们也许参加了宗教课程和灵性聚会,也许会去教会,也许会领圣体血,也许会在灵性生命上有所长进,甚至也许会施行奇迹,但是如果我们不施行宽恕。如果我们不宽恕,那么一切都是徒然。

让我们记得圣科斯玛.艾托罗斯(St Kosmas Aitolos)向人们所施教的:“我没有时间和你们每个人单独交流,好使你们向我告解,倾诉你们的困扰并以主提供的话语安慰你们,这使我很是苦恼。那么,因为我不能单独见到你们每一个人,我有些事情是你们必须遵从的。如果你遵从了,你就可以做得很好,首要的就是:‘宽恕你的敌人’。”

为了帮助他们明白他的意思,他讲了一个故事:“有两个人到我这里来告解,他们是彼得和保罗。彼得对我说:圣洁的父亲,在我还是小男孩的时候就追随主的道路。我做了许多善事,我有祈祷,我有施舍,我也建造了教堂和修道院。我只有一个弱点。我不能宽恕我的敌人。’我决定这人只能直直地坠入地狱,并且指示在他死后将他的尸体抛给狗去啃食。一小会儿后,保罗来到我前并说:‘我从年轻起没有追随平直的道路。我偷窃,我使妇人蒙羞,我杀过人,并且我还烧毁了教堂和修道院。换句话说,我就像是着了魔。我只做了一件事:我宽恕了我的敌人。’”

随后圣科斯玛总结道:“我的臂膀环绕着他的颈项,并亲吻了他。我还指示他三天内就领受圣体血礼仪。”

那位做过许多善行的彼得因为他拒绝宽恕而玷污了一切。就如一小片污物污染了数百公斤的面粉一般。另一方面,保罗即便作出如此暴行仍然在宽恕。他的宽恕就像是燃尽他所有恶行的蜡烛。偶然地,我们的生命不散发基督的芬芳,臭不可闻却并不知道为何。因此,我们应该不怀怨恨地宽恕任何人。除非我们做到这点,否则我们的一切美德和善行都是徒然。这就是为什么主说:“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一件极微小的事情就可以使我们赢得上帝的国度,而一件极微小的事也可以污染我们的整个生命。

“不要让我们陷于诱惑,但救我们免于那邪恶者”

一方面我们说“不要让我们陷于诱惑”,另一方面使徒雅各恳请我们:“我的弟兄们,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雅各书:1:2》)”我们的圣教父为我们解开了这个谜题。宣信者圣马克息默解释说有两种诱惑:一个,在一方面,是自愿的享乐欢愉引人犯罪。我们向主祈祷,请祂帮助我们抵抗这种诱惑。另一方面,也有非自愿和痛苦的诱惑和折磨,这些诱惑瞄准我们享乐的倾向,并且制止我们犯罪。因此,我们祈祷主能够帮助我们抵御享乐和自愿的第一种诱惑。另一方面,我们向主祈祷能够怀着喜乐接受第二种诱惑,因为他们带来了知识和谦卑以及圣灵恩典的临在。请记得《教父言行录》(Gerontikon)一书中所说的:要是移走所有的诱惑,那么没人能够得救了。

“救我们免于那邪恶者”。这是整篇祷文的最后一部分。第一句是“我们在天上的父”。主是第一也是最先的真理,邪恶者则是最后的、我们一生都在连接着主与恶魔的细绳上行走。恶魔可不会对任何人秋毫无犯,即便是乐园中的第一个亚当也没能幸免,第二个亚当耶稣基督退到旷野时也不能避免。我主论及恶魔说:“非用祷告和禁食,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马可福音:9:29》”换句话说,要不用祈祷和斋戒,我们是不能从魔鬼的爪下被救出来的。恶魔不会因为我们用理性对抗它就会放开我们的,就像阿司匹林不能治愈癌症一样。一位修士说,即便是最伟大的律师也不能在与魔鬼的争讼中获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从来不和魔鬼交谈一样。我们只用无视它就好了。

灵性生命的整个议题就是获得获得灵性的洞察力,好能区分某事是否出于上帝。这里有人可能会说:我是个软弱的人。我如何获得这种洞察力呢?

我相信,如果我们能够理解主祷文,那么问题就会变得简单得多。让我们从最后一处开始。如果我们毫无保留地宽恕我们的敌人,如果我们赖天国的食粮为生,如果我们在困厄的时日说:“主啊,愿你的旨意承行”,如果我们体验到主就是我们的父,那么即使我们是虚弱的,我们同时也依然会变得强而有力。若正相反,我们总是随意而行而不行宽恕,我们会将恶魔变为一头猛狮,尽管它看起来不过像是一只渺小的蝼蚁,它也不可能被克服。

换句话说,软弱的人如果能够时常向主祈祷,愿祂的旨意承行,并不假思索地宽恕别人,那么在魔鬼面前仍是孔武有力的。这样的人可以宽恕那些蔑视他的人,并且不对任何人怀恨在心。相反地,他祈祷道:“没事,主是多么地伟大。愿祂的旨意承行。我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因此,他便可以毫发无伤地从困扰中走开。

请记得,耶稣在克西马尼山园极度困苦,祈祷也更恳切,他曾说:“不要从我的意思,只要从你的意思。”然后正当祂完成了这些话以后,“有一位天使从天上显现,加添他的力量。(《路加福音:22:43》)”相似地,在旷野里,正当祂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上帝,单要事奉他。’于是魔鬼离了耶稣,有天使来伺候他。(《马太福音:4:10-11》)”同样的事也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如果我们以此方式祈祷,并度此种生活,灵性的洞察力就降临在我们身上,天使会来辅助我们。我们将可以得到天使的帮助。我们将可以在此世体会天上的国度。我们同样得到我们的生命将会“有天使扶助(angeloktisti)”和“上帝助佑(Theoskepasti)”的许诺。即便是软弱的人,有了主的恩典,也会变得强而有力。

修士大司祭瓦西里奥斯:伊威隆修院前任院长
(Archimandrite Vassilios, ex Abbot of the Iveron Monastery)
由记者奥尔加.科纳莉斯-科齐诺思译自希腊语
from the Greek by: Olga Konnaris-Kokkinos, journalist

Source: ?Π?τερΗμ?ν? του Αρχιμανδρ?τη Βασιλε?ου, Προηγουμ?νου τη? Ι.Μ. Ιβ?ρων

(汉译者:Peter,版权本站所有)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