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教徒与巴兰信徒对话录

圣国瑞·巴拉玛 作

正教徒与巴兰信徒对话录:证实巴兰学派谬误之详录

正教徒与巴兰信徒对话录(一)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I. 正教徒(以下简称「正教」):我想向你请教,因为你在一直被认为是异教的巴兰学派耕耘了这麽久以来,而大公会议也已驳斥你方的观点,那麽基于巴兰的教条,究竟是何原因使你再次指控我们呢?
巴兰信徒(以下简称「巴兰」): 我将很荣幸可以说明这一点。同时我也希望能知道你要如何辩护这种明显而又愚蠢的行为,以及你是如何以相同的理由谴责我们,但我们却从未这麽说过。因为我们 所持的观点是,有一个非受造的存有,上帝的本质与三个位格,除去这个本质之外的所有事物都是受造的。但是既然你们说到非受造物是具有多样性的,很显然的就 掉进一种认定多重神的谬误中。你们还说有两种神性,一是可参与的,另一个不可参与;一是给予,另一是被给予;还有这两者的的本质和行动是不一样的,你们根 本是在倡导两种神性的学说。这种论调是不会发生在我们之间的!我们所说的是上帝的行动与祂的本质是一致的,没有差异, 因此我们荣耀祂的神性,并坚称只有单一、单纯、不可见、不可参与也不可理解的一种神性。
II. 正 教:一如明智的所罗门王所说,如果不努力寻找财宝,你永远也得不到。正教虔信的真理也一样。但是只要花一点点时间,听取担任上帝助理的教父们的言谈,他们 曾经把巴兰派的谬误从基督的教会中移除开来,那麽伴随着对上帝本身即是真理的信心,我已做好反驳那些人,以及出自你方反对意见的准备。因为你们总是无穷无 尽地夸耀自己的虔诚,最后还意图转移群众的注意力。事实上你们却是在不知不觉间将他们从正教的虔诚信仰中抽离,让他们误入歧途!在此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 你们是为聆听以及为真理辩护而来,而不是为了争执而争执。
巴兰:当我们提到在上帝之中的真理时,我们所採用的方式将会是十分是适当的,就像我们相信真理本身正在看着我们一样。

III. 正教:那麽很好。你们所坚信不移的教条,而且是骄傲地认为只有你们——而非我们——相信,这到底是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圣徒教导给你们的?
巴兰:是来自圣徒的教导。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提供你许多相关证据,在所有层面都能符合我的说法。
正教:我倒不认为是所有层面。其实,所有的异端不是都说,早年的圣徒与他们意见一致吗?你想,有多少证言错误到宣称圣父与圣子是一体这种程度,可以让撒伯流(Sabellius)从圣灵当中得到灵感产生出来的?因此他宣称不相信他学说的人就是相信有多重的上帝。伊诺米(Eunomius)可以发表多少证词,说这非受造、不可理解的是一体?因此他把不抱持相同意见的人称为「三位神的崇拜者」,导致圣大巴西略写了一本护教论集,驳斥那些指控他相信三位异体论的人。但是这些人犯了欺瞒圣徒所言的罪过,并拒斥上帝本身的唯一性。他们甚至说,高于所有事物的上帝是唯一,但却不以各种方式呈现出来,譬如先知的预言,或是藉由祂的儿子让大家用更清楚的方式认识祂,亦非藉由世界各个角落的正教信徒对于信心的见证而彰显自身。依那种方式,我自己同时也希望,在 短暂的时刻,上帝能够赐予我「当说的话」,坚称你们,即使在顽固相信只有你们——而非我们——接受非受造物的唯一性以及神圣性,请不要因为你们受到圣经启发与引导就这麽宣称,就像我们的情形一样。这就是为何你们在真实的意义上,并不宣示非受造物与神圣性的唯一,你们甚至没有注意到你们正莽撞地朝向多神主义的深渊俯冲而去。但是由于祂伟大的恩赐,我们便得以成为真正不懈荣耀祂的唯一神性以及一位非受造神的信徒。
IV. 请告诉我,所有在本性(physis)中的事物,某种意义上,是否没有不具实体的事物存在?
巴兰:似乎是有的。
正教:那麽,在神圣的本性中,有没有实体的事物存在呢?
巴兰:可能不会有。第一,因为它超越了所有本性;第二,既然一个本性参与了更多,另一个本性参与地比较少,那麽说在神圣的本性中有一个绝对的虚无并不是不可能。唯有当你想要演示圣徒清楚提到过的,神圣的本性拥有实体的事物存在,那麽我便接受。
正教:凡是提到神圣的本性并不拥有实体事物的人,无法使它超越所有的本性,却只是展示它不具备任何存有。因为绝对不具备实体的事物,并不处于一种超然的状态,反而完全背道而驰。如果没有任何一件事物能将之具体化,它要如何具备存有的特徵呢?但因为你想要从教父那裡听到——虽然你也很清楚,因为他们早已十分明确地承认——不过我要藉着教义让一切更显得清晰。我们被教导的是,耶稣基督具有完整二性、实体二愿,一属人性,一属神性
巴兰:现在我同意。但是上帝的实体事物是否与本性有所不同?
正教:那当然。
巴兰:不同之处在哪裡?
正教:实体的意愿属于本性,这是我们从本性之处以及本性的脉络所得到的结论。既然意愿以拥有本性作为起始,而且可以这麽说,作为它发展的根源以及起因,但本性并不属于实体的意愿,否则我们就可以推断,好像意愿是本性的起因,以及意愿是出自于本性的。一个人可以谈论许多其他的事去阐述实体事物与本性有多麽不同,但目前就到此为止。
V.巴兰:那麽,意愿只有以实体的方式出现在神圣的本性中,或是还有其他的方法?
正教:有许多方法。因为上帝有祂实体方式当中的预知,这与祂的意愿是不同的。因为祂已经预先知道了每件事,但是所有发生的事情并不是由祂的「意愿」而来。祂也拥有怜悯与审判,这两件事彼此不同。简单地说,我套用大亚他拿修的话,就是:「上帝所拥有的一切事物,都自依恃本性,而非要求得来。」关于这些是我们所 知道的,就是它们是非受造的。因为根据研究神圣事物的专家马克西姆所说:「在人性中没有什么是非受造的,在神圣本性中也没有任何事是受造的。」当你以这些 理由指控我们的时候,你所想的不是它们是受造的,就是这些事完全都不存在。如果它们是受造的,你就把上帝变成一项受造物。因为圣若望达玛森(Damascene)曾说:「实体的事物必须和本性产生关联。」而如果你认为实体的事物不存在,你就否认了神圣的本性。因为同一位马克西姆曾经提出这样的问题:「当实体的意愿与 及实质的活动被抽离之后,怎可能还会有一个上帝或是一个人呢?」因此,你所说的不是那非受造的是唯一,反而坚持它是虚无。但是我们更适当地讲,就是神圣本性本身就是唯一,藉由显示这些实体的事物来展现它的特性。
VI. 巴兰:你不是已经明确指出有两个非受造的神性吗?另一方面,我们却坚持只有一个非受造的神性。
正 教:起初,我们并不想言及或是书写这相关的一切,但是迫于你们的缘故,我们只好写下一本护教论集,因为你们一直是这麽急切地想要批评我们。靠着上帝明智的 协助,我们因而也对外谈论到神性的问题。但是首先有一点要厘清,因为在那种意义下你们把非受造物称作唯一,你们不相信巴兰学派有时所发表关于上帝的言谈是多麽恶劣。因为主用光照亮整座山,同时也启发了门徒,你们却认为这光是受造的,这就是为何大公会议判决要将你们逐出教会的原因。因为会议宣佈根据圣经,这光是非受造的,除此之外还显示神圣的本性是完全不可见亦是不可参与的。它超越视野之上,对于那些不抱持共同意念的人,它会公开逐斥他们,如果他们不悔改 的话,将把他们自基督徒的完美聚会中完全剔除。虽然就这方面而言,你们还是与巴兰教派持有共同的想法,因而必须受到相同的对待,但你们却虚伪地假装遵从教 会以及教会督察的说法,同时还诡诈地以公开的方式弃绝巴兰一派,事实上,你们却是把异端包藏在灵魂中,并想要用造谣中伤的方式,赢得其他人的信仰,真是可 叹!
VII. 但是既然你们也指控我们所说,关于有两种非受造神性的事(你们坚持的说法是只有一种非受造神性),请问:你们所称的受造神性,是谁的神性?
巴兰:我们称它做参与神圣化的人民所拥有的神性。
正教:而如果这是所参与的人的神性,那麽祂给予了多少神性出来?因为上帝创造我们是为了那个目的,他说,要让我们分享祂本身的神性,为了这个目的祂来到世上。正如尼撒的圣国瑞告诉哈莫纽(Harmonius)说, 基督承担我们的本性,因为「他接受那些拒绝相信他具备神子身份的人,以及上帝的仇敌,进入他的神性,成为其中的一部份。」而再一次,「我们在基督当中看到 的纯洁,以及在人当中看到在祂裡面的一部份,本性上是一体的。但是基督是水源,凡是参与的人就打了水来。」再次说明,「如果基督所承载的没有任何事不配得 这个神性的亲密关係,祂将要把每个人带进这神性的合一中。」因为祂真正被圣化的神性是属于上帝的,祂与上帝合为一体,祂并且在恩典中被圣化:祂并没有放弃 自己的本性,但藉由这恩典,祂超越了本性。我们把这神性称为受造的,你们却把上帝变成一个受造物。
VIII. 关于显现在他泊山上的荣耀,圣达玛森(Damascene)曾说:「从神性中,会有荣耀以实际方式出现,同时也以本质的相同方式加入身体之中。」我主的人性面完全拥有这样荣耀,而不只是模煳地参与而已。但是其他人的参与是不同的,就好像他们从(祂哪裡打水的)贮水器汲水一般,他说:「从他的丰盛裡我们都领受了,」以及「义人在他们父的国中,要像太阳一样的照耀。」(意思就等同于说基督的光照耀山上)当祂以未来不可言说的启示显现时,祂预先显现于他泊山上,事实上祂就是以一种神祕的方式预告未来。光不只属于神圣的身体,而也是神性当中最明亮的,这件事实不只被多位神学家展现,教会圣诗人克玛斯(Kosmas)在他为基督所做的诗歌裡也提到:「檷让亚当裡被遮蔽的本性重新展现,因为檷将它变成了檷的荣耀与神性的光明。」而我们必须相信的是,神性也属于圣父、圣灵。多位神学家教导我们这一点,其中也包括达玛森,是一位神圣不亚于克玛斯教会诗人,他在诗歌中写道:「到这裡来,信赖我,我的人民,让我们登上圣山,以我们的内心冥思圣父与圣灵非物质的神性,仅仅只在上帝唯一之子当中照耀。」

IX.那麽,既然那个神性同时也属于上帝,而你们称这神性是受造的,你们的确就是宣称有两个神性;你们断言这两个神性彼此有相当大的不同,所以它们不可能合而为一,就如亚流(Arius)和 伊诺米所说,他们主张圣子也是圣父,但却是受造的。你们口出关于我们的毁谤与不实之言,你们所宣称关于我们的事实,却是你们错误地相信的事物。我们的主张 不同之处很清楚,就是我们坚称神圣的恩典是非受造的,这是你们认为受造的事物。那麽既然主已经来到世上,而根据圣经,已经让凡是配得的人一起参与在祂的神 性中,你们说加到圣徒身上的神性恩典是受造的,如果不是认为拒绝圣徒参与上帝并与祂结合,就是你们认为上帝的神性(是他们从恩典中所参与的)是受造的;这样你们就把上帝变成了受造物。
X.得了,那唯一的神性是你称为非受造的,你也会把它称作不可见的吗?
巴兰:不只是不可见,同时还是不可理解、不可参与的。因为研究神圣事物最伟大的专家马克西姆说过:「君宰就是唯一,因为神性是唯一。没有开始、单纯、超脱、没有部份或分裂。」既不可理解,亦不可见,亦无法参与。
正教:说得好。因为它很快会向你显示出,你所引述的圣徒讲话,必非最重要的论点。但是现在先暂时搁下。然而你认为所有圣徒都抱持这种观点,并加以教导吗?
巴兰:那当然。
正 教:至少大巴西略,所有神学家中最正确无误的,在许多场合公开发言都是这麽说,也一直坚持此一观点。不过,不知为何同一个人在另一处提到:「大能,也就是 上帝,真正的美在于祂可理解与可见的神性,那才是真正的美,并且超越所有人类的统觉与力量,只能靠思想才得以理解。」你不觉得他是在说同一位上帝不只属于完全无可理解的神性,也属于可理解的神性吗?而且不只是可理解的,还是可见的?因为他又继续写到:「彼得和雷子在山上看到祂的美好,比太阳更明亮,而他们被视为配得眼见基督预示祂未来的荣耀外貌。」
XI. 巴兰:那麽大巴西略是在何处发表这些谈话?
正 教:在他的伦理学着作中,他解释了大卫的诗篇第四十五首。伟大的神学家国瑞也同意他的看法,因而能够为此作见证。因为他也尊敬那不可见的与不可理解的神 性,来自神圣的三位一体。他在另一处提到:「在山上显现给门徒的神性,比起异像都还要更具体,这就是光。」你是否注意到他也明白上帝的神性不仅是不可见也 是可见的?而神性也是非受造的,因为光就和神性一样,也是非受造的?这与教父金口若望的看法不谋而合,后者把这光叫做神性的光束:「因为主显现,当祂的神 性展现出光束时,比祂原来的样子更明亮。」神圣的释经学家西默盎说最伟大的神学家若望:「看到圣言本身的神性,在山上一览无遗。」但是当他同时也简单扼要 地提及尼西亚大公会议的教父所言:「既然每一项论点,都以呈现若干可感知事物的方式来深入探讨核心,神性所被祝福的光照,当它完全掏空所有事物,失去所有 形式后,也将照亮一切,」因为能够被最明亮的光照所进入的纯淨心灵,是不具备任何概念的。而那光不只是可见的,还被所有真正受到启发的人所参与,这裡已被 某人所说证实:「上帝是美德的报酬,当祂成为子那一天,祂与最纯洁的光一块儿闪耀,这是不被黑暗侵扰的一天,因为另一个太阳造就了这一日,这个太阳遍洒真 光,这太阳把光照进永远配得它的人,这光不受侵扰,而它让参与在这光裡的人成为另外的太阳。」因为他说义人要像太阳一样照耀。因此神圣的颂乐师麦特芬(Metrophanes)在 他的歌里提到:「圣善的主,让我们配得享受三重光照的明亮与神性的单一闪电之中。」而又提到:「你,实际上不可见的圣言,已呈现出人类的形象而被看见了,你呼召人们参与在你的神性当中。」你是否已经清楚地看见属于上帝的这完全不可见的、不可理解的、不可参与的神性,同时还看见对圣徒们而言以奥祕的方式便可 见的、可理解的、可参与的神性?你说上帝的神性与明亮超越我们的理解(因为这是以奥秘的方式出现的,毋须任何概念而是要圣徒以最纯洁的心来理解,不具形式或外观,就如你刚刚所听到的),是受造的,难道你不是很明显地要把上帝变成一个受造物吗?
XII. 但 是既然你也提到了同一位上帝的神性为非受造的,你的神拥有超过一种本质,也就是受造和非受造,是禀性对立最严重的两件事物,一个受造与一个非受造的神性。 或者如果你不敢畅所欲言,因为对同一个上帝而言同时拥有受造与非受造的神性根本就不可能,你已经陷入崇拜两位上帝的危机当中,而且是本质上明显互斥的两 位,一位拥有受造的神性,一位拥有非受造的神性。你已经犯下最可鄙的错误,因为你相信两位神,而大公会议已经在今年将你放逐了!你还到处散播关于我们和圣 徒的谎言,因为这些圣徒赴汤蹈火,只为宣认上帝只有一位。因为有时候同一位上帝得以眼见、思索、参与;另有一些时候祂又无法得见、无法理解也无法参与,因 此我们便说祂同时是可知与不可知的,伟大的托名狄奥尼修斯(Dionysius the Areopagite)给予我们的教导也是如此。但是直到今天为止,我们都未曾听闻同一位上帝因为拥有无可否认的受造与非受造的神性,就同时是受造与非受造的。
XIII. 巴兰:我认为从这些事实显示,我们已经达成只有一个神性的结论
正 教:那麽请注意不要让这个论点成为你的基调。因为你们错误地得到上帝只拥有一个神性的结论,或者冒渎地得出两个神性的结论,对于以错误方式理解神性独一的 所有人来说,他们现在可是不敬地对待其中一个神性呢!也有人陷入此两项相斥的不敬理论中,因为他们的假设是神性只有一个。如果因为这样,你宣称只有一个神 性,那麽你就等于是相信圣大巴西略提到的可见的与不可理解的神性,与完全不可见与不可理解的神性之间是同一个,彼此之间没有差异。你要用这种方式达到只有 一个神性的结论吗?或是你坚称一个神性是由一个受造与一个非受造的神性所组成?
巴兰:拜託,不要把我们想得那麽笨!不是的,我们把灵魂的思考层面从可见的神性高举至完全不可见的、单独的、非受造的神性上,所以我们敬畏那一个非受造的神性,是上帝本身的本质。
XIV. 正 教:现在不消几句话,这个论述已经漂亮地把你击垮了!因为你瞧,你明白指出,基督在山上所显现的荣耀与神性是可见的,是受造的。事实证明你掉进自己一会儿 前才挖的陷阱裡,然后你持续表现自己对为文直接指控巴兰派的愧疚。从受造物开始,到上帝的本质,以及从感知上帝非受造的本质,到可见的受造物的本质为止, 都属于伊诺米引人误入歧途的教义。因此这两件事都该有个交代,(以你的作风)一方面以冒渎的方式得出(有一个神性)的结论,另一方面以不敬神的调调消除上帝的这一个神性,两者均证实(神性)具有相异性存有。因此,尼撒伟大的主教说:「事实上不可见的上帝由他的大能成为可见的,他并不是在他的本质里可见,而是在他的某些特质里可见。」在圣大巴西 略驳斥伊诺米的几本书中,他也提出与你们这些坚持巴兰派教义的人完全相反的论调。说到伊诺米,他在教义裡写过:「藉由得见受造物,一个人可以感受这些受造 物的本质,发现圣子是未出生的一个受造物,而圣灵是圣子唯一所出之受造物。」针对这个说法,圣大巴西略指出:「我不明白何以能够藉由理性从受造物中看到本 质,因为受造物可以显示出他的大能、智慧与技艺,却不能显示出本质,它们也不一定会呈现造物主所有的大能,因为工匠不一定把全副心力放在他的创作品上,却常常使用更少的力气创作,就算他所花费的心力与自己的力量相当好了,就算因此可以计量他花在创作上的精力有多少,也不见得就能了解作品的本质。」这就呼应圣徒保罗说的:「自从世界被创造以来,他永恆的大能与神圣本质虽然是看不见的,但却能从他所造的事物当中看透与领悟。」对于神圣议题钻研颇深的马克西母(Maximus), 在他的注释中写道:「存有之物的种子,预先被造物主在万代以前预备好,都是看不见的,就如上帝知道自己一样,神圣的人惯于称它们为善意,而善意是受造物以心智感知的。因为上帝所有的创造物,经由我们的思索并了解其本质、是随着适当的洞察力向我们彰显出来的,但却是以一种隐藏的方式。因此,「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作为。」「把生命连结在一起的神意,以及依照神意圣化预见事物的大能,是一股永恆的力量与神性。」你们究竟有没有从保罗那里学到,神圣化就是上帝的神性,而且是永恆的呢?
XV. 巴兰:老实说,刚刚听到你引述伟大的狄奥尼修斯所说的话,就那一点我们便可以驳斥你,但是不久以前又听你说所有的圣徒都与你们意见一致,所以请理解我们的概念是,如果光的确是非受造的,那它就是本质。
正教:但是即使从这个观点来看,你们还是掉进亵渎程度最严重的无神论和二神论的陷阱中。
巴兰:怎么会?说来听听。
正教:因为先前你才提过,有一个非受造的神性,是上帝全然不可见的本质(这里是你对教父观点的误解,因为你把其中实体的部份抽离掉了),再加上你也说,正因为如此,基督变相后的光芒对于配得的人来说是看得见的,所以就是受造的。但现在你又说它是本质:你要不是继续坚持上帝的创造物与本质属性一样(因为你坚称最初是受造物的,现在是本质,这真是全然的冒渎),不然就是指称上帝有两种本质、两种神性:你先前热切地宣称一个是不可见的,另一个是使徒的双眼所见到的光芒,现在却被你强烈指称是本质,如果它的确是非受造的话。
XVI. 巴兰:现在我很清楚地记起这件事有多么令人困惑了,当圣徒(就如我们之前所说)认为上帝的神性是可见又不可见的,而我们能够一起崇拜一个神性,就像我们达成的共识一样,也是相同一批圣徒传承下来的统绪。因为即使根据它非受造的特性而成为一个独一(unity),那么会因为它的可见性(不管这是什么),以及它的不可见,还有所有你也提到的其他条件,而好像被分裂开来一样,那它又怎会是单一与单纯的呢?
正 教:显然地,非受造的本质与非受造的大能,两者密不可分,所以不能把它们分别视为独立的个体。所以在本质和大能之中,存在着一个非受造的圣父、圣子与圣灵 的神性。钻研神圣事物的马克西母同时也说过:「一个没有开始的神性,既单纯又超越本质,既不是由片段组成,亦无法分割。」又补充:「因为圣父、圣子与圣灵 是神性。而有一位圣父、圣子与圣灵,因为单一与相同是圣父、圣子与圣灵的本质、大能与力量。」一个神性与一位上帝,「当他可以在围绕着他的某些特性当中被看见时,因为祂的本质而成为不可见,会因为祂的大能而成为可见。」这是上帝的发言人,尼撒的国瑞(Gregory of Nyssa)所说的。而神圣的济利禄(Cyril)也 说,没有任何神圣的特性是后天获得的。因此你自己一开始从圣马克西母那裡引述为证据的话,即使他并未真正以那种方式写下这段话,可说是一种伪善的思想,因 为神性当中的分别,并未与它的独一性相斥。但是你不了解的是,你用一种最为冒渎的方式,把一个神性分解成受造与非受造的两个部份,就像亚流(Arius)所做的一样。因为他不了解神圣位格的虔诚分野
XVII.那麽,现在我们必须与你多谈谈论神性的分野了。待会儿,在上帝的帮助下,我们将要让你明白神性是单一、单纯、不可分割,也不可能根据行动所产生不同程度的虔诚捨弃超自然的单纯性。现在回答我:上帝的本质有名称吗?
巴兰:所有神学家都同意,上帝的本质没有名称,并超越所有的名称。
正教:正是这样没错。因为伟大的托名狄奥尼修斯把这个本质本身的名称叫做上帝力量的别名,它是构成本质的事物。因为超本质(supra-essentiality)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不过既然神性不是神圣本质的名字,那么神性究竟属于什么?而名称究竟指的是什么意思?不过让我们先暂停彼此诘问这些问题,来谈谈圣徒的事。对于抗拒圣灵的人,尼撒的圣国瑞曾提出最有力的反驳,他说:「他们说,神性彰显了(神圣的)本 质,但是我们知道神圣本质是没有名称可以来代表其意义的,但是如果人类的信念或是神授的经典提到它的话,就是在表示围绕在神性周围的事物。但是神圣本质本 身是不可言说的,它超越所有可以用名称表达的任何事物,所以神性这个名称并不表示圣灵的本质,而是看见的力量。」因此神性就是上帝看见的力量,能够预示一 切,而上帝的本质也叫做神性,但是这个名称是随着理性,从适当的行动中得来的,就如尼撒的圣国瑞在别处所曾经提过的一样。因此两位叫做国瑞的神学家都说(另一位是拿先斯的国瑞Gregory of Nazianzus):「让你自己成为被这本质,也就是神性的一道光芒所照亮。」
XVIII. 你应该可以在其他的神圣名称之中发现到相同的事物。因此立论最为明晰的狄奥尼修斯曾经这样描述过存有的神圣名称:「我们的论述并不保证可以适切表达超越本质的神圣当中所具备的良善、精华、生命与智慧,因为它的基础是在所有的良善、精华、生命与智慧之上,而且位于一处隐祕的所在,就如经上说的一样。但是它会唱诵出我们可以感受到的神意,并且孕育出良善的事物,是超越一切的良善,以及一切良善的源头,以及存有、生命与智慧。而凡是对于参与在存有、生命、属灵、理性中并感知这一切的人,就会为他们带来精华、生命与智慧。你说过一种神性是受造的,因为你无法以人类仅有的语言,叫出架构在隐祕之处的、超越所有可能性的事物,你就叫它做上帝的神性。这名称一开始是源自于教父们的说法,意思是他看见的大能与神化的大能,还有向我们彰显并孕育出良善的神意。而你们这些不敬的人,竟然把这叫做受造的!因为我们不说某些神性创造这些,另一些神性创造那些,而存有有高等低等之分,但却称一位上帝就是所有上帝的所有呈现、过程与名 称,而且是被虔诚崇拜的。他超越所有名称、所有形式,以及所有圣天使与人类所唱颂的赞美诗。
XIX. 巴兰:告诉我:不同的神性怎样可以是唯一?
正教:在我证实只有一位上帝之前,让我先驳斥所有理论中最为荒谬的一种说法。你们即将堕入其它的那些疯狂处境,我就省略不谈了。
巴兰:是哪一种说法?
正教:难道所有如前所述的起因,不是应该凌驾被引发的事物之上吗?而无法凌驾其上的,就不会成为其原因,这样难道不对吗?
巴兰:是的,因为「父比子还要伟大,因为他是原因」。然而在其他方面,祂却应得相同的荣耀,这是身为神学家的教父拿先斯的国瑞所说的。
正教:我的朋友,不只是国瑞这麽说过而已,大巴西略也说过:「子次于父,在顺位上是第二,因为他是由父所出,在道义上,他(父)是开端与原因,因为他是他(子)的父,还有因为要达到父的途径就是经由他,但在本性上,他却不是第二,因为在双方之中的神性是唯一。」因为不站在上位的就不是原因,而既然上帝的神性不只是被教父们称做不可见、没有名称、也不可参与的,却也拥有名称、可以参与亦可见。你们指控我们,因为我们坚称唯一神性(也就是上帝的本质),只因为这是一个原因和一位给予者,地位高于不可言说的恩典之上,它的开展是发生在外,并凌驾于所谓可见的力量之上的——我们与教父所达成的共识——你却未提到那原因是神化的赠与,因此,你的观点就是两个原因与两种神性,彼此完全相异,你们创造了两种开始,所以你们真正掉入最为冒渎的二神论当中!
XX.巴兰:是哪一位教父宣称非受造本质凌驾非受造恩典之上?因为你说明时,宣称它们是两件事,但却未提到何者在上,何者在下。
正教:任何想要获得真理的人,听别人说话时就要小心谨慎。现在看来你无法领略我方才所说的话所涵盖的力量。稍早我们提到了伟大的狄奥尼修斯,以及神圣的尼撒的国瑞,他们指出上帝的本质是没有名称的,因为它超越所有名称之上,并超越所有文字所能代表的意义。他们也解释所有提到关于上帝的事,代表了围绕在本质周 边的某件事,还有「神性」这个名词无法涵盖它真正的本质,却代表上帝的力量。同时上帝的本质也是凌驾一切名称之上,也被称做神性,却不是它真正的名称。那 个凌驾在所有名称之上的,事实上就是凌驾所有被命名的事物之上,而其本质高于它周围的所有事物。因此大亚他拿修(the great Athanasius)说 过:「作为上帝是次于他的本性的。」而再次引述国瑞的话:「如果无法明辨上帝的审判,也找不到方法,而良善事物的承诺高于架构在疑问之上的所有推测,那么神圣之物还有多少程度凌驾于被认为围绕在其周围的事物上,只因为它不可言之,无与伦比的特性?」而大巴西略说:「何为圣灵的行动?就是因着它们的伟大而无法命名,以及它们的众多而无法计数。因为我们怎能够思考时间之上为何?在祂可以用智力理解的受造物面前,哪些是祂的行动?有多少恩典从他涌入受造物身上? 与未来时间有关的又是何种力量?因此如果你思考到某种超越时间的事物,即使它的地位比圣灵还低,」那么上帝的本质不是在神性之上吗?凌驾所有名称、无可言说、围绕在其周的是力量与行动,而且是发生在万世之前的上帝本质,难道不是凌驾在「神性」,也就是上帝在万世之前看见与行动的力量之上吗?而且上帝在万物诞生之前,就已清楚地知道它们,这就是大巴西略所说的,神性是在圣灵之下,而大亚他拿修称它是次于本性的事物,这就是围绕在神圣本性周边的神性该有的正确名称,一如尼撒的国瑞所揭示的。我们必须再度引述伟大的狄奥尼修斯所言,因为他比别人更清晰地说明神化就是上帝的神性,又是超越神性的本质。这是他坚定、 清晰、智慧而深具虔信之言。因为在他的着作神圣的名字(Divine Names)当中他说道:「我们是以真正的起源之处,就是上帝与原因,来称呼神性,这是万事万物的所有起源与原因,凌驾所有来源与本质之上,但却发自一项衍生的意义,是从不可参与的上帝涌出,神性本身经由参与其中的一切,是神圣的,也被视为神圣。」在写给加屋思(To Gaius)的 信中他提到上帝是如何凌驾神格之上,以及良善的准则,他说:「如果我们思索神性,当它是项赠与,让我们成为上帝,成为良善,然后依照这样的准则我们就成为上帝与良善,这是有可能的。因为如果那些这是已经成为上帝的人他们的开端,那麽凌驾所有开端之上的上帝也凌驾所有以此种意义获得名称的神性之上。」

正教徒与巴兰信徒对话录(二)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XXI. 巴兰:但他说那个神性是一种参与和模彷,所以我们称它为受造的。
正教:他是说,那是可模彷的,因此不是一个模彷品或是非模彷品,因此也不会是受造的。属于上帝的许多事情,是象征参与的,因为许诺给我们的上帝国度本身,就 是一种参与,是非受造的。因为神圣的马克西母说过,上帝的国度凌驾时间之上,所以不应该说上帝的国度有一个开始,或说时间在它之前,而我们必须相信这就是 被拯救者的传承。」但是钻研神圣事物的达玛森同时也教导我们,大家说的许多有关上帝的事,代表的是参与,但是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会把这些事说成是受造的。 而当你在那些情形下听到「参与」这个字时,不要认为这是凡是拥有神性的所具备的一种物质上的关系,非也。这是一种藉由精神的超自然参与过程,因此他补充说 这是属于那些参与的人的,但不属于那些生性便具有参与倾向的人的。因为经由那种精神的参与,圣徒变成了模彷品,一种在超自然的方式下呈现的上帝相似物。神圣的马克西母说:「他们变成上帝活生生的形象,具有相同的恩典,相像的程度超越了一件相似物。」所以参与也就成为超自然的了。因此你会发现在教父的口中, 神化的恩典也被称做不可参与的,因为在其本性中并没有力量。那么神格(Godhead),良善的源头,神化之物,神化本身,上帝的神性,以及神性本身,是如何能够归类在受造的事物中呢?
XXII.巴兰:这我也知道,托名狄奥尼修斯,上帝的启示者,用那些话来赞美神性,并称它为神圣的大能与神意。但我也知道他说过上帝赋予存有到神性上,同时也赋予神性到生命本身、以及类似的事物上,因此当神圣的提摩太(Timothy)提出问题时,他便在写给前者的信中提到:「当我们说存有本身,或是生命本身,以及许多其他事物,就是在说处于绝对与首要意义,并假定它们都从上帝那里首先得到了存有。」他说这些事物是由上帝所创造的,它们从上帝那里得到了它们的存有,他的论点中上帝是赋予存有者——那么难道在这一点上我们不是与这位伟人拥有相同的观点吗?
正教:完全不一样!因为你完全遗漏了他可靠与神圣的洞察力!
XXIII. 巴兰:怎么会?是如何遗漏的?
正教:因为从(上帝那里)「得到存有」,只是意味存有成形的方式,而不是它们变成存有的方式。因此,那些事物可以说同时与被上帝创造而存有的事物,以及与非受上帝而造而存在的事物有关。所以大巴西略在写驳斥论(Refutations)时,双方面都提到了:「因为生出露珠的(约伯记38:28),与引致圣子进入存有的方式是不同的。」在单独传达非受造物概念时,他使用了相同的说法:「因为他提到上帝口中的气(诗篇33:6), 免 得你们不认为这是外在事物并属于受造的,而为了让你们相信它是从上帝那裡得到它的存有的。」另外在别处他又解释了这个神圣的气,说:「关于它的存有,它拥有独特属性的记号。所以圣子知道它,并藉着上帝成为存有。」而在神学家拿先斯的国瑞在自己的着作中多处,把万世以前就出现的子称为存有(的成形)。」 那么那些人,他们彰显了那些神圣力量是受造的,不为任何其他理由,只因为每件事的原因同时也把存有赋予了那些事物,难道这些人是在向我们证明,圣子和圣灵都是受造的吗?他们不可能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就是没有任何上帝使之从虚无中呈现的事物,可以处在绝对的、首要的意义上,这就是这位伟大的教父归因于神圣力量的特质。
XXIV. 但是身处于受造的方式里面,没有任何一件事可以被称作存有或生命本身。因为每件事都要藉由参与才得以存有与存活。所以参与生命的,怎会是生命本身呢?既然所有受造物藉着参与拥有自己的存有,被他物参与其中的事物,而非参与另物的事物,怎可能会是一受造物呢?接下的这一点更能证明上帝的这些力量是非受造的,也就是同一位 教父称作「以超自然的方式但不是存有。」因为在提过自上帝身上所涌出的「预见事物的大能」以后,他又补充到:「如果存有以一种适合自己的方式参与其中,它们就会是存在的、活着的、神圣的,而且也就会被如此称呼。」根据马克西母的说法,因为在每一方面这些力量皆高于存有之上,要被参与的事物从未与存有一起开始,他说:「所有参与的存有都具有一个存有的开始,因为它们并非参与。」而要说:「参与其中的事物」就等于是在说「那些参与的力量」。然而马克西母又说: 「上帝是所有参与的事物之上无穷尽的。」当你发问时,你会在那些参与其中的事物裡发现它们的不同之处。吾人能用可靠的方式,藉由阅读我们教父新出版的书籍,察觉这些不同之处。
XXV. 巴兰:我希望你能为我厘清这一点,就如刚刚所说,我们的教父也提到两种不同的神性,那又为何现在我们却宣称他们崇拜的是圣三中一种神性?
正 教:我们现在应该对你解释清楚,也是有若干愚昧之人,坚称圣灵神化的赠与是受造的。不过既然你要求对独一神性作一解释,那么我便告诉你,我的朋友,单一神 性属于三个位格,每个选择要过虔敬生活的人,所抱持的想法都一样。而你可以从大巴西略身上清楚、明智、扼要地学习到这三位一体是不与独一特性互相冲突的。因为在他写给优斯他丢(Eustathius)博 士的信上,他首先为「神性」这个名词下了定义,就是神性为预见和主动的力量提供了真实的明证,而在这个理由充分的佐证下上帝的本质也叫做神性。在显示出本质与行动之间如此清晰的差异之后,他说:「但你若不是把上帝的本质叫做神性,然后把圣三的本质叫作一;不然就是你会把行动称为神性,然后三个位格的行动是一。」所以我们崇拜一个神性、三个位格,但却不会认为其中无恩典、力量或行动,所以不从上帝所出的,就与从上帝所出的类似;彰显在外的,就与隐藏的类似,这就是愚昧的言论。而就如我们所说,力量与智慧对圣父、圣子与圣灵来说是相同的,我们也坚持圣子就是上帝的力量与智慧,但却以互相独立的方式存在。然而崇拜智慧与力量如同至高中的独一,也崇拜圣三,因为存在一个位格之中(enhypostatic), 上帝的大能与智慧是独一。而当你提到三个位格相同的力量与智慧时,独一还是独一,就像我们崇拜三个位格当中的神性,是把它当作独一看待一样。本质是独立存在的,而且在各方面都是难以想像的,但是以实质方式围绕在周边的力量,是我们以受造物本身的感官就能够理解的,并且也被命名并适当地崇拜。以从虚无当中被创造出的事物为基础,并以和本质相同的事物组成并改善,就是预示、创造、神力,这会完成并领导万物。大巴西略说:「因为受造物彰显出大能、智慧与技艺,却不能显示出本质。」
XXVI. 巴兰:但你说这也同时是那神力的大能与恩典,是在一个位格中的。
正教: 但不是以独立的定义来谈的,拜託!在这方面我们还是要再次引述教父的话,因为他们说神化的光芒在一个位格之中,却不是以你那种错误的想法来理解。但因为「在一个位格中」有许多意义,就像「不在位格中(anhypostatic)」一样,他们就相信神化的恩典是在一个位格中,却不认为这是完全独立的(authypostatic), 而是存在于多个位格中,但是它依旧与其所发源的位格共存。它们与雷电不同的地方在于,雷电在诞生的霎那便已然消失,而它们投射在物体上的形象也一併彻底毁 灭。大巴西略如此解释到:「因为光持续而不中断地运作在它所照耀的物体上。」不过让我们针对独特性和神圣性再作一点补充,你觉得如何?难道灵,圣三的其中 一部份,不被我们尊崇?但是我们同时也呼唤灵的恩典,这是圣父、圣子、圣灵的共同特性之一,而在这个圣三当中被崇拜的上帝本身也是灵。难道我们会因为这样,而不再崇拜单一个灵了吗?难道有人就会因为这样,指控我们宣称有众多个灵需要崇拜吗?
XXVII. 巴兰:当然不。
正教:所以我们知道上帝的本质与他的行动,都被叫做神性。然而我们都崇拜单一神性。因为以赛亚也曾经说过有七个灵,是先知撒迦利亚称为上帝七眼的,而神圣的马克西母说这些都以有形的方式存在于上帝与圣子中。就像七个灵的存在并不会对单一个灵产生影响一样—因为它们是单一个神圣的灵的发散、表现、力量与行动——所以此神性的单一性并不会因为受到本身的多重形式影响而破灭。因为三个位格的神性是单一的,也就是一个超越本质的本性与本质,单纯、不可见、不可参与、在所 有层面皆难以想像。如果另一个行动被圣徒称作神性,那么可能会发生在一处、二处与多处,因为不论到什么地方,神性也奔走至每一处,所以都可能获得它的名称。而如果要逃离,神性依旧会自每一处出现。而上帝的光辉(使徒在山上见到的,而现在不只使徒藉由这个预示而参与,还包括在未来的时间有更完美的参与形式),就叫做神性,因为它能发光。因此淨化的力量就从这发光而来,它能将罪恶燃烧殆尽,因此就能够了解万事万物都以上帝在它们诞生之前就看见的样貌一致,而神意即自俯瞰而出。此外,神化也自俯瞰而出。那么所有的事物,都是单一神性的发散、表现、力量与行动。它们以有形和不可分割的方式与神性在一起。想要把它们从神性上分开的人,并让它们沦为受造物的层次,就等于是一起也贬低了神性。或说他自己也已经失去对神性的尊崇,就像巴兰所做(真可叹!)的一样,而现在便自食其果。就像你们这些追随他,把他当成神圣导师的人一样。
XXVIII. 巴兰:那么有些被分配到基督的教会、又决心要奉献自我、配合理性与逻辑发言的人,现在既不反对他,也不驳斥我们,这又是为什么?
正教:出于他们的愚蠢和疯狂,因为他们是邪恶异教的始祖!因为当一个人不熟悉某些神圣的真相时,他们不但不会相信那些脑袋清楚的人,还会起而反对他们!首先 他们就这样把自己先引入歧途了。最近这样的人为数更多,因为「大家都在追寻自己有兴趣的事,却不是与耶稣基督有关的事。」而他们在其力量当中所拥有的,不外乎是言语和法则,即使这些碰巧都很神圣,也会被他们设法变成赚钱工具,顺便沽名钓誉。在他们里面有谁真正关心这些重点?因为你们并非从真理当中撷取力量,因为你们这一派已经在自己这伙人当中形成如此优越的支配地位,以力量的名义为外衣,说一堆词藻华丽的废话,而且根据西拉(Sirach)的说法,还可以「感受到这话语的掷地有声」,尤其是在你们视为汉密斯(Hermes)所赐良机的政治动乱的时期,正好趁着人民正遭受渎神亵教的塞维鲁(Severus)之遗毒以及郁郁寡欢的欧廸奇(Eutyches)之苦大肆进军。当芝诺(Zeno)的岳母薇瑞纳(Verina)其弟巴西略库斯(Basiliscus)背叛芝诺时,状况极其混乱。因为当时的皇帝毫不犹疑把权力交给将军巴西略库斯,于是他们就逮住机会宣布加采东大公会议(主历451年)的决议无效,并说服教会发出正式通告,搬出当时的罗马主教圣良一世(Pope Leo)的公文权威,把该届与上届大公会议(以弗所会议,于主历431年召开)的决议中一併否决。这两场大公会议都隶属于前七届大公会议的范围中。其中一届确认了三场的地位,另一届确认了四场的地位。这个宣告另外产生的效应是,原本在前几届大公会议中被决议是正典、信条的着作,像是济利禄与其他多位教父的作品,都必须当场焚毁,而所使用的託辞,就如你在不久前所说的一样。它说圣徒们的话已经足够,而不该再增加新的教义来诠释群众不了解的部份。你们不也在政治动乱的那阵子,做了相同的努力吗?然而等到和平再度降临时,在上帝的协助下,真理就会再度现身,并拥有发言的自由,理性亦然。因为这正是上帝本人赐予约伯胜利的命运。
巴兰:谁不想要自由与真理?所以请不要乱扣我们帽子,认为我们唯恐天下不乱。但是请告诉我,听到有些人崇拜两种神性,不会不适宜吗?
XXIX. 正教:这会儿又是谁在大放厥词?因为这些主张灵以及位格本身以及灵的恩典的人,正是把灵的行动叫做七个灵的同一票人,他们崇拜的灵可是多于二的。以相同角度诠释,有些神学家把上帝神化的恩典,以及其他上帝的行动,通通叫做神性。而我们这票人同意圣徒的看法:我们不崇拜两个或以上的神性。我们崇拜的只有一个, 这一个是恩典与行动的归属。而这些自以为虔诚的指控者,挟群众之言现身,难不成我们就要避讳吗,就要捨弃我们与伟大教父一致的意见吗?别开玩笑了!基督一性论派(Monophysites)同时也举出错误的指控,他们指控宣称基督有两种本性的人,根本是在崇拜上帝的两个儿子。撒伯流、亚流、亚伊特阿斯(A?tius)、伊诺米等人与他们的门徒,利用对三位一体主义的指责来对付那些宣称不只是圣子是神,圣灵也是神的人。两个层面均犯错(圣子与圣灵层面的想法)的人还嘲弄地叫那些其实是正确(唯有圣子是神)的人为二 神论者。然后呢?那些分别在不同时期,死抓着虔诚教条不放的人,有没有抑制自己不去宣称道成肉身有两个本性呢,还有圣子与圣神的圣灵是一个非受造的上帝,以免自己被那些心术不正的人指控是二神论或三神论呢?压根没有!所以我们也就当仁不让,不可能为了近日来这些吹毛求疵的傢伙,就从与教父们所达成的共识中转向。所以我们也不可能去称呼神化的恩典或是上帝的行动为非受造的神性,一如教父们也没有这么做。而这些邪恶的异端之所以变得这么猖狂,也是因为正统教义被拒的关系。
XXX. 巴 兰:我听着听着,老实说就觉得你所说的应该就是真理。但是似乎凡是不相信神性是非受造的这些人,也就是那些宣称神化的恩典与行动是受造的人,他们认为非受造的恩典与行动,就与上帝的本质一样,因此当有些人被问到他们是否宣称上帝的恩典是受造的,他们就把那些回答是受造的人逐出教会,因为他们坚持恩典与上帝本质出自同源;但是恩典或行动不管与上帝的本质有多么不同,他们都称之为一个受造物,然后说这些意见不一致的人,把上帝变成了由神圣本质与行动所组成的复合体。
正 教:那些高唱在上帝裡面,行动与祂的本质没有不同的人,坚称祂并非同时拥有行动与本质,而是只拥有其中一项。因为如果在这些事项当中没有分别,为什麽他们要说属于上帝的事物,徒具虚名,却与实体存有的事物毫无关係?以这种方式他们就把自己的门徒引入歧途了。他们假装自己两种概念都接受,但事实上他们自己相信的是上帝即没有行动的本质,或没有本质的行动。
巴兰:他们坚称上帝是主动的本质,但是祂除了自己的本质之外没有其他行动,这样就规避了祂变成组成物的可能。
XXXI. 正 教:小心他们并未把「主动的」当成一个无声名词送给上帝,而他们的却是图谋把所有与他们进行对话的人引入歧途裡。马克西母就说过:「就像没有存有是不可能 的一样,所以要主动但是没有行动,难道就没有可能吗?」因此他们把上帝变成没有行动的本质,其伎俩就是宣称行动与本质没有不同,藉此把神圣的行动移除,让它掺杂在本质之中即可。还不只这样,他们还把上帝的存有完全虚无化,所以他们已经是宇宙间的无神论者了。马克西母说:「当神的与人类的行动都被移除后,就 再没有上帝,也没有人类了。」因为坚称上帝裡面的行动与祂的本质没有不同的人,必定要掉进无神论的陷阱中。因此我们知道,上帝只有从祂的适当行动中而来。 因此对于那些一手毁掉上帝行动也不承认行动与祂的本质互异的人,必然的结果就是他无法认识上帝,因为大巴西略曾在他的着作中相当频繁地提过:「没有哪个行 动是可以独立存在的。」那些认为上帝本质与其行动没有差异的人,其亵渎程度比起撒伯流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后者只是把圣子与圣灵当成不具存有(位格)的事物,这票人却还把上帝拥有三个位格的本质,当成不具存有(位格)的事物。
XXXII. 巴兰:但是他们也引证若干圣徒的话,证明他们宣称上帝的本质和行动是独一,难道这些圣徒也陷入相同的谬论中了吗?
正教:当然不是。
巴兰:那是怎麽回事?
正 教:他们是宣称为独一,但是没有不同。意思是説,以不同的方式,但是表达的内容是一样的。譬如说你会见到他们在一处说「相同」,在另一处说「不同」,因为 在他们眼里,相同或不同都算数。因为我们知道,当他们在说这些事相同时,我们也十分了解其中的差异。而在另外一些时候,我们有听到他们高唱宣称不同的论 调,我们同时也会从其他典籍中知道关于独一性的事。如果不是以这种方式理解并接纳讯息的人,就会得出相反的结论,并掉入对立的邪恶陷阱中,就像撒伯流对抗亚流的过程一样。对亚流而言,他听到最崇高的地位是属于父的,却未同时从其他典籍中理解他是唯一,并拥有相同的荣耀(一如圣子与圣灵一般)。但是撒伯流在听到最崇高的地位是属于父的时候,根本就不甚清楚在其他圣典中论及的,因果之间的差异。
XXXIII.巴兰:那么为何最明智的主教,尼撒的圣国瑞,告诉我们说在非受造的圣父与非受造的圣子之间没有差异呢?
正教:因为如前所述的这些非受造事物彼此之间并无差异。但是以撒伯流之辈或是希腊多神教信徒的角度来看,它们彼此之间不存在差异的层面是存在因果的意义之上。因为有许多没有原因的非受造事物出现时,就有许多原则一并出现;或是的确有一项原则,当即使是非受造的子的确未与父在本质上或在各自的因果意义上有所 差异。再者,我们必须也一并考虑到这讨论的主题究竟为何,以及某人所宣称的,这非受造事物与那非受造事物彼此之间没有差异,究竟所指为何。因为如果这项讨论是与神圣行动或神圣位格有关,那此人实在与那些宣称它们之间本质没有差异的虔诚信徒,除掉我们已经提过的那些相同点之外实在相去远矣。但如果说这项讨论 是关于神圣的超本质的话,就如睿智的尼撒主教国瑞所提过的,那么「没有差异」就不可只因为它是非受造的单项事实,而是要因为所有的层面被接受。因为独一神性无法容许其内部的任何一点差异。因为就像前面所说的一,就是全然不可分割的。
XXXIV. 对我来说,好像在这一点上你已经明确地触及到真理上。我想对于虔诚的人而言,应该不会有人不採信你的说法,虽然在教父的言论中他们总是可以找到足够的资料来攻击你。因为他们依旧会拿这些话来支持自己的信念,认为非受造的行动与神圣本质并无不同。
正教:所以啦,他们就说神圣本质并不拥有神圣行动。因为除了神圣本性之外,而如果也无任何事物在任一方面与其不同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然而,请你现在把任何你觉得他们有力的论调,试着向我提出来看看。
巴兰:那么听听这个。达玛森说过:「神圣的事物既是单纯的,也是非组成的。只要是建构在许多不同的事物之上,即为组成物。如果我们说那非受造的、既无开始亦无实体的、既拥有良善又具有创造性等等…, 是在上帝裡面最大的差异,那麽从这种性质的事物上建构出来的事物本质,并不是单纯的,但却是组成的。」因为达玛森教父如是说,于是他们便宣称他可能相信神 圣本质与神圣行动没有差异,唯恐他们把上帝变成由许多不同的事物构成的组合体。所以这就是他们的论点,他们认为与神圣本质不同的所有事物是能以任何方式製 造出来的,因此他们抱持与你相反的看法,因为你所引介的概念,重点是在上帝裡面本质与行动的不同。
XXXV.正 教:现在来重複说明一下有关他们的事,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我主曾对撒都该人说:「你们犯了错,是因为你们既不懂得经典,也不了解上帝的力量。」这些撒都该人因为完全拒斥的态度,使他们差不多也遭受如同撒伯流和亚流这些散播异端之辈所遭遇的后果。因为在他们之中没有人在任何一方面相信上帝所启示的圣经。他们只是断章取义,好像对经典的其他部份就把自己的耳朵塞起来一样。他们疯狂的出言诋毁大家都笃信的唯一虔诚宗教,托圣徒与圣灵之名彼此攻讦,误用并胡乱解释其断章取义的篇幅,并用来作为反对真诚信徒的工具。对撒伯流而言,在他听到圣徒们说子并非父以外的另一个神时,他应该再多听取祂是否在别处产生差异,这样他就会明白「本质上」的差异。但是就好像圣徒所言反而遮蔽他的耳目似的,他却是首位错误地得出神性的约化模式,因而得出父与子所有方面皆相同的定义。同样地凡是最近听到若望达玛森教父以下发言的人,也该费神去想想他们该如何去谈论并思考这件事:「我们并不把非受造的、良善的、永恆的这类事物,称为上帝裡面的本质差异。」但这些人实在不该扭曲若望在别处所发表,以及其他圣徒所提及有关这些事的言论,他们也不该趁此机会创造新的字眼:在融合、删减与缩约的功夫中,并不缺少撒伯流式的虔诚,不过他们的确宣称所有神圣的行动并不与上帝的本质有所差异。如果随着父与子当中的差异亚流还能博得接受三位一体的美名,用同样的角度看来,他甚至都算不上卑劣。因为从一开始存有接受了存有,他便不会把主算作与上帝同在的。就像刚刚那些人还把上帝周围的一开始就有的行动向下拖曳到受造物的范畴,因为他们了解到,行动和神圣本质有时是不同的。然而,吾人也许有可能看到他们所提的那种组成物——而因此也就掉入这种冒渎的陷阱中——他们觉得这能够以实质的方式在神圣本质周围见到,与神圣本质没有差异。因为这样,神圣的济利禄对那些宣称上帝是组成的伊诺米派信徒说:「如果你们因为上帝拥有本性、审判或意志,就认为他是组成的,那么同时也想想这个:圣父拥有以实体方式进行生产的能力,也可以创造出子,尽管他本身并不是组成的;因为上述事物都是他唯一本性的果实,相同的论述胜过考虑属于上帝本性当中的良善、不可毁灭、不可见,还有许许多多的特性。」他再次强调:「如果唯一属于上帝的事物也纯粹是他的本质,他就会因为我们所定义的许多本质而成为组成的。因为依照本性来看有许多事物只可能为他所有,其他都不可能。因为他是君王、是主、无可毁灭、 无法眼见,而且这是圣经当中无数次提过的。如果所有与他同在的事物都按照本质的规律存在,那么为何单纯的事物不可以被组成?这是最为荒谬之处。」在此我们不讨论与上帝有关的条件或才能,不从教父的教导中习得这方面的知识,也不处理本质上的差异性,因为我们对于许多个神圣本质根本听都没听过。但是教父告诉我们有许多的行动,每一样都是非受造的,都是来自唯一单纯本质的,来自神圣的、崇高的三位一体。所以如果你想当个虔诚的人,不要称呼那些『非受造的、没有开始的、良善的、永恆的、还有那许许多多的特性』是上帝里面的本质差异性,也不要把这些事叫做是特性甚至本质,而是将它们置于本质周边,达玛 森和稍早以前的大亚他拿修就是这么做。当他们列举出这些事项时,他们说这些都不是本性,但是围绕在本性周围,大巴西略叫它们为属于灵非在一个位格中(not-enhypostatic)的行动,虽然它们与从永恆当中前来的灵同在。」在另一处他又说道:「当我们学到恩人、审判、良善的、公义的这类字眼,我们都能明白它们各自代表行动的差异;但是我们不能从这些行动的概念中,获得有关正在行动的事物本性更多的讯息。」
XXXVI. 然而很清楚的是,正是从你刚刚提到的,那些同时是非受造的与本质未有不同,就如该批人马宣称,因为没有开始的、非受造的,就不是被创造出来的,但是它也不是本质。一个不是本质的事物,何尝可能就是本质呢?也许他们是不是不愿意称呼那些非受造本身,以及那些没有开始的为神圣本质(就像伊诺米对于非创造的称呼),不然就是不愿意称呼它们为受造的,只因为没有本质的存在?但是我们说了永恆与良善的事物,与非受造的事物拥有相同的地位,而没有开始的事物同时是非受造的与非本质。那么为何我要提到永恆与良善的事物?因为他们说关于单纯的事物本身,所有那些特性都在本性上与上帝同在,而不与神圣本性有所差异。而神学家国瑞说:「单纯的事物不是他的本性,」因为上帝创造了心智和肢体的自然单纯性,他拥有属于他本性上做为一项行动的单纯。关于子,这位神学家说,也是一个开始,但「开始并非他的本性,就像那些不具备开始的事物,不是没有开始本身的本性一样。」然而因为上帝是造物主,创造了每一件存有里面本性的开始,他便拥有作为先天行动的开始。
XXXVII. 很明显地,由许多角度看来,非受造的行动并不是上帝的本质。所以有人将其称之为上帝的本质,是因为它创造了本质以及上帝的本性,因为在本性上它是与上帝同在的,也与教父们所言完美契合。因为他说道:「创造与拯救的是上帝的本性。」(注:出处不详)但对于想要获得真理,明辨每个字词意义的人而言就是十分必要的。因为我们的讨论处理的是超本质,它隐身在不可觅得之处。我们可以确定的是神圣的启示和行动与其不同。虽说上帝维持在全然的不可参与、不可见也没有名称的状态中,他还是用许多方式让他自己在行动与启示中被感知,而他也经由这些行动与启示来参与,因为它们并不是完全与超本质分离的。因为他是本质与行动中的唯一上帝:圣父、圣子与圣灵。
XXXVIII. 巴兰:这些解释已经是绰绰有余。现在为了解决所有的矛盾,你必须移除所有其他的障碍,这样你才算是赢得悍卫虔诚真理的最高荣誉。
正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要求上帝帮助,冒着危及灵魂的凶险,去为真理辩护吗?我们不是应该自愿为自己的言论一肩挑起重担吗?
巴兰:当大巴西略说所有说过的、思索过的有关上帝的事物,都代表一件事。在他的致优斯他丢牧函中, 他写道:「适合上帝的所有概念与名称,彼此之间的荣耀都是相同的,因为没有孰优孰劣的问题。因为并无依照各个不同的事件,譬如「良善的」、「智慧的」、 「威能的」、「公义的」而为心智设下种种标的物。不管你用什麽名称,它们所象徵的事物都是一体的。即使你称祂为上帝,你也只不过是指出了在你心中可能会用 其他名称来叙述的同一个意义罢了。在他的驳斥伊诺米这本书中他说:「所以,吾人一旦去检视这些名称,便能发现唯一底蕴中存在各式各样的概念,根据本质隐藏在所有事物的背后。」
XXXIX. 正 教:这些甚至不是障碍,除非白天的太阳看不见了,竟是因为这一天大家的眼睛变得很衰弱,像猫头鹰在白天一样!可叹的是,这是奸人的把戏!因为一个人不能理解写出这些话的人究竟所指为何,会导致自然官能的缺失,或是心智无法集中焦点看待正确的事物。但是出言反驳的人,却是根本搭上了恶鬼的行动!很明显地,这与圣徒之前所做努力倡导的完全相反,而且这些人还用尽心思打算误导圣徒本身驳斥的对象。也许现在他们正站在圣徒周围,像是刽子手一样,逞口舌之能,还交上自己的着作一边献媚,一副全心全意的样子。而他们不只是吹毛求疵而已,不只是那些讥讽的人们所能保有其完整不变的事物,他们对所有其他事物都抱着此种态度,因为他们是死性不改的。这就是为何对他这样一个想要操控别人想像的人而言,在他们之间去分辨出绝对正确的概念还是有可能办到的。因为所罗门王说过:「对于凡是了解的人,那些事都很明显,对于发现知识的人,那些事都很正确。」圣大巴西略说:「有些神圣之名涉及到关系(或参与),有些则涉及到价值、行动等等,但是没有一个是可以代表本质。」然而他们却把他所说错误地想成另一件意义完全相反的事,那就是用来描述上帝的所有名字,即象徵相同的事物,就等于是本质。巴西略已经指出,这就是无异于伊诺米之辈的异端书写。他会在自己的着作驳斥论中某些地方把这一切表达清楚。有时他会依那个人最荒谬的观点做出结论,说:「如果伊诺米完全没有考虑到任何概念上的因素,到了好像他甚至已经不荣耀上帝之名,他便要承认所有他说过有关上帝的话,就是本质。如果所有这些表达倾向拥有一种意义,那么话语的意义可以互换,就像事物拥有许多名字一样,是绝对必要的。把每个字词的适当意义拿掉,赋予新的、与原本用法与教导相反的规则,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混乱更荒谬?」又说:「如果我们利用所有神圣之名,又将它们归类到本质上,我们就不只是显示上帝是组成的,还显示他是由不同元素组成的,因为这些字词中的每一个,永远都代表另外一件事。」这就是圣大巴西略所言,那些硬要套用相反意义到他身上并与我们意见相左的人,所做的事就好像把黑暗的特性套用在光身上,明明身处黑暗,却说自己在光里。

正教徒与巴兰信徒对话录(三)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XL.然而大巴西略却常说:「要说在每个神圣之名下没有特定的重要性,那真是十足的疯狂。」就因为这些话,他被伊诺米控诉导入多神论,就像我们在伊诺米派的着作中,用同样的理由控诉他一样。这些伊诺米信徒现在正逐渐浮上台面。我们引用圣大巴西略的话来为自己辩解:「即使因为本身的重要性,而适用于上帝的所有名称,既多且繁,有时还有容许不同论证的余地,然而对他而言,所指的都是他们所属的事物,其实就是上帝。它们彼此之间拥有相同的荣耀,因为每一项都不会引导人心走向不同的神,而是走向这些字词所代表的上帝。」就在这篇文章之后,他教导大家上帝如何围绕在所有被这些词语所代表的事物周围:「他是根据本质而出现的,因为他强调了这些名称的重要性。就像一粒谷子就是依它的本质而出现的事物,它的名字会变,是因为在它里面的多样属性会展现出来,然后它的名称就变成种子、果实、食物等等,随着它形体的改变,它有拥有多样的名称。我主的情形大概也可以这样解释,因为他在他裡面,是根据祂的本性,但是会根据祂不同的行动而被称作不同的名字,在所有的这些状况下祂拥有的名字不只一个,不过当祂以这些不同的活动而被称呼时,祂亦接受根据每一个因为行动,并由我们所产生的概念而命名的名称。」那么以这些话以及下述的论点,尼撒的圣国瑞反击让这些想要责难教父的伊诺米派:「为什麽因为这些话就让我们的观点被驳斥?说根据不同的行动衍生出的结果,许多名字都适用于上帝之子,而上帝之子是依据隐藏在内部的缘由出现的,就像刚刚说的谷子一样,因为有许多不同的概念围绕它,所以衍生出不同的名字。」伟大的托名狄奥尼修斯说 上帝有许多面向,所以有许多属于这些面向的名称被我们所歌颂,然后他补充:「而每个名字并不代表不同的事物,却都只属于一位上帝。」因为心智同时也是一种专门的技术,人类的心智就是裁定者,处理较为软弱的人们。但是根据它的本质,它潜藏在所有行动之下,既然它是根据那个本质才出现的。然而我们的心智,拥有后天习得的思考能力,根据经验或指示学习事物。而当心智开始思考后,就变得像受苦一样。但是上帝不是从受苦得到祂的特性,因为祂不索求任何事物,然而既然祂永远如此,祂便藉由行动向我们表现祂自己。不只是圣父,圣子和圣灵也都是如此。因为父所拥有的事物,也属于子,因为子有相同的事物,而祂的存在是超越根据祂的天性,属于祂的特性的。关于圣灵也是同样的道理。就像我们的心智,感官上无法察知,无形无体,因为没有任何的增减,因此也就不是组成的。所以良善而明智的上帝,从永恒中预见每件事的上帝,并不因为这些事物就改变,所以也不能因为这些事就被称作是组成的。这就是了解大巴西略所言的正确方式,所以他也的确替自己、替我们做出辩驳,虽然那些人无法察觉这些话语的正确意义,还用这些话来反驳我们,事实上却是砸自己的脚。
XLI. 巴兰:但那些不能理解这些事物之间的差异的人,不只宣称伊诺米是不相信将行动和本质统合的人,他们还指控你跟伊诺米同流合污。
正教:伊诺米称圣子是圣父的行动,而他频频毁谤那些依照本质让圣子和圣父合为一体的人,却表现出最该受到指摘的的行为举止。所以这种论述对我们没有影响啦。我们的论述最主要是针对圣父、圣子与圣灵共同的神圣力量与行动,但伊诺米却把他所谈论的所有行动叫做受造的,唯有本质才是非受造。他怎有可能不成为真理之敌?我们怎可能不出言反对他?我们付出大量的心力,告知大众神圣之光是一项非受造的行动,但却不是本质。他怎有可能不与那些把高位的神贬低为受造物的人同流合污?他们说光与行动与神圣本质在任何面向皆有所不同,而是谁就像伊诺米一样教导所有非受造之物都是本质,你说呢?既然伊诺米谴责那些把他们划分为一体的人,我们该说撒伯流以美妙的姿态这么做了吗?因为用邪恶的方式,把行动与本质合一也是有可能的,就像巴兰的信徒一样。而要以虔诚方式在这其中找出差异也是可以的,但不是用伊诺米的方法!但即使有人说以另一种方式圣子是圣父的行动,以本质来说他是唯一,但以位格来说与父却不是一体。我们所谈论的是圣父、圣 子、圣灵的一般行动,因为我们知道上帝是什么。
XLII. 巴兰:从这些行动中我们得知他们大胆宣称为受造的上帝,而他们只说空气、土地、海洋这些事物是行动,因为他们说上帝仅只被祂的创造物所知;而非受造的行动类同于本质和不可知者,在每一方面都与独一相同。
正教:既然他们表示,所有的行动都不同于(不是完全类似于)上帝的受造本质,同时也为了不要拖延我们的讨论,我们要借用其中一位圣徒的力量来驳斥他们,证明他们的思维模式邪恶不堪。让伟大而语汇鲜明的巴西略,用他在驳斥论裡面的话来让他们知道自己有多么引人为耻:「宣称受造的力量是本质,又说预见与预言的力量只为了确认所有行动都是本质,不是一件相当荒谬的事吗?」而有人暗示创造、预见与寓言的力量是受造的,因为它们都是神圣的行动但却与他的本质不同,那么这人不是更荒谬吗?恐怖啊!像从水槽裡舀水出去一样,他们把上帝非受造的行动拖曳到受造物的层次,并因为有人能够理解非受造本质,与不敬的多神论所宣称的行动之间存在的差异,而贬低他们,用这种亵渎的话语污染了无数的灵魂。因为他们藉由每一项行动,把上帝变成一个受造物,他们的所作所为正好与上帝的圣徒反其道而行,其肆无忌惮的程度令人惊愕。让我们再次聆听上帝启示者的话语:「我们宣称知道上帝的伟大,还有他保守我们的威能、智慧、良善与远见,还有他审判的公义,但不是他的本质。」让这些新神学家出个声吧!他们讲的空气、土地、海洋是什麽意思?因为这些事物我们都知道了,但是它们与上帝的本质是不同的呀!因为上帝本质既非受造,同时也是完全不可理解的。但让我们再听听接下去启示者说了什么:「因为他的行动具备多种形式,但是他的本质却是单一。」你们还听过存在于上帝非受造本质和非受造行动之间的另一种差异吗?再来他说:「我们宣称自己藉由上帝行动知道他,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假装自己接近他的本质。」当然在此所言即呼应先前他所提:智慧、公义、伟大、良善、预言的行动 与能力、预见、创造,种种相似的事物,它们之中有任何一样是受造的吗?那么他们所引述的『因为他在行动下降到我们之间,但他的本质留在那不可触及之处』,又是什么意思?」以上这些元素,有哪一样是被组成然后用实质方式下降而来赐给我们的?再听听这一位的说法,我们就能更了解上帝非受造的行动与非受造的本质不同:「因为受造的事物显示他的威能、智慧与技艺,但却非本质;这两者也没有显示出造物主所有的力量。」宣称上帝的非受造本质,在所有的层面都与非受造行动一样的那些人,好像也都相信该本质是他们能够理解也能够参与的。
XLIII. 巴兰:他们说上帝是不可分割又单纯的,完全可以被参与在他里面的人参与。这些参与在祂裡面的事物因此也同时参与在祂的本质与行动中。否则如果根据上帝的行动,却不是根据本质,上帝可被参与的话,上帝就是可以分割的。
正教:如果一个人从未脱离拥抱相同教义的欧迪奇派异端(Messalians),他怎能宣称自己已经拒绝和他们画上等号了呢?他们全面地抱持的观点是,凡是达到他们称作完善德行的人,便将参与在上帝的本质中,完全是一派胡言。现在这票人再度浮现,还提出更邪恶的说法。他们鄙视教父们,因为后者明确指出根据本质上帝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可参与的。祂要在另一种状况下才会变成可参与。这些恶人却说根据祂的本质,对每个人来说祂都可以被参与,而且用的藉口还很高尚喔。他说:「为了避免上帝遭受分裂,祂是在某方面而不是另一方面被参与在其中的。」他不是一会儿前才说他了解祂的威能、良善、智慧,但不了解祂的本质吗?
巴兰:拜託!坚持上帝是单纯的,就是大巴西略耶。
XLIV. 正教:所以当我们知道他的行动而非他的本质时,我们并不是在侮辱他的单纯性这项超自然的特质。而当我们参与在他行动而非本质之时,难道说我们就分裂了那不可分割的吗?你也听到了他还说:「上帝的行动是多面向的,但他的本质却单纯的。」一如祂是因为祂的行动而成为多面向的,因祂的本质而成为单纯的,同样的祂不会根据祂的本质而被参与在其中,虽说他可以因为行动被参与在其中。而既然我们已经由多方面参与在上帝之中(因为每种存有参与祂的方式都不一样), 因此我们是根据祂的行动而去参与祂的,这是祂多面向的地方。但是我们不会根据祂的本质而参与祂,因为根据祂的本质,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祂都是最不具多面 向的。但是我们知道祂的良善、威能与智慧。每个层面我们又能知道多少?一种有限的知识曾抓得住无限吗?或说能捉住这些良善、威能与智慧的无限吗?但是他却说:「上帝也在山上向人们彰显了祂自己,一方面从祂的瞭望台上下来,另一方面又将我们从地上谦卑的地位高举,就为了让那无法理解的(无法装载的),以一种至少有所节制而又是最为安全的方式,被受造的自然所装载。
XLV. 那麽当祂以节制的方式被装载时,祂又被参与并完全地装载这样如何?当祂以节制的方式被装载并维持完全的不可理解性(无法装载)时, 祂并没有被分裂,这样又如何?保罗记载说他曾被一道强光的短暂光束所照耀,这又怎麽可能发生?那麽短的一道光束,怎可代表全部?当它没有分裂时,它怎能一下子出现,一下子又不见?那麽在同一个保罗裡的圣灵分支,又是怎麽回事?既然祂的整体是不可分割的,为什麽最具神学素养的使徒说我们不是得到丰盛,而是 「从基督的丰盛裡」(约翰福音1:16)领受?为何圣灵不是浇灌在「肉体」上,却是从上帝的灵而来(约珥书2:28)? 那些跟耶稣一起爬到他泊山上的人为何只是看到模煳的光线,却不是看到祂的神性展现出来的万丈光芒?大巴西略说得好:「上帝的行动有多重面向,但其本质却是单一。」还有:「圣灵是因为他的本质而单纯,因他的行动而多面。」因为所有这些都属于上帝的行动,而根据这些面向我们都以节制的方式参与在上帝里,也因为它们我们可以模煳地见到和想到他,有的人感受比较强烈,有的人比较淡薄;有人藉由智性的帮助,有人借助神力。我们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与祂本身的纯洁相彷, 这纯洁就反应在这些面向上,同时以这些面向为基础就能得出关于他的结论:根据祂的本质,祂是完全不可参与不可忖度的。然而吾人还是可以说上帝作为一个整体是可以被参与的,并以一种虔诚的洞察力,在这些行动的基础下去思考;因为神圣的事物可以用一种不分割的方式去离析,但不是把它离析为不同的实体。祂的良善与智慧不是祂的一部份,而伟大与远见也并非构成其他部份。祂是一整个的良善、智慧、远见与伟大。因为祂就是唯一,无法视其为这些行动的其中一个切片,而是与每一个部份都有关联。祂就是整体,藉由每一个部份祂被视为一个整体、单一而不可分割,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整体。
XLVI. 以这种方式,那些参与在上帝行动中的人,也等于是参与在上帝的整体中,但不是因为我们也参与在祂本质中,因为那是无法参与、单一、不可分割的,不是因为我们同时这么做,而是因为每个人都以不一样的方式参与。再者,凡是相信上帝是整体也能被参与(因为对每位参与者来说上帝没有什么部份是不能参与的)的 人,将所有事物混合消融在一起,或者说将每个存有和虚无互相连结,他们就这样废除了所有事物,因为他们毁灭了每件事物中的单一,造成存有之间难以察觉的混乱,或说他们用错误的想法去散播这种混乱。因为既然上帝创造万物,但不存在于任何事物之中,既然每件事都参与在作为整体的上帝里面(因为不可分割的事物不在最不能分割的事物里), 又既然参与在上帝裡的并未失去上帝的任何一个部份,它也就不会是没有生命的存有,不会是没有理性、不具实体的灵或任何其他事物,而是所有事物都会变成存有,都会具有生命和理性,既有智力又属灵,同时又是它们的相反物质。如果哪一件事没有参与在这些事物裡面的任何一件,那麽它就等于没有参与在作为整体的上帝裡。所以根据这些人的说法,所有事物到头来都会被毁灭,因为它们会歼灭彼此。
XLVII. 为了避免这件事发生,只能被感知的事物的确参与在作为整体的上帝裡,因为祂是不可分割的,但却是因为它们的存有的关系。但是它们却未参与在上帝生气勃勃的力量当中,唯恐当它们自己的力量被取走,天上就毁灭天空下每件事的基础,也就是四大元素以及无灵魂无感官的存有。而拥有活着的属性的事物仅仅根据感官感受参与作为整体的上帝而活。上帝在各个层面,以不可分割的方式被参与,却不是在理性或智性的层次被参与,以免非理性的存有产生了理性。但因为他们没有同时在理性的层次参与,因此说他们没有参与在作为整体的上帝裡,是不对的。在理性的层次参与上帝的存有,无法同时在属灵的层次参与,免得邪恶的人假扮神圣与属灵的人,虽说他们依旧停留在自己的邪恶里。同样地神圣与属灵的人们,参与在上帝的恩典里,但不是他的本质里,也等于是参与在作为整体的上帝裡。说作为整体,是因为上帝以适当的恩典在他们裡面以一个整体显现、启动,这是一种一致、单纯、不可分割的方式,也是被他们用作为整体的方式理解。但是他们完全没有参与在本质裡,因为他们的本性不会让他们想要变成神。
XLVIII. 再进一步说明,根据那些认为每位参与者都参与在上帝的所有事物中,因为祂是不可分割的人,没有一个参与在圣灵裡的人会得到圣灵的一或两项恩典,他应该弃绝一切,因为参与在作为整体的圣灵裡,他就等于拥有一切。当保罗说:「有人藉着圣灵领受了智慧的言语,又有人靠着同一位圣灵领受了知识的言语,又有人因着同一位圣灵领受了信心,还有人因着这位圣灵领受了医病的恩赐,另有人可以行神蹟」(哥林多前书12:8-10)时,他指的是什麽?还有「难道都是使徒吗?都是先知吗?都是说方言的吗?都是翻译方言的吗?」(哥林多前书12:29~30)因此没有哪一个人可以拥有全部,而是参与在其中一项事物的个人,便参与在它作为整体的灵裡,因为这是不可分割的。一个参与在行神迹力量中的人,或是在医病的恩赐中的人,因此就是参与在作为整体的灵裡,即使他没有灵另外一部份的智慧,或是其他的恩典,圣灵还是不会因为这个理由就被分割。那么如果他也没有参与在圣灵的本质中,难道圣灵就会被分割了吗?为何一个参与在灵的恩典裡的人不能拥有一切事物,关于此点圣金口若望有言:「一个人不会接收到所有属灵恩赐的原因,在于避免他会认为恩典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已经参与在上帝一切事物以及他的本质中的人,应该是中了依附错误教义的毒(「恩典是自然的」), 或说他们公然反对在灵当中神化的人。但是我们知道参与者甚至都未参与在预言、医病或圣灵的任何其他力量中,他却是藉由对恩典适度的参与,而去参与在整体而不可参与、不可分割的上帝中。因为同一位教父又说:「当我们参与一场绝对是实体的火,分割它或不分割,在行动的案例中发生的事不也一样吗?尤其是那些从无实体的本质中衍生出的行动亦然?」
XLIX. 但是你能够了解我们参与在神圣行动中,但却不是在他的本质中,而且我们是以不可分割的方式参与行动的吗?因此同一位神学家说:「圣经呼唤圣灵的恩典,有时是火,有时又是水,显示这些不是本质的名称而是行动的名称。」为了清楚分辨关于施洗者约翰的事实:「把圣灵无限地赐给他」,他说:「祂把这裡的行动称为圣灵,因为只有行动才能被分割,而如果行动是无限的,本质更是无穷尽。」神圣的马克西母说:「圣徒从上帝那裡得到如同上帝般的行动。」这点由他们能够自己行神蹟,不靠他力帮助即可证明。但是如果想成某事得到了如同上帝的本质,就是亵渎的思考,即使如欧迪奇派一般相信上帝的本质可以被参与的那些人,好像也是持有那样的观点。
L. 巴兰:再用更清楚的方式为我解决一个问题,那么我就对你完全信服了。
正教:什么问题呢?
巴兰:当上帝又是永恆的本质加上永恒的行动,为何他不是组成的呢?
正教:在我前述的论点中,我几乎已经解答这个问题了。因为神圣事物是单一、单纯、在它本质裡面的,而那「单一」,用适当的方式描述,就是整体与所有事物之间的关系,这是我们可能想到的,而不是被分割后每一小切片彼此之间的关系。因为在我们的思考裡面,这是一个整体,具有良善、智慧、公义与威能,在在都是整 体。不是因为它在被人思考时变成这样,而是它从永恒以来即是如此,因为它经由祂的作品向我们这些后来出生的人彰显自己。因为我们已经了解因为祂的良善,才创造这宇宙,而既然祂有威能,才能完成创造的工作;祂以智慧组成世界,以远见将它牢牢地结合在一起,并加以掌管。但是这个「单一」是根据祂的本质以及真正的名称所能得到的,根据这本质,以不可言说的智慧、威能与良善创造并治理宇宙—直至今日都没有人能了解。
LI. 以这些话为基础,就能给你解决问题的答桉了。然而为了你,我们要再多补充一些,告知单纯性更加近似于比起所有形式的超自然力量所造成的欺瞒。因为藉着上帝的力量,事实上我们也刚好证明了祂的行动。
巴 兰:我了解自己对于刚刚所提多少有点生疏感,因为圣大巴西略的确在某处说过:「上帝的存有是单纯的,但是祂的行动却是多元的。」还有:「圣灵在本质上是单纯的,但是以祂的力量来看却是多元的。」他在这裡说的力量,指的就是行动。而为了驳斥优斯他丢博士,你稍早引述说他认为神性这个名词并非代表祂的本质,却代表「预见和主动力量」,再来断言指出三个位格拥有一个吾人称为本性或行动的神圣性的神性,因为祂在这裡所说的力量和行动是相同的。但是在亚略巴古(Areopagus)的上帝启示者称呼这神性恩典为「力量」,而教父金口若望却称之为行动。
LII. 正 教:再次听看看大巴西略怎麽说吧,在此他解释得很清楚:「这个力量就是能代表所有本质的行动,其中只有非存有才会被剥夺。」既然这就是我们会叫做上帝永恒行动的力量,神圣事物就会是受造的,因为它的力量是受造的。因为每一件只参与在某些其他力量裡,而非参与在大部份的力量当中。但是全能的上帝并没有任何力量被剥夺,如果组成物只是藉由力量而在某一件事物裡面,那麽没有一件事可以比上帝更具备组成性。但是即使每一个存有不是藉由它裡面的力量组成的,相同的道理是越简单的存有就拥有更强大的力量。谁被称为「万物之母」?难道不是大地吗?除了与它相同等级的事物之外,不是能够根据神圣的秩序从它自身当中创造所有其他事物吗?那麽拥有更多力量的,如果因为拥有力量的结果而被组成,那麽它是不是应该就更单纯呢?像是农业也一样,吾人可以学到拥有越多力量的实体也就越简单。因为施肥在草地上的时候,农人不会施予尚未酝酿成熟的肥料,而当肥料成熟以后,它就会恢复最单纯的状态,然后聪明的农夫就知道时机已到,该施肥在蔬菜与所有其他作物的根部了,因为现在肥料的状态适合所有作物,也能滋养它们。像这种实体越单纯力量就越大的例子,你还见过其他的吗?
LIII.在经历一番审视之后你会发现,同一件事亦发生在无实体的存有上。的确,所有具备智性的存有比起实体参与在更多更强大的力量当中。以他们也还是必须经由实体产生行动的能力,他们可以把力量扩充为原来的两倍。但是他们也比实体要单纯地多,由于这样他们无法容忍自身与实体间的互相比较。这麽说来,越是单纯的越有力量,最单纯的力量最大。真正单纯的事物就是不具有任何组成物的,因为组成物可以说是从无能而来,因为没有哪一个受造物可以不被组成,以一种绝对单纯而不混杂任何事物的方式存在,它会自然而然地需要些事物,因此在出生时就会立即成为组成的存有。
LIV. 巴 兰:这看来像是一个不错的论述,因为即使在受造物成为存有之前都不具备实体。但即使有人说实体不是藉由它们之中的力量所组成,它们所拥有的实体属性却几乎是由不同的本质组成,因为对我来说,似乎所有事物都是混合了其他事物的这件事时,只发生在具有感知力量的存有上,所以这些事物是组成的,也因此被如此称呼是合理的。但是我们所能想像到的其他组成物,像是天使或者有理性的灵魂,他们的力量是由于本性而出于己身的吗?
正 教:天使与灵魂的确拥有力量,不论他们拥有什麽,但是就本性而言他们不是组成的,除非他们受到比起自己的行动还要更多的痛苦。鉴于他们遭受的力量之苦,很明显地他们不缺乏组成物;因为他们可以忍受忽视,也因为先前他们属于组成的事物,所以这些深植在他们裡面。然后他们取得知识—由于这个部份,我们可以说他们是属于组成物的一员。

在邪恶天使或灵魂的例子当中,与前述恰好相反的是,组成物是可以被看见的。因为上帝只根据自己的神圣力量行动,而不会遭受痛苦。祂只是以超自然的方式形成的单纯而已。祂完全毋须经历增加或缩减,毋须忍受事物,也不接收事物,因为祂是全能的,是所有事物中最单纯的。再者,那些实体存有都不是依照自己的本质改 变,除非有人坚称因为他们的本质在出生时改变发生了。但是依照他们的选择,不论好坏他们似乎都一直不停在改变——但不是根据本质!这裡显示出原因它是从良善或是邪恶,从大或是小中被组成,在此之前是显现在本质中的。这同时也显示现在它是组成的,因为它从外部获得(良善或是邪恶),很明显地混杂两者。但是在毋须改变或是从它处获取任何事物就能行动的,怎可能会是必须被行动所组成的呢?因此神圣事物是单纯又全能的。
LV. 再者,每位天使都是单纯的,所以是用相同或类似的方式呈现的,全然理性的灵魂。但是没有一件是单纯的,因为他们是藉由参与以及和实体的比较而成为单纯,或是被实体组成的存有。就相同一层意义而言他们是单纯的,就另一层意义而言他们又不算是,藉由在他们之中的态度,以及他们所遭受的苦难,以及随之而来的改变。 但是上帝并非藉由比较参与而成为单纯的,因为祂自己就是独一,可以把自己的单纯分享给其他的存有,因此祂可以单独成为单纯的,而且就是单纯本身。当你探究 这些神圣名字的时候就可以了解这一点。因为祂不只是活着、明智、良善,而代表一切事物,祂拥有一切事物,藉由祂拯救的公义,祂按照正确的比例,在适当的时刻赐予每个人应得的那一份,因为祂是一切存有的领导者。因此在我们眼中,神圣又全能的就是单纯的。
LVI. 既然神圣的是全能的,不只是在有了受造物之后,而是在他们被创造之前便如此,不只是祂的本质是非受造的,祂所有的力量也是非受造的。那些因为这个观点而怒斥我们的人,就被归类在邪恶的受造物之中!既然神化的恩典,拥有圣徒所说的神圣之名,也属于这股力量,当然也就一定是非受造的。把它称为受造的那些人,就是 「恶人一出母胎,就走上歧路;他们一离母腹,就走偏了路,常说谎话」(诗篇58:3)。既然恩典也是一项恩赐,凡是给予它的就超越了它,因为给予的成了每一件事的原因。你有无看见那邪恶的稗子第二次的收割呢(马太福音13:25)?巴兰派以及他们错误的教义是不是都被这一项论点驳倒了呢?
LVII. 前 巴兰信徒:嫉妒是一件多麽邪恶的事啊!现在我发现那些与你们针锋相对的人就是因为出于嫉妒才在真理面前口出谎言,而且竟然还拿这麽重要的事做文章!他们想尽办法,有模有样地致力于贬低并破坏他们无法称颂讚美的事物。而因为这些值得讚美的事物很难理解或者不大可能一下子就抓住重点,他们便剥夺自己和他人可以 得到的协助,从那裡作为攻击你们的起始点。如果你以教父后继者的身分说明了这些事,那麽又有多少恩典与洞察可以存在他们的着作中?
正教:我的弟兄,上帝依照自己的应许,传递了圣言给那些替他发言的人。愿永恒的荣耀都归于他,阿蒙!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