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注解:
下文,是我在希腊各地,应最可敬的都主教之邀所发表的演说。
文章内容,摘录自各演讲的录音资料,其风格各异。
还有一件事,我想要特别说明,「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这个主题,是我在某地演讲时所精心准备的题目,因为我认为,对灵修生活而言,这是最重要的主题。

 

英译者序

本书之美,在其简朴。以极精简的用词,陈述基督徒生命中最原始的目的 ----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

自1974年本书作者Archimandrite George担任St. Gregorios修道院院长迄今,即以神学家和灵修导师的身份,在正教世界颇富盛名。他曾着述许多与神学和灵修相关的文章,这些作品,也被译成各国语言。

儘管,在基督宗教的领域中,「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对西方人的心灵而言,却是陌生的。当基督说:「你们悔改吧!因为天国临近了。」[注一] 这就是对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生活的召唤。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是个人与上帝「面对面」[注二] 的交流。对西方人而言,这个概念或许有一点难以理解,甚至有点亵渎神圣,然而,毫无疑问的,这样的想法出自于基督的教导。耶稣基督圆满了犹太民族「救世主来临」的梦想[注三],祂的任务是将我们与上帝的国度结合在一起[注四] ---- 那是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国度[注五]。耶稣说:「你们是上帝。」[注六]「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注七]「义人要在他们父的国裡,发光如同太阳。」[注八]这些文句,不该只作字面上的解释。关于这方面的讨论,若读者有兴趣深入圣经的相关章节,请参考:肋未记/利未记11:44-45; 20:7-8,申命记18:13,圣咏集/诗篇82:1,6,罗马书6:22,格林多前书/哥林多前书3:16-17; 2,伯多禄前书/彼得前书1:2-4。

以色列的献祭传统,始于亚巴郎(亚伯拉罕)将依撒格(以撒)献为燔祭,这样的传统,在耶稣基督体内得到圆满。圣徒若望洗者(施洗约翰)彷效依撒意亚(以赛亚),说:「看,上帝的羔羊,除免世罪者!」[注九],圣徒保禄(保罗)也将这个想法藏在心中,说:「如果你们属于基督,那麽,你们就是亚巴郎(亚伯拉罕)的后裔,就是按照恩许作承继的人,」[注十]因为「具有信德的人,才是亚巴郎(亚伯拉罕)的子孙。」[注十一]上帝将「以色列」这个名字送给雅各,以显出雅各的忠贞。之后,虔诚的后代子孙,也继承此名。此后一连串的想法,都记载于圣徒保禄(保罗)的着作中,他祝福教会为「上帝的以色列」[注十二],尽管当时,别处的犹太教徒都拒绝承认他们的救世主(耶稣基督),还将他们贴上「随从肉性的以色列」的标签,圣徒保禄(保罗)也与此奋力搏斗,蒙受苦楚[注十三]。

这就是为什麽,教会 ----「上帝所特选的人民」[注十四] ---- 是众所皆知的「新以色列」、「灵性的以色列」,她为天上的国度而努力不懈。初期教会的基督徒明白,上帝的国度并不同等于一个犹太民族的国家,或其他特定的族群,而是指全人类[注十五]。透过悔改,我们都能真正「出埃及」 ---- 到达新的耶路撒冷[注十六] ---- 正如基督所说:「你们不要以为我来是废除法律或先知;我来不是为废除,而是为成全。」[注十七]

正教会原封不动的保留这个基督的讯息。因此,正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注十八]也是「忠贞的新娘」[注十九],面对她的爱人,总是真挚相待。这是一个神圣的传统,确保我们全心全意忠于基督,以这样的认知出发,祂说:「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注二十]基督的教导,单单由圣经方面着手,是无法实现的,我们很可能会将现代的观念直接投射到初期教会。「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概念起源于这个传统,在「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当中,初期教会、传统基督宗教、正教信仰三者没有分别。

传统基督宗教,皆透过教会的会议(其中着名的有,第七次大公会议、公元867年的St. Photios会议与第十四世纪的Palamite会议)来诠释神学、定义神学。请注意:教会的会议所诠释和定义的神学,从圣灵降临那天起,就已经完完全全存在于教会当中;这些会议,也负责编译和认可各式书籍、着作,这些作品聚集起来,就成为众所皆知的「新约」。

正教会神学的双重任务,是定义与维护耶稣基督的教导,使它免于人为的破坏。我们都知道,神学,已远远超越学术研究上与上帝有关的任何知识。基督宗教是一个活生生的信仰,由圣灵的启示所建立[注二十一],提供关于「三位一体的上帝」与「灵性实修」的宝贵体验[注二十二]。那些企图从纯理性观点来理解基督讯息的尝试,都将停滞在片面的、不圆满的层次上 [注二十三] 。

在我们生长的时代裡,活生生的西方文明,有意反对自己的基督宗教遗产,却误以为自己十分瞭解基督和祂的教会。在西方,人们并没有察觉,自己已经离开此传统超过一千年,因此,西方对于基督和教会的概念,已经变得含煳不清。儘管大家已经不再认同这样的想法,但我认为基督的无上成就,也是人类的无上成就;基督的成就,是人类历史中的分水岭。基督带来的讯息,如此深广、具有革命性,我们可以说,人类已经掌握不住其中的伟大与简朴。

本书原是针对以希腊文为母语的正教读者所写,故在书与读者之间,可以找到许多共通之处。英译的版本方面,则是尽力保留原文的简洁,同时,尽可能忠实表达原文的中心讯息。为了适应西方的思想,译者作了一些调整,也加入少许解说,以免误传了本书所要表达的真正内容。

为了瞭解基督的中心教导,我们将採用新的方法来学习一些关键字和概念,而不沿用现代英语中的习惯用法,还要以一颗开放的心来阅读,就像是第一次听闻到一般。我们必须先回到基础上,好好体会,在初期教会裡,基督徒的心目中的「基督」与「道」具有什麽样的意义。一些关键的圣经用语,例如:「psyche(心灵)」、「heart(心)」、「repentance(悔改)」和「nous(灵魂之眼)」等字,都应该像初学新字一般来对待。所以,当这些词汇第一次出现时,我会以斜体字标示出来(中译注:中文版本则以粗斜体和「*」号标示),并且在(书末)「名词注释」中,给它们下定义。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是基督所暗寓的、价值连城的珍珠[注二十四]。它不是一个死后才能获得的体验,对于愿意踏上此道的人而言,它当下即现。它的存在,超越死亡[注二十五] 。圣徒保禄(保罗)将此想法,暗藏于这段文字裡:「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注二十六]同样的,当第一位殉教圣徒斯德望(司提反)被石头砸死的时候,他屈膝跪下,祈求上帝接去他的灵魂,并且原谅那些处决他的人[注二十七]。复活节的这段圣颂,也唱出了「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已经超越死亡的见证:「基督已从死亡中复活,以死亡将死亡践踏在脚下,带给坟墓中的人生命」。

基督宗教能够战胜死亡。它对我们而言,是如此必需,无人能从我们身上夺走,愿这本小书,能够帮助所有的人,在追求此道的路途中,精进不退。

[注一] 玛窦福音/马太福音4:17
[注二] 请参考:创世纪32:30
[注三] 请参考:申命记18:15-19 依撒意亚/以赛亚53 宗徒大事录/使徒行传1:6; 2:16-36伯多禄前书/彼得前书2:6-8
[注四] 马尔谷福音/马克福音1:15
[注五] 罗马书14:17
[注六] 若望福音/约翰福音10:34
[注七] 玛窦福音/马太福音5:48
[注八] 玛窦福音/马太福音13:43,请参考:出谷记/出埃及记34:29-35 路加福音9:28-36
[注九] 若望福音/约翰福音1:29
[注十] 迦拉达书/加拉太书 3:29
[注十一] 迦拉达书/加拉太书 3:7-9
[注十二] 迦拉达书/加拉太书 6:15-16,也请参考:若望福音/约翰福音1:11-13 罗马书2:28-29 雅各伯书/雅各书1:1
[注十三] 罗马书9-11,也请参考:若望福音/约翰福音8:37-40; 10:32-38
[注十四] 伯多禄前书/彼得前书2:9,请参考:哥罗森书/歌罗西书 2:11
[注十五] 请参考:玛窦福音/马太福音3:7-9 宗徒大事录/使徒行传1:8; 11:1-18; 15:16-17 迦拉达书/加拉太书3:14, 28
[注十六] 若望默世录/启示录21:2-3
[注十七] 玛窦福音/马太福音5:17
[注十八] 哥罗森书/歌罗西书 1:18, 24 罗马书12:5 格林多前书/歌林多前书12:12-13
[注十九] 格林多后书/歌林多后书11:2 若望默世录/启示录18:23
[注二十] 玛窦福音/马太福音28:20,请参考:若望福音/约翰福音17:20-22
[注二十一] 若望福音/约翰福音16:13 罗马书14:17 格林多前书/歌林多前书2:10; 13
[注二十二] 请参考:宗徒大事录/使徒行传9:3-7
[注二十三] 格林多前书/歌林多前书2:9
[注二十四] 玛窦福音/马太福音13:45-46
[注二十五] 请参考:马尔谷福音/马可福音9:1 若望福音/约翰福音4:14; 8:51; 11:25-26罗马书5:21 弟茂德后书/提摩太后书1:10
[注二十六] 迦拉达书/加拉太书2:20
[注二十七] 宗徒大事录/使徒行传7:59-60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
ARCHIMANDRITE GEORGE
圣山ST. GREGORIOS修道院院长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
生命的目的

HOLY MONASTERY OF ST. GREGORIOS
MOUNT ATHOS
2006

目录

英译者序
自序
人生的终极目的 –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
人类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起因 – 上帝取得肉身
「圣母马利亚」对人类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贡献
人类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所 – 教会
透过上帝「非受造」的「能」才能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条件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体验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上的歧途
教导「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的影响
教导「非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的后果
名词注释

自序

对一位尚未领略「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的人而言,讲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是十分大胆的行为。然而,面对这个超越我们力量所及的工作,我们仍然勇于一试,因为,在伟大的上帝与救世主耶稣的恩典中,我们有信心。

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不要在基督教众弟兄面前,隐藏生命最崇高、最终极的目的,也就是我们被创造出来的意义。

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让众人明白,正教会唯一可靠的牧灵指导,在于引导人们走向「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境界,这种做法与西方的基督宗教不同,他们依赖个人的力量,而非上帝的恩典,来达成道德上的完美。

之所以这样做,是祈愿大家对极美好的事物心生渴望,为了追求更高层次而精进不懈。这是唯一可以解心灵深处对「绝对的、三位一体的上帝」之渴望的道路。

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使我们心中,满溢对造物主的感恩,感谢祂透过恩典,赐予我们「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这个伟大的天赋。

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使我们瞭解,在这个世界上,圣教会是唯一保有「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理想的共同体,是无可取代的。

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将正教会信仰的庄严与真理启示给众人,那是为教友们带来「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的唯一信仰。

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无论蒙受多少罪的毒害与抹黑,我们的心灵都能得到安慰,而潜心追寻基督的脸所散发的光芒。

慈悲的上主,在祢无限的爱中,请欣然应允我们有此资格,在离开尘世之前,走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

慈悲的上主,在探求「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的道路上,请引领正教会的同修们吧!他们正「受召唤成为上帝」,然而,因为自己尚未意识到这个庄严的事实,所以无法感到欣喜。

慈悲的上主,也请引领非正统的基督徒们,使他们觉察祢的真理,而不致于被遗弃在祢新房的门外,而丧失了「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恩典。

慈悲的上主,求你怜悯我们和祢的世界!阿门。

圣山(Holy Mountain Athos)St. Gregorios修道院院长
? Archimandrite George
1997年3月

一:人生的终极目的 –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

关于人一生的命运,讲起来非常严肃,因为它涉及人类*最重要的议题:为什麽我们生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我们以正确的立场,寻找自己真正的宿命,面对生活中的同侪关係、学习、工作、婚姻和养育儿女的种种问题时,就会有正确的价值观。否则,我们将难以发挥生命的真正价值,想想,如果整个人生都没有意义,那麽,去谈「人生的终极目的」,还有什麽意义呢?

关于生命的目的,圣经第一章已经明白阐述,上帝「以自己的形象、样子」创造了人类。由此,我们可以发现,三位一体的上帝,对人类怀抱着多麽广大的爱:祂不止希望人类拥有超越其他受造物的天赋与特质,还希望人类藉由恩典,成为上帝。

从外表看来,人类似乎以单纯的生物模式存在,与其他动植物没有差别。无可否认的,人类也属于动物,但依据神学家St. Gregory颇具代表性的观点看来,人类是「透过对上帝的渴望,而渐渐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动物」[注一]。在受造物当中,人类是唯一与众不同的生物,因为,只有他能够成为上帝。

「依祂的形象」这句话,描述出,为了使人类成为上帝的圣像,上帝特别将某些天赋赐给人类,其中包括:灵魂之眼*(与「道」的意义相关)、良知、自主权(或自由)、创造力、圣爱、对纯粹上帝的渴望、自我觉悟,还有一切使人类超越其他受造物而成为「人」和「独特个体」的特质。也就是,一切使人类具有「位格」的特质。藉由这些「灵性天赋」,人类「依祂的形象」塑造了人类。

人类「依上帝的形象」受造之后,又受召唤要「依上帝的样子」达到完美。这就是「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造物者上帝,召唤人类,藉助恩典成为上帝。

为了使人类登上至高境界,上帝赐予了「灵性天赋」,并且「依祂的形象」塑造人类,使人类拥有造物者上帝的样子,如此一来,人类与造物者之间,不但有一层外在的、良心上的关係,还有个人的结合。

或许,对我们而言,想着「人生的目的,就是要藉助恩典,成为上帝」是很大胆的。然而,圣经内文与教父们的教导,都不隐讳这件事。

很不幸的,无明不但存在于教会外,有时候,也存在于教会内,因为人们假设,人生最高尚的目的,只在于道德修养上的进步和如何成为一个好人。然而,福音、教会传统、教父们都教导我们,生命的目的,不只是要变得更善良、更有道德、更正直、更节制、更留意,虽然这些都是重要的,却不是生命中最伟大的、造物者创造人类的终极目的。

那麽,生命的目的究竟是什麽?是「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 也就是,在存在论的意义上,真正与上帝合一,而不是外在的、感官上的结合。比起哲学、社会学和心理学系统中的人类学,「正教人类学」将人类置于最崇高的地位,若将这些学科与「人类对生命真谛的渴望」做比较,就显得那麽贫乏、微不足道。

既然,人类「受召唤而成为上帝」(人类,是为了成为上帝而被创造出来),只要察觉自己不在「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道路上,内心就会感到空虚...觉得事情不对劲,就算用各种活动来填补,都无法感到快乐。或许可以麻痺自己,创造一个动人的世界,将自己囚禁在其中,然而,自己仍旧是贫乏、淼小、有限的。或许可以规划一种生活,用声音、紧张、电视、广播、连续不断的、四面八方的资讯,将孤独和寂静拒绝在门外,或是用毒品来忘记一切,这样,就没有烦恼,不用酗酒,也不用挂碍自己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徘徊着、远离着生命的目的。

对于现代人来说,除非寻获那个崇高的、「某个不同的东西」,否则永远都无法得到内心的平安。这样的东西,实际上存在于生活中,它是如此美丽、富有创造性。

人类能与上帝合为一体吗?「人类」能与「祂」亲密相连吗?「人类」能藉由恩典成为上帝吗?

*请参阅「名词注释」
[注一] Homily on the Epiphany, Migne Patrologia Graeca 36, 324, 13.

二:人类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起因 – 上帝取得肉身

教父们曾经说,上帝成为人,是为了使人类成为上帝。如果上帝没有取得肉身,人类就无法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境界。

基督诞生的前几年,出现许多品德高尚的智者。举例来说,当时代的古希腊人,在「善」与「上帝」的主题上,已经有很高的哲学造诣。事实上,他们的哲学,包含了真理的种子,就是所谓的「道之精」。或许,他们尚未彻悟上帝的真理,而比较偏向偶像式的崇拜,然而,他们的确富有宗教情操,并且非常虔诚。他们并非无神论者,当代一些孤陋寡闻的人,由于所知不足,而误解了他们。教育家、教师、政治家和市政官员们,抱持与古希腊民族内涵矛盾的想法,在没有徵得同意的情况下,企图抹去这些虔诚的人心灵*中的信仰,就如同古希腊文hybris所形容的那样,「违反自然,逆天而行」[注二]。横跨古今的希腊文化,具有虔诚的敬神传统,希腊精神的普世性贡献,也以敬神之心为本。那些人的做法,无疑是要彻底抹去人类文明中的希腊传统。

我们可以发现,古希腊哲学中,蕴藏了对未知的上帝的向往...人们渴望亲身体验上帝。他们充满敬意、信心十足,然而,关于上帝,他们缺乏完整的知识,也不瞭解真理,缺乏与上帝的连结,所以,对他们而言,要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是不可能的。

在旧约当中,也有许多正直美好的人,然而,若要与上帝完美的合一,唯有透过神圣的「道*成肉身」---- 才能真正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

这就是上帝「取得肉身」的目的。如果生命的目的,单单只是为了培养更好的道德情操,基督就没有必要来到这个世界;所有的天意所主导的事件,也没有必要发生;上帝的「道成肉身」、上主的十字架、死亡、复活,也没有必要存在了,还有基督徒所深信的、透过基督而实现的一切事物,也都没有存在的意义。哲学家们、富有美德的贤士、导师或先知们,可能也只会教导人类,如何培养更高的道德情操。

我们都知道,亚当和夏娃受撒旦诱骗,不愿与上帝合作,他们不想用谦卑、服从、爱的方式成为上帝,而是透过自己的权力、任性 ---- 自我中心、自我掌权。也就是说,堕落的本质是过于自我。因此,养成了自我中心的习惯,就会与上帝分离,这样,不但无法达成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反而会招致:灵性上的死亡。

 

正如教父们所说,上帝就是生命。所以,任何与上帝分离的人,就是与生命分离。因此,死亡与灵性的坏死(也就是身体与灵性上的死亡),起因于人类在创世之初的背叛。

 

堕落而远离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

堕落的后果,我们都知道。远离上帝,会使人类受六尘染污,陷入着魔似的生活。上帝光彩的受造物,也会因此病入膏肓,濒临死亡。「依祂的形象」创造出来的,也变得黯澹无光。自从堕落以来,人类不再有资格走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他已经有了罪。这种绝望的病态,使人几乎丧失性命,不再有机会将自己转向上帝。因此,人类有必要寻求一个新的根,找到一个健康的新人类,再一次为大家指出通往上帝的自由之道。

这个新的根、新人类,就是「神人」耶稣基督,祂是上帝之子、上帝之「道」,祂道成肉身,成为新的根、新的开始,是人类的新酵母。

 

正如神学家St. Gregory Nazianzen在着作中所说,藉由「道」的取得肉身,实现了人类与上帝的第二次结合。第一次结合是在伊甸园中。这个结合已经破碎,人类已经与上帝分离。至善的上帝又提供了另一个、第二次的结合,这一次,人类与上帝永不再分离。这样的合一,是在基督的「位格」内发生的。

 

「神人」基督、上帝之「道」、圣父之子,有两个完美的本性:神性与人性。这两种完美的本性,「原封不动、毫无混淆、无二无别」的融合在基督的「位格」内,以上说法是根据第四次神圣的迦克墩大公会议,在圣灵的引导之下,所提出的着名定义。简而言之,这个定义,形成了整个正教神学的自卫军,用来对抗各个时代中的基督教异端。总之,我们的基督,有两个本性,即神性与人性。

基督是永恆的「神人」,儘管祂的两个本性(人性与神性)在「位格」内融合为一,二性各自的特质,却丝毫不受到破坏,因为基督是永恆的「神人」。

身为「神人」,祂上升至天国。
身为「神人」,祂坐在圣父之右。
身为「神人」,祂将再来,审判世界。

由此,人性被提昇至圣三位一体的核心。再也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将人性与上帝分开。现在,在上主取得肉身之后 ---- 无论我们受到人类之罪*多严重的染污,无论我们与上帝分离的多远 ---- 只要,心中期望再一次与上帝合一,透过悔改*,就能达成。我们终究可以与祂融为一体,并且透过恩典,成为上帝。

*请参阅「名词注释」
[注二] Hybris和Hybrid具有相同字根。Hybris原指违反自然,逆天而行。在古希腊,整个自然,与神性紧密相连,所以违反了自然神圣的和谐,是很严重的。在古典的文本中,也具有极端自大的现代意义。

三:「圣母马利亚」对人类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贡献

主耶稣基督,赐给我们与上帝合一的机会,使我们重拾上帝当初设置的生命目的。因此,在经典当中,祂被描述为道路、门、善牧、生命、复活、光。祂是新亚当,更正了亚当的错误。第一个亚当,因为自我中心、不愿服从,使我们远离了上帝。第二个亚当 -- 基督,以祂对圣父至死方休的服从与爱,不惜「死于十字架上」,再一次,将我们带回上帝身边,引领我们献上自由意志,与祂合而为一。

唯有透过新夏娃Panagia*导正第一个夏娃的错误,新亚当的任务,才能达成。前一个夏娃,怂恿亚当背叛,新夏娃Panagia,则献身于新亚当的「道成肉身」。这位新亚当,将带领全人类,走向服从上帝之道。因此,我们可以说,圣母马利亚*是以人类「位格」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第一人 ---- 以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方式 ---- 在救世当中,扮演了一个无可取代的重要角色。

 

根据十四世纪伟大神学家*St. Nicholas Cabasilas的想法,如果Panagia,没有将自由意志奉献给上帝 ---- 如果她没有说「我愿意」 ---- 上帝也无法实行道成肉身。既然上帝已将自由意志给了人类,就不愿以强迫方式对待人类,因此,如果没有圣母马利亚这般纯洁、完美、神圣、无染污的心灵,愿意以自由意志奉献身心,上帝也不会走向她、走向我们。

 

我们领受Panagia许多恩惠。这就是为什麽,教会如此歌颂、崇敬圣母马利亚,所以,St. Gregory Palamas在教父学摘要中告诉我们,Panagia的地位,仅次于三位一体,她是上帝之后的上帝,是受造物与非受造物的分界。教会某位神学家,也贴切的描述「她带领着那些得救的人」。最近,圣山的St. Nicodemus(他是一位坚定而杰出的导师)指出,天使是因为Panagia身上所散发的光芒,而被照亮。

 

因此,她被我们的教会誉为「比Cherubim更受人尊敬,比Seraphim更光彩夺目」。

「道成肉身」和人类的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是我们的信仰与神学最伟大的奥秘*。

我们的正教会,与此奥秘、圣诗、圣像、和整个「道」的生命共存。甚至教堂的建筑,也为此作见证。壮观的拱形圆顶,被画上Pantocrator(至圣基督),描述出上主从天降下、「俯身下凡」。撰写福音的圣若望(约翰)这样形容,上帝成为人,并且「寄居在我们中间」(若望福音/约翰福音 1:14)。

 

祭坛的半圆形后殿,描绘着圣母马利亚,表示上帝透过她来到人间。祂是「上帝下凡的桥樑」、「天上与凡间的指挥」、「天国的童贞女Platytera」,也是「无限的空间」,在她体内,包容了无限的上帝。

教堂内部,除了画有道成肉身的上帝(基督)和祂清淨无玷的母亲(圣母马利亚)外,也在Pantocrator(至圣基督)身边画上圣人,就是那些「因上帝成为人,而藉此恩典成为上帝」的人,还在每一面牆,描绘上帝道成肉身的果实:神化的圣人。

当我们进入教堂,会看到许多美丽的圣像,这个当下的经验,使我们了悟上帝为人类设想的计画,也就是生命的真正目的。

教堂内的一切,向我们诉说着「上帝道成肉身」与「人类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故事。

*请参阅「名词注释」

四:人类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所 – 教会

 

那些希望透过基督与圣父合一的人都认为,只有在基督体内(也就是圣教会当中),这个合一,才可能实现。很显然的,「合一」指的并不是与神性本质*结合,而是与基督身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了的人性结合,它不是外在的,也不侷限于道德修养方面。

 

或许有些人,把基督当作是一位哲学家或老师那样追随。然而,我们是基督的肢体的一部份,教会就是基督的肢体,这裡指的是真正的肉体,而不是良心、道德方面的象徵。许多观念错误的神学家,瞭解不够深入,误解了圣教会的精神。儘管,我们是一文不值而充满罪恶的,基督视我们为门徒,将我们注入祂的体内,使我们成为祂肢体的一部份,这样的意义,不只是象徵性的持守某些道德戒律而已。宗徒保禄(保罗)曾说,「 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就是他的骨,他的肉」(厄弗所书/以弗所书5:30)。

 

的确,依照基督徒的灵性状态,他们有时候是基督活生生的肢体,有时候,又死亡了,然而,即便是如此,也不会终止「基督的肢体」这层关係。举个例来说,有一些人受洗成为基督的肢体,如果不告解、不领圣餐、不持守灵性的生活,他只不过是「死亡的基督肢体」,然而,如果他悔改,马上又会得到神圣的生命。这种情况,通常不必再接受一次洗礼,但是,不曾受洗的人,儘管遵循着道德规范过生活,仍然不是「基督的肢体」。为了成为「基督的肢体」,为了被注入基督体内,受洗是必经的过程。

既然,我们是「基督的肢体」,基督将生命给了我们,我们就是活跃的、得救的、被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然而,如果我们不是祂的肢体,就无法被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如果教会裡没有神圣的奥秘,我们就无法得救。这些奥秘使我们与基督结合,就如同教父们的说法,我们与基督分享同样的肢体和血液...事实上,我们的确如此。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与教会

透过清淨的奥秘,我们结合为一体,这是多麽伟大的祝福啊!基督,将成为我们的基督,基督的生命,将成为我们的生命,祂的血,也成为我们的血。St. John Chrysostom曾说:「上帝已经在圣餐中将自己给了我们,祂无法再给出比这个更好的了。比起在圣餐礼仪中领受基督,人类已经无法要求上帝给出更好的东西了。」

因此,藉由受洗、坚振、告解,我们透过上主的肢体与血液,合为一体,透过恩典,成为上帝。我们与上帝结合,彼此不再是陌生人,因为我们皆与上帝亲密相连。

在教会内,我们与上帝合为一体,以基督带来的新气象过生活:成为新的受造物。这就是教会内、基督内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因为圣灵的恩赐,而属于我们。

教会内的一切,都走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圣礼仪、奥秘、敬拜、福音佈道、禁食斋戒,这所有的一切,都导向同一个目标。教会本身,就是使自己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场所。

教会并不是一个社交、文化或历史性的组织。世界上有很多好的中心、好的组织、机构,还有许多美好事物,然而,正教会是独一无二的,是为了人类与上帝的结合和人类的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而存在的。只有在教会当中,人类才能成为上帝,别无他处:不在宇宙中,不在服务业中,也不在这个世界所拥有的那些美好事物中。这些东西无法供应教会所提供的,儘管它们都很不错。

无论在世俗当中,有多少的组织、系统在运作,它们永远都无法取代教会。

在教会中,我们这些软弱的恶徒,有时候会经历危机与困境。教会内,也可能发生一些丑闻。因为我们还在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上,人类的软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我们渐渐成为上帝,但还没完全成为上帝。所以,无论这样的事情多常发生,我们都不该离开教会,因为,这是唯一能与上帝合一的机会。

举例来说,去教会参加礼仪时,会遇到许多没有将心思专注在仪式上的人,他们聊天、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此刻,我们的心中可能会升起这个看似合理的念头:「来教会,到底得到了什麽?待在家裡,在一个更安静舒适的地方祈祷,不是更好吗?」

我们必须对抗这个撒旦的想法,审慎判断:「是的,或许从外表看来,家中有更合适的地点,但是,那儿就不会有上帝的恩典来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我、使我圣洁。基督示现在教会中时,我将无法拥有祂,无法领受祭坛上的圣体与宝血,也无法参与圣礼仪中的最后晚餐。我将与我的同修们,也就是基督肢体的其他部分,断绝来往。」

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不离开教会,因为只有在教会当中,我们才能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

请参阅「名词注释」

五:透过上帝「非受造」的「能」才能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

 

依据圣经与教父们的教导,人类之所以能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境界,是因为上帝的恩典是「非受造」的。正教会,不同于西方的思想,认为上帝不但是「本质」,也是「能」。如果上帝只是一个「本质」,我们将无法与祂合一,因为上帝的「本质」,使人敬畏,无法直接触碰,就像圣经所言:「我的面容你决不能看见,因为人见了我,就不能再活了。」(出谷记/出埃及记33:20)。

 

让我们看一个日常生活中的例子吧。如果我们抓住一条裸露的电线,就会触电身亡,但是,如果将檯灯接上同一条电线,就会被照亮,藉由此光,我们可以阅读、可以感受,尽情享受电流之能所带来的助益。在这个例子当中,我们无法用手抓住电的「本质」,只能运用「电流之能」,这个原理,与「非受造」的上帝之「能」很相似。

若与上帝的「本质」结合,在本质上,我们就会成为上帝。然后,一切都会变成上帝,这样,就会引起困惑,因此,在本质上,没有任何人、事、物可以成为上帝。就像是东方的宗教信仰,譬如:印度教当中的上帝,并不是「个人的」存在,而是一个无法清楚辨认的力量,散佈在全世界、全人类、动物、万物当中(泛神论)。

再者,如果上帝只有神性的「本质」,而没有「能」---- 我们就无法参与其中,这样,上帝只能独善其身,形成封闭的状态,无法与受造物沟通。

 

依据正教的神学观点,上帝,是「三位一体」中的一位,本身也包含了整个「三位一体」。正如St. Maximus the Confessor、St. Dionysius the Areopagite与其他教父不断提出的,上帝满怀着爱,那是一种对受造物的神圣之爱。因为这个无限的、法喜充满的爱,祂走出自己,与受造物结合。这个爱,若理解为「能」更贴切。

 

藉由「非受造」的「能」,上帝创造了世界,并且持续不断的守护它。祂将自身的「本质」与「实体」都给了世界,以本质所生之能,发光照亮全人类,以圣洁之能,淨化人类,最后,以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能,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人类。因此,透过祂的「非受造」的「能」,神圣的上帝,进入自然、世界、历史、人生。

 

「上帝之能」是「神性之能」。此二者皆是上帝,却不等于上帝的「本质」。也因为「上帝之能」与「神性之能」是上帝,所以可以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人类。如果「上帝之能」不是神性的,而是受造的,就不是上帝,也无法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人类,使人类与上帝结合。如此一来,上帝与人类之间,就会存在一个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正因为上帝有一个「神性之能」,藉此,我们可以透过恩典,与祂结合,却不需要把自己变得与祂一模一样,反之,假设我们要与上帝的「本质」结合,就必须先把自己变得与上帝一模一样。

因此,我们要透过非受造的「能」而非透过「本质」,与上帝结合。这就是正教的信仰与生活。

西方的异教徒,无法接受这种观点,西方的理性主义者们,也无法区分出「本质」与「能」,因此,他们认为,上帝只是「本质」,所以无法进一步讨论人类的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从这个观点出发,人们就无法接纳「神性之能是非受造的」,而一直将「能」视为受造物,那麽,人类如何被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一个受造物如何使人类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换句话说,上帝之外的东西,要如何将人类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

为了不要落入泛神论的范畴,他们拒绝讨论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这样一来,人生的目的剩下什麽呢?仅仅是道德修养的增进吗?如果人类无法藉助恩典与「神性之能」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自己,人生还有什麽意义?难道只是为了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吗?我想,道德修养上的完美,对人类而言,是不够的。变得比以前更好或实践道德上的善行,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有一个目标,就是与神圣的上帝合为一体。这是创造宇宙的目的,也是我们所渴望的。是我们的喜悦、幸福与圆满。

 

人类的心灵,是依照上帝的形象创造出来的,所以总是嚮往着上帝,渴望与祂结合。无论修养多好,无论做了多少善行,如果没有找到上帝、与祂合一,就得不到内心的平安。因为神圣的上帝,已将神性的爱,注入人类体内,这种对天人合一的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的渴望,变成一种法喜充满的动力,这是从造物者那儿得到的力量,让我们真诚的、强烈的、无私的去爱 ---- 就像神圣的造物主深爱着我们那样,我们也以爱回报。如果人类体内,没有上帝的形象,就无法追寻这个原型。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上帝的形象,上帝是我们的原型。形象都有追溯原型的倾向,只有在寻获时,才能安歇。

 

St. Gregory Palamas 与上帝之「能」

十四世纪,教会内发生动乱,这个事件起因于西方的出家人Barlaam无法赞同教会内对「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的认知。他听说,圣山的出家人认为:经过许多磨难,淨除情慾,再加上许多祈祷,出家人们就有资格与上帝结合,得到与上帝相关的体验;他还听说,这些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人,看见非受造的光,就如同宗徒们在大博尔山上所见到的 ---- 救世主基督「显圣容」。

然而,拥有西方异端的、理性主义的思想的Barlaam,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就开始谴责圣山的出家人,批评他们是异端,专门崇拜偶像、迷惑大众。Barlaam对于「本质」与非受造的「上帝之能」之间的区别,毫无概念,所以,他宣称不可能有人看见上帝的恩典。

幸好,上帝以恩典启发了一位证悟的教会导师 ---- 圣山的St. Gregory Palamas,即Thessaloniki的大主教。他以亲身的体会,和上帝所恩赐的智慧,完成许多着作,提出符合经典与教会传统的教导。他认为上帝的恩典的「光」是非受造的,是「神性之能」,此光将证悟者照亮,所以,圣人将此光视作「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最高境界。它是上帝的荣耀与光彩,是大博尔山上的光,是基督复活和圣灵降临之光,也是旧约中所提到的发光的云。它是真正的、上帝的、非受造的光。Barlaam和某些人,被自己内心的错觉所迷惑,误以为那些「光」的描述,只有单纯的文字象徵,没有实质的存在。

在君士坦丁堡的三个重大会议当中,教会认可了St. Gregory Palamas的思想:基督内的生命,并不只是人类道德的进化,而是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换句话说,人类参与了上帝的荣耀、神视、恩典与非受造的光。

我们应该对St. Gregory Palamas怀抱感恩,因为,他依照自己的体会与神学知识,在上帝的光中,提出了关于「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的永恆教导。一个人,之所以是基督徒,并不是因为他可以头头是道的说着上帝,而是因为,他亲身体验到上帝。就好像,真正爱上某人的时后,唯有透过对谈,才会亲身感受到他的存在,这样的过程,也发生在人类与上帝的结合当中:这是单纯而永恆的情谊,是上帝与人类在圣灵当中结合的奥秘。

 

截至目前为止,很不幸的,西方人将神圣的恩典、「上帝之能」视为受造物。我认为,正教会与天主教会间的基本差异,不只是信经中的「Filioque条目」、「教宗至高权」,和「教宗的无误性」而已,还有上述的歧见,也应该要在正教会与罗马天主教会的对话中,严肃的提出来讨论。如果罗马天主教会无法接受「上帝的恩典是非受造的」,就算他们接受了其他所有观点,我们仍然无法与他们合一。因为,假使神圣的恩典是受造的,而不是来自圣灵的非受造的「能」,那麽,还有谁能够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境界呢?

 

六: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条件

 

神圣的教父都教导我们,在教会裡,人类可以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境界,他们也说,「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是从上帝来的天赋,凭藉自己的力量,不可能达成。儘管如此,我们的渴望、刻苦、自我准备仍是必要的,我们必须不断努力,直到具备资格和足够的包容力,来接受和守护这个从上帝得来的礼物。既然上帝不希望违背人类的自由意志,而「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又是上帝赐予人类的天赋,教父们认为,当我们走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时,上帝也参与了这个神圣旅程。

因此,在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上,我们必须先具备以下的条件:

(1)谦卑

根据教父所言,最首要的条件,就是谦卑。没有这个充满祝福的特质,人类无法踏上正确的道路,也无法接受神圣的恩典、与上帝合而为一。拥有谦卑之心,才会认可「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就是生命的目的,因为如果没有谦卑,我们如何能够认出,生命的目的,并不在于我们自身,而在于上帝?

只要人类自私的活着,紧握权力不放,就是把自己当作生命的中心。人类相信,凭藉自己的力量,就可以达到完美境界。这就是当代文明和当代哲学、政治的精神: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甚至是更有正义的美好世界。然而,以这种紧握权力、只看重自己的方式所创造的世界,是一个与上帝无关的世界。人们不愿承认,上帝才是至善至美的泉源。这就是亚当所犯下的错误,他相信,单单以自己的力量,就能成为上帝、达到完美,这也是一直存在于人文主义信念中的错误之一。人们不把「与上帝结合」当作达到完美的必要条件。

正教会中的一切,皆以兼具神人二性的「神人」基督为中心,正教会外的一切,譬如基督新教、天主教、共济会(Freemasonry)、千禧年主义(「耶和华见证人」团体)、无神论等团体,却是以人类为中心。有许多人沦为异教徒,因为,成为正教徒并不容易,必须先承认这个难以令人接受的事实:世界的中心,不是自己,而是基督。对我们而言,「神人」基督才是我们的中心。

因此,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的起点是谦卑,换句话说,我们必须承认,生命的目的不在自己身上,而在我们的创造者天父身上。

谦卑是必要的。藉由它,我们检视自己是否病了,也将自己的软弱与情慾看得更清楚。

因此,坚守在这条道路上的人必须常怀谦卑,因为,当我们怀抱着一种「靠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将事情处理得很完美」的感觉时,傲慢就会升起而失去所有,到头来,还是要从零开始找回谦卑,正视自己的软弱与病态,重新学习如何才能避免一味的专注于自己。为了在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上持续向前,必须依靠上帝的恩典。圣徒们生命中深刻的谦卑,令人印象深刻。当他们接近上帝时,也在上帝的光芒中闪耀着,他们是奇蹟的製造者,释放出没药,同时,他们深信,自己是非常低下的、最糟糕的人类,离上帝非常远。就是这份谦卑之心,使他们透过恩典,成为上帝。

(2)禁欲
教父们也告诉我们,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有次第。我们必须从初阶渐渐步上高阶。一旦,升起了谦卑之心,为了要淨除情慾,必须实行禁欲的苦行,受持基督神圣的诫命,每日以耐心来悔改,并且,在基督体内刻苦精进。教父们说,上帝就藏匿在祂的诫命中,当基督徒怀着基督体内的爱与信仰,察觉到诫命中的上帝,就是与祂合一。

 

依据教父们的说法,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第一阶段,也称作「实修(praxis)」。这是在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上最实用的指导。

 

「实修」绝非易事,为了淨除内心的情慾之根而刻苦精进,是很伟大的情操,荒芜心田上的情慾之刺与石子,必须以劳苦渐渐除去,然后才能作灵性上的开垦。如此,上帝之道的种子,就可以落入土中,结出果实。反求诸己,精进不懈,是必经之路。因此,上主说:「上帝的国度*是以勐力夺取的,以猛力夺取的人,就攫取了它」(玛窦福音/马太福音11:12)。再者,圣父教导我们要「给予血液,领受圣灵」,也就是说,如果不奉献出心*血、刻苦挣扎、淨除情慾、真心悔改、培养美德,就无法领受圣灵。

 

所有的美德,都源自于一个最伟大的善行,就是「爱」。当基督徒得到了爱的美德,就等于是得到了所有的美德。是爱,驱逐所有邪恶之因和人类心灵中的情慾。这个起因,根据教父的思想,是自私。我们体内所有的邪恶,都是从自私涌出,这是一种自我的、病态的爱。这也是为什麽,我们的教会遵行禁欲主义,因为,如果没有禁欲的苦行,就没有灵修生活、没有挣扎、没有进步。我们服从、进食、守夜,带着疲劳虚弱来劳动,还要让自己抬头挺胸。如果正教会不再实行禁欲主义,就不算是真正的正教会,因为,这样一来,就无法帮助人类去除自身的情慾,也无法使人类透过恩典,成为上帝。

 

教父们针对人类的心灵与慾望,创造一套伟大的、深入的、人类学式的教导。根据这些教导,可以在心灵中,拣选出具有潜力与智能的部分。其中,「潜力」又包含了热情与渴望,「智能」则包括了理性与认知的力量。「热情」具有正、负两面的爱与恨,「渴望」则包含了对于善的渴望,以及对欢愉、享受、贪婪、口腹之慾等负面的渴望,还有肉体的崇拜、性方面的情慾。如果心灵的三个部分,「智能」、「热情」、「渴望」没有被淨化,人类就无法接收上帝的恩典,也无法被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智能」的部分,被警觉心所淨化,它不断守护着「灵魂之眼」,使我们保留正念,去除妄念。「热情」的部分,则被爱所淨化。最后,「渴望」的部分,被自我节制所淨化。这所有的部分,也受到祈祷的淨化与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

 

(3)神圣奥秘与祈祷

基督,藉由神圣的奥秘:圣洗、坚振、告解、圣餐礼仪,将自己注入人类的心中。那些与基督结合的正教徒,身心都盛满了上帝与恩典,因为他们曾经接受洗礼与坚振,做过告解,也领受圣餐。

如同灰烬覆盖了火光那般,情慾覆盖了神性的恩典。透过禁欲、苦行与祈祷,随着心中情慾渐渐淨除,神圣恩典的火光就会重新燃起,虔诚的基督徒,将感觉基督在心中,就在自己存在的核心。

教会的祈祷,皆有助于心的淨化,然而,所谓的单一句子的祈祷,也就是众所皆知的「纯理性的祈祷」或「心祷」,特别有益:「主耶稣基督,求你怜悯我这个罪人」。在圣山,「心祷」常被採用,因为,这是唯一,也是最容易让我们专注于「灵魂之眼」的文句。我们将「心祷」潜入心中,专注于「灵魂之眼」,一心不乱,确保自己不被其他事物、善恶、念头所分心,而只让上帝充满心中。

「心祷」的实修,应时时刻刻与上帝的恩典同在,它具有完整的知识,是圣徒们在着作中详细描绘的神圣艺术,也收录于教父学着作的合辑「Philokalia」当中。

「心祷」助益人类,使人类欢欣,然而,在进行祈祷的同时,也必须遵循基督与教会的神圣诫命,这样,才能体验到神圣恩典,开始浅尝与上帝合一的甜蜜,圣经有言「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诗篇34:8)。对正教会而言,上帝不是一个可供思考、讨论、阅读的概念,而是一个「位格」,因此,我们可以进入活生生的、个人的合一。这是一件活的事物,从祂身上,我们可以汲取经验。

然后,我们就会明白,成为正教徒,有基督在我们体内,是多麽伟大而无以言表的喜悦。

日复一日,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经历不同的职业、不同的挂碍,「心祷」的实修,大大帮助了基督徒的生活,使我们拥有至少几分钟的寂静,让自己沉浸在祈祷当中。

的确,当圆满了谦卑与爱之后,一切的劳动与责任都被导向上帝,因为,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然而,此时,祈祷还是必要的。

 

在一个安静的房间(或许先阅读一些灵性着作,或是在圣像前点一盏小油灯或燃香),尽量远离噪音与活动,让所有思虑沉淀,藉着唸诵:「主耶稣基督,求你怜悯我这个罪人」使「灵魂之眼」沉入心中。从上帝的寂静中,心灵汲取了多少平安与力量啊!这种平安与力量,让人常保和平,卸下紧张、压力,使元气饱满和谐的集中在一起!

在别处,有些人,用许多人为的方法,寻找心灵的宁静,这些都是魔鬼式的迷思,就像所谓的东方(亚洲)宗教那样。他们试着用一些外在的活动、冥想找回和平,来达到心灵与身体的平衡。人类演着独脚戏,试着让自己遗忘各种物质世界的顾虑,却从未与上帝有任何对话,以「人类中心论」作为收场。我想,这种错误的方式,无法获致成功。

*请参阅「名词注释」

七: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体验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体验,与人类纯淨的程度成正比。一个人情慾越少,就越能从上帝那裡领受越高层次的体验:「心裡洁淨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看见上帝。」(玛窦福音/马太福音5:8)。

 

当人类开始泣诉、悔改自己的罪,就能够直接领受上帝的恩典。这种做法,为心灵带来无以言表的喜悦与平安。因此,这种对罪的哀悼,被称为「可喜之悲叹」,正如上主在「真福八端」中所言:「哀恸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受安慰。」(玛窦福音/马太福音5:4)

 

接着,我们透过神性之光,往更高的阶段前进,在光中,「灵魂之眼」受到启发,藉着恩典,张开心眼,看见这个世界与人类。

 

随着基督徒对上帝的爱的增长,新的、不同的眼泪,就会来到,这是更高层次的、爱上帝的泪水,即「神性之爱」的泪水。之后,人类不再为了罪而流泪,因为他们确信,上帝已经彻底忘记他们的罪。这些新的泪水,为心灵带来更大的喜乐、平安,这就是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更高境界。

 

接着,人类获得更多定力,过着一种摆脱虚妄情慾和罪恶软弱的生活,完全安住于平安之中,不受外在攻击的侵扰,超脱骄傲、自大、恨、邪恶念头和肉体的渴望。

 

这就是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第二个阶段,叫做「神视」(中译注:希腊文θεωρ?α),此时,人类已经淨除了情慾,受圣灵启发,在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路上,被照耀的闪闪发光。「神视」的意义是看见上帝。这样的「神视」,只有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人类才能获得,因此,上帝的「神视」也有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意义。

 

诚然,当人类完全淨化,将自己奉献给上帝,就能领受人类层次当中的神圣恩典的最高境界,根据教父们的说法,就是「对上帝非受造的光的神视」。在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上,只有成就非凡的少数人,可以看见此光。上帝的圣徒们,就曾见到此光,并且显现在光中,顺带一提,此光,就是圣像画中的光晕。

举例来说,在St. Basil the Great的生命裡,曾有这一段故事。据说,当Basil在他的小房间内祈祷时,有人看见在他身上,甚至整个房间,都闪耀着非受造的上帝之光,即神圣恩典之光。另一个例子,可见于教会的记载,土耳其的入侵者,曾用尽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手段,折磨「新殉道圣人」(中译注:这裡指的是,十五世纪的君士坦丁堡,受土耳其国王穆罕默德二世政权迫害而殉道的基督徒),并将他们吊在广场上示众。在许多夜裡,有人见到,这些殉道者的遗体周围出现亮光,它们是如此明晰耀眼,照亮了信仰的真谛。那些土耳其佔领者,为了不让大家看见上帝是如何荣耀着他的神圣殉道者,便命令放人,以免自己在基督徒面前蒙羞。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恩典,保存了圣徒的遗体,使它们长存不腐坏,而成为神圣肢骨,它们散发没药、行了奇蹟。正如St. Gregory Palamas所说的,上帝的恩典,第一次与圣徒们的心灵合而为一,然后,恩典便充满、覆盖他们神圣的躯体:不只是躯体,还包括他们的坟墓、圣像、教堂。这就是为什麽我们敬拜、亲吻圣徒们的圣像、圣肢骨、墓、教堂。透过「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一切事物皆沐浴在上帝的恩典中,圣徒们的心灵深处,也充满了恩典,因为他们已经完全与上帝结合。

因此,在教会当中,我们不只透过心灵,也透过身体,感受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恩典,因为,我们的身体,是住着圣灵的宫殿,它分享了心灵的刻苦挣扎,所以,这个身体必定是受上帝所荣耀的。

从神圣的上主 ---- 神人基督而来的恩典,瀰漫在Panagia心中,如涌泉般倾洩在圣徒体内,也在谦卑的人身上。

值得注意的是,基督徒的体验,不全都是富有灵性的「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体验,很多人被撒旦或心理学上的体验所迷惑,为了避免这样的危险,我们必须谦卑的向灵性导师倾诉这些体验,受上帝光照的他,必能分辨这些体验的真实性,并且给予告解者适当的指导。一般而言,服从灵性导师,是灵修道路上最基本的重点。透过他,我们得到基督门徒的精神,一切修行上的正统性与合法性也会得到认可,以走上与上帝结合的正确道路。

在教会中,隐修生活,是「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的特别领域,藉此,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出家人,领受与上帝结合的高层次体验。

依据着年代悠久的教会传统,出家人的刻苦修行,对世界上每一位虔诚的修道人,都有正面的影响力,基督徒对此深信不疑。因此,众人对于隐修生活,都怀抱很高的敬意。

在教会裡,我们终究会与圣人结合,体验其中的喜悦,我们可以说,我们不是单独的个体,而是一个联合体、是手足情深、血浓于水的团体 ---- 此外,我们也与上帝的圣徒们在一起,包含那些在世的与过世的人。就算是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因为,我们在复活的基督体内,已合为一体。

因此,世世代代,每个星期日,每次举行圣礼仪,我们都与圣人和天使聚在一起。甚至,那些已经与基督结合的、离世的亲戚也会出现。我们全都在一起,彼此奥秘的交流,不是外在的交谈,而是在基督体内的联繫。

很显然的,在圣餐准备*当中,Panagia、圣徒、在世的基督徒、过世的基督徒的每一部分,都被置于圣盘*上,围绕着圣盘上的羔羊 -- 基督。经由神圣献祭*的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后,这些部分又会被置入基督的血中。

这是教会伟大的祝福,我们都是她的一员,是基督身体的一部份,与上帝和所有的参与者,互相交流。

这个身体的头部是基督,头部给予生命,生命也来自基督身上活生生的成员,然而,大多数人都不是健康完美的,幸好,健康的血液,也会流到那些不太健康的部分,多亏如此,渐渐的,这些部分也会变得健康又强壮。这就是为什麽,为了领受健康与生命,我们必须在教会当中...因为,脱离了教会这个身体,我们不可能痊癒而重获健康。

这一切,当然不是一蹴可几,正教徒终其一生,都要刻苦修行,在教会中,领受恩典,经历悔改的祈祷和神圣的奥秘,才有可能渐渐成为一位圣人。

这就是生命的目的,是伟大的目标。进步多寡,并不重要,只要刻苦努力,上帝必会给予丰沛的祝福。这样的事实,不仅在现世意义重大,对我们的未来,更是意义非凡。

*请参阅「名词注释」

八: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上的歧途

每当「与上帝结合」、「藉助恩典成为上帝」和「体验造物者创造我们之初所赐予的祝福」等使命召唤我们的时候,我们往往态度轻忽,依然故我,好像这些伟大、高贵的目标并不存在。如此,我们的生活就会充满错误。

神圣的上帝,为了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目的塑造我们,因此,如果我们没有变得更神圣,就代表,我们整个生命是一个错误。

让我们来看看其中的原因:

(1)对基本生活照顾的贪着

或许,我们做了美好的事情,或许,我们拥有自己的学业或事业,经营了一个家庭,获得一些财富,也行了一些布施的美德。当我们将生活中的所见所闻,当成是上帝的礼物,像圣餐礼仪那样,一切都会成为与上帝结合的助力。然而,如果我们错失良机,没有与上帝结合,那麽一切皆是无益的。

人们的失败,往往起因于被次要的生命目的所误导,没有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放在首位。他们被世界上美好的事物所吸引,失去永恆的远见,而将自己交付于次要的目的,忘记了「其实需要的惟有一件」(请参考:路加福音10:42)。

尤其是现代人,总是非常忙碌,为了每天的生活琐事,忽略了救赎,有时候,即使是上帝的选民,也受到迷惑,这就是魔鬼的计谋。举例来说,我们花时间学习、研究、阅读,却没有时间祈祷、上教会、悔改、领受圣餐。我们可能明天有个会议或其他个人事务,接下来几天,又有婚礼、家庭活动、其他社会义务等,如此下去,怎麽有时间留给上帝?这样是不可能从事灵修事务的。我们不断跟上帝说:「我不能去...请你原谅我」(请参考:路加福音14:19-20)。

这样一来,一切美好的、合法的事物,都失去它们的本质。

反之,如果蒙受上帝的恩典,一切都会具有真正的、实质上的价值,举例来说,当我们为了荣耀上帝而行动,不停的渴望上帝与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并且生活在永恆的展望当中,追求一种超越学术研究、家庭、告解等圣善责任的事务时,就能找到其中的真谛,为自己带来益处。

上主说:「你们先该寻求上帝的国和它的义德,这一切自会加给你们。」(玛窦福音/马太福音6:33),上帝的国就是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人们受圣灵的恩典支配,遵循上帝之道过生活,透过这些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人,上帝又将恩典散佈给社会上其他人。主祷文中的「愿祢的国来临」,指的就是「愿神灵的恩典来临」,教父们也说,就是这个恩典,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了人类。

 

(2)道德主义

正如前面的章节所言,很不幸的,道德主义的精神(就是将道德修养的增进,当作是基督徒生活的基础),已经严重违背了基督徒的虔诚与灵修,甚至在我们的土地上(中译注:希腊),也是如此。因为西方思想影响了我们的神学,导致我们不得不停下追求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脚步。

只注重道德修养的灵修指导,是人类中心论的做法,即以人为之力,而非上帝的恩典来掌控一切。或许,我们认为,真正解救我们的,是道德修养(而非上帝的恩典),其实不然,这样的人生,无法真正体验上帝,也无法解心灵之渴。经验证明,这样的方式行不通,也无法代表教会真正的精神。它往往是为了无神论者,和那些对灵修生活没兴趣的人而设立的,尤其是时下年轻人。

当父母、老师、神职人员、与其他教会工作者进行佈道工作时,与其谈论一些人类进步的成就,不如教导基督徒们,如何走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这是教会真正的精神,因为,除此之外,无论是多麽伟大的美德,都无法圆满基督徒生命的目的,只能算是为了追求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和圣灵的恩典而做的预备工作,就像Sarov的St. Seraphim所阐述的那样。

(3)以人类为中心的人文主义

 

自足的人文主义,是一个独立于上帝而存在的社会哲学系统。它领导当代人,走向一个以自我为根基的文明,这种做法,使当代人文主义走入了死胡同。它以人类人文的发展和解放为名,使我们远离正教基督徒的信仰。

然而,除了走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外,还有其他更高层次的发展吗?

九:教导「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的影响

正教会所给予的教导和神圣仪式、教父神学、隐修生活,皆以神、人二性为中心,也就是以带领我们走向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的神–人基督为中心。

我们若知道,自己的命运有多麽伟大,眼前有多麽大的祝福将要降临,我们的生活,将会充满无上喜悦。

我们会将自己的远见,放在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目标上,尽最大的力量,转化生活中的痛苦烦恼为甜蜜。

 

当我们为了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目标刻苦修行,转变自己的待人之道,将别人视为「未来的上帝」,再将这种美德,传承给后代子孙,这样的教育方式,将比以前更深入、丰富多少倍啊!这是一个多麽受到上帝祝福的方式啊!父母亲将怀抱着神圣使命与责任感来爱孩子、尊重孩子,这样做,将会对孩子们产生多大的帮助啊!把孩子们带到人间的目的,就是藉由上帝的恩典,使他们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境界!然而,如果父母亲自己都没有走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道路,将要如何自然而然的协助孩子呢?如果我们完全去除内心的自大,摒弃与上帝作对的我执,意识到自己是因着伟大的目而被创造出来,我们将会比以前更自重多少倍啊!

 

诚然,教父们与教会内伟大的神学家们都认为,藉由克服我执与自我中心,就能回归真挚的心,成为真正的人类。这样,我们就会以虔敬与爱心与上帝相遇,并且,以敬意与庄重来对待我们的同伴,而不将他们视为玩乐、剥削的对象。我们是上帝的圣像,命中注定走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

只要将自己封闭在我执当中 ---- 我们就是个体,而不能算是人类。一旦,走出封闭的自我,开始受持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教导与上帝的恩典,并且尽心尽力的去爱,将自己全部奉献给上帝与同伴们,就能成为真正的人类。换句话说,就是「我」,遇上了上帝这个「祢」,和手足同伴的这个「你」,而开始寻找那个失落的自我。我们是一体,因为,「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是我们被创造出来的共同目的,我们也都有能力开放自己,真正与别人沟通、感受???而不是执着于自私的方式。

 

这就是神圣礼仪的精神,我们以此对抗狭隘的、原子式的偏好,这些来自恶魔的罪恶和情慾,会操控我们,因此,我们应该要学着打开心胸,迎向基督体内的自我牺牲与爱。

一种召唤我们走向上帝与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的伟大意识,可以安慰人类,真正使人类达到圆满。

教会的「正教人文主义」,就是以这个伟大召唤为基础而发展一切力量到极致。

其他形式的人文主义,儘管从外表看来,有过许多改革和跃进,具有「正教人文主义」的革命性,然而,只有正教会的人文主义,能够达到如此高的境界。

特别在现代,许多人想欺骗大众(尤其针对年轻人),利用人文主义的虚假投射来损害人心,妨碍人类达到圆满的道路,由此可知,教会对「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的教育的加强,着实十分重要。

 

十:教导「非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之道」的后果

现今社会,年轻人寻找真正的体验,他们不满足于物质生活,也不满足于我们这些长辈们所流传的理性社会。我们的后代子孙,是上帝的圣像,「受召唤而成为上帝」,我们所传承的「形上学的逻辑」与「无神论教育」并不足够,他们一心想要超越。如果,我们只是用言语向他们描述上帝的事,显然过于贫乏,只有让他们亲身体验上帝的光照与恩典,才能使他们心满意足。然而,有许多人,为了寻找逻辑以外或超越逻辑的东西,诉诸其他廉价的替代品,结果徒劳无功,因为,他们不知道,教会不但可以安慰他们的心灵,也提供他们所渴望的体验。

很不幸的,有一些人,诉诸东方神秘主义,像是瑜珈,也有些人,诉诸另一种神秘主义研究或诺斯替主义,最终却完全沦为撒旦主义。

在道德方面,他们不知道任何界线,一旦从本质上断绝,剥夺了它的目的(也就是与神圣上帝结合的目的),一切终将变得没有意义。

 

这种结果,使得无政府状态或恐怖主义等的悲剧现象普及各地,例如,许多年轻人,将自己带入各式极端主义和暴力当中,以反抗自己的同伴,然而,真实的情况是,他们内心深处的渴望,无法得到满足,因为,他们未曾深入探究关于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教导。

大部分年轻人(不只是年轻人),挥霍生命中的宝贵时间,也浪费了上帝为了使他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境界而赐予的力量,只追逐欢愉和肉体崇拜。令人惋惜的是,最后,这些东西往往成为当代的偶像、当代的「上帝」,导致他们身、心受到巨大腐蚀。

总之,这是一种没有理想的生活,人们将时间都浪费在毫无目的、乏味而充满伤害的消遣上(例如:在路上飙车找乐子) ---- 甚或有些人,在探索之后,无条件投降于对毒品的恶魔式依赖。这些,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竖立的新风格。

最后,许多人,在充满挫败与丧志的生活中,无意识的走入一种「痛苦追寻又徒劳无功」的地步,诉诸于绝望的极端形式,自杀。

 

并非所有诉诸于这种失去理智而悲剧性的结局的年轻人,都是流氓地痞。他们是年轻人、上帝的孩子,也是我们的孩子,他们对于我们流传下来的物质生活和自我追求的社会感到失望,找不到自己被创造出来的真正目的。我们没有将这个永恆的目的传承下去,所以他们不知道,人类生命的伟大目的,是「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否则,就难以找到内心的平安,甚至,还有可能沦入前文所提的绝望之路。

今日,出于无私的爱,我们圣教会的许多牧灵人员、主教、神父、灵修导师、世俗工作者,每天将自己奉献于年轻人的教育上,将他们引导上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目标。我们感谢他们的牺牲与奉献:藉由这个上帝所喜悦的工作,透过恩典,上帝为了他们而牺牲,因此,他们将得救,成为圣人。

在圣山,大家谦卑的协助教会解除这个大忧苦。圣山是Panagia的花园,这个深受祝福的独特之地,充满了呈献给上帝的神圣与宁静,与上帝紧紧结合。我们许多成员(大部分是年轻人),对上帝的恩典与光照,具有深刻的、活泼的的体验,他们到圣山朝圣,或是,持续不断与圣山保持特殊连繫,在基督内重生,并且得到力量。以此方式,人们可以在生活中体验上帝,瞭解正教会与基督徒的生活为何,灵性上的挣扎为何,还有这一切所给予的无上喜悦与重大意义。也就是说,他们体验到上帝给予人类的伟大礼物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滋味。

让我们全部的人,教会的牧灵者,神学家,教义学家,都谨记关于「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教导,使年轻人,透过谦卑的我们与上帝的恩典,在每日刻苦修行和悔改的挣扎中,谨守神圣的诫命,体验上帝的祝福,享受与上帝结合的机缘,在深刻体验中,得到永恆的幸福。

让我们不断感谢神圣的上主,赐给我们「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天赋,这是一份爱的礼物,让我们也用爱来报答。上主渴望我们达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境界,为了这个目的,祂成为人,死于十字架上。祂是太阳中的太阳,在天空闪闪发光,祂是众神中的上帝。

名词注释

 

本质/Essence(ο?σ?α - ousia)
上帝的本质与上帝的「能」,是非受造的,是无始的。上帝的本质,是祂最根本的特性,我们无法领略,因此,永远是一个奥秘。

上帝的本质与「能」之间的区别,确保了上帝的深不可测,同时,给了我们透过「能」与祂亲密结合的机会,因为,对我们而言,「能」是容易领受的。

心/Heart(χαρδ?α - kardia)
在这个的时代,「心」字,是鲜为人知的圣经用语,意义深远。心,是与上帝圆满结合的地方,由此而论,心有一个灵性的维度,它不只是一个情绪中心、生理器官,而是一切善、恶的容器。「心」是一个与精神、身体皆相关的中心,是人类存在的深奥内涵,是我们的「内在之人」,心灵的「能」,从中向外流散。

「灵魂之眼」、「心灵」、「心」与「内在之人」之间,有密切的关係。

神圣献祭/Holy Oblation
献祭,行于祭坛上,是圣礼仪的一部份,在礼仪中,圣餐的各个小部分都被呈献给上帝,成为祂的血与肉体。

 

圣餐盘/Holy Paten
圣餐盘是一个金属盘,置于坚实的底座上。在这个盘上,麵包碎屑被细心放置,之后,它们将成为基督的身体,然后,被小心移至圣桌上。

 

上帝的国度/Kingdom of God(Βασιλε?α το? Θεο? – Basileia tou Theou)
上帝的国度,意义是「上帝的统治」,或「上帝的统治权」,然而,上帝的国度是属灵的、是遍及万物而永恆存在的,超越一切感知与智能的范畴。上帝的国度,也与我们参与「圣三位一体」的神圣生命有关,使上帝的选民,透过恩典,拥有上帝的神性。「天上的国度」和「上帝的国度」是同义词。

St. Symeon the New Theologian这样描述它,「因为那些光明之子、白昼之子的来临,也因为那些总是走在光中的人,上主的白昼不再来临,他们已经在上帝体内与上帝同在。」

道/Logos(Λ?γο? - Logos)
在圣若望(约翰)使用之前,希腊文中的「道」这个字已经有很长的历史。它的三个主要意义是:「思考」、「推想」、「说」。就像一切理性之物,「道」在最深的层次上,包含了「意义」、「秩序」、「合理的内容」,也被认为是「普世理性」与「创造性之理性」。

圣若望(约翰)完圆满了古希腊哲学的真理,将它与当时的犹太传统连结在一起。所以,若望/约翰福音告诉我们,「在起初已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祂起初就与天主同在。万有是藉着衪而造成的,凡受造的,没有一样不是由衪而造成的。在衪内有生命,这生命是人的光...于是,道成了血肉,寄居在我们中间...」圣徒若望(约翰)明白宣称,耶稣基督就是「道」,是圣三位一体的第二位,被理解为上帝的智慧、智能与天意。在「道」中,受造物找到自己被创造的原因与目的。

人类/Man(?νθρωπο? - anthropos)
根据圣经的用法,神学当中,常常将「人类」这个词,用来广义的通称男人、女人,在其它的教会文献的语言中,亦是如此。人类,是唯一「依照上帝的形象与样子」(创世纪1:26)创造出来的受造物,是上帝所嘉勉的完美成就。上帝对人类的计画,远远超越我们所能理解的极限,我们可以从基督的这段话中,见到一些端倪:「因为复活的时候,也不娶也不嫁,好像在天上的天使一样。」(玛窦福音/马太福音22:30)。

 

奥秘/Mystery(μυστ?ριον - mysterion)
希腊文中的「奥秘」原指「启蒙」、「秘密」或「一个秘密的启示」。基督宗教沿用这个意义,而引申出「上帝的启示」的意义。

「奥秘」是一个象徵,也是一个奥秘。只要它还「蒙着面纱」,仪式的奥秘,就停留在象徵性、圣像式的层次上,然而,若一个人感受敏锐,再加上恩典的作用,就能够揭示「奥秘」面纱底下的东西(请参考格林多后书/哥林多后书3:16; 4:3)。「奥秘」包含了双重含意,即某物隐藏又启发,同时是谜、又是启示。

基督本人创立了七个主要的「奥秘」,包含告解、受洗、领圣餐等,然而,潜在的「奥秘」却是无限多的,因为,在教会当中,一切工作都是为了以奥秘的方式,启示出上帝的国度。

灵魂之眼/Nous(νο?? - nous)
它被称作:「灵魂之眼」、「心之眼」或「心灵之能」,是我们最高的天赋。当我们得到淨化,「灵魂之眼」就会住在心中,在内心发生作用。它可以领受上帝和那些潜藏于受造物中的灵性角色,它具有认知力、有远见、有直觉。Nafpaktos的都主教Hierotheos说:「『灵魂之眼』存在于上帝的形象中。既然,上帝是光,藉由上帝的恩典,「灵魂之眼」也闪耀着反射之光。」

在人类堕落之后,心灵裂成「碎片」,「灵魂之眼」将完全同等于心、想象力、感知、甚至是身体 ---- 而忘记自己最纯粹的状态。

Panagia(Пαναγ?α - Panagia)
童贞女玛丽亚,有许多兼具叙述性与尊贵性的称呼。其中,最着名的一个就是Panagia,字面意思为「至圣者」。

 

圣餐准备/Prothesis(πρ?θεσι? - prothesis)
「圣餐准备」指的是放置、准备好麵包和酒,它们之后将成为基督的身体与血液。神圣的「圣餐准备」位于祭坛的左边,在传统教堂内,则设置于小半圆形后殿内。基督的身体就是整个教会,包含了天使、Panagia、圣徒们、和所有的信徒,无论是在世或已离世者。

 

心灵/Psyche(ψυχ? - psyche)
在圣经用语当中,被理解最少却最重要的,是「心灵」这个字。正教会对「心灵」有统一的理解。「心灵」是一个纯粹的本质,使身体充满生气、富有生命,是人类非物质的天赋,无始之前就已经被创造出来,由我们的认知、意图、情感的观点所构成,包含一切有意识与无意识的部分。因此,我们可以说,先有了心灵的健康,才有接下来的救赎。

为了涵盖传统基督宗教当中「心灵」的完整意义,我们必须结合下列五个词汇:「灵魂」、「生命」、「呼吸」、「心灵」、「心」。

在西方,灵魂已经成为贬义、含煳的专有名词,「心灵」在圣经中所对应的原始意义,已被归纳为两个不同的概念场。「灵魂」、「生命」、「呼吸」形成一个场,「心灵」(如同现代的心理学)、「心」(「身心二元」当中的心)形成另一个场。如此,在心灵健康与永恆生命原则(即所谓的「灵魂」)之间,几乎不会有任何连结。这样的错乱,显示出西方人深层的灵性病态。

悔改/Repentance(με?νοια - metanoia)
悔改的意义是:一种心、意的改变 ---- 字面上的意义,则是一种「灵魂之眼」的改变(也就是「转变心意」)。悔改不只是后悔而已,还需要生命的深层转变。

基督告诉我们,走向上帝的国度就是悔改。玛窦福音/马太福音(四:十七)更精确的诠释为「你们悔改吧! 因为天国临近了」,换句话说,悔改并不是一时的,而是持续不断的。我们必须不停规范自己,直到达成生命的目标 ---- 与上帝结合 ---- 这样,悔改就会成为一个奥秘。

悔改,并不是在遵守某个法律,在告解当中,若是灵性导师为了你的悔改而指派某项苦行,这样的指派,纯粹只是为了治疗的缘故,目的是要将「罪」从「灵魂之眼」和「心」上去除。

罪/Sin(?μαρτ?α - hamartia)
基督宗教当中,「罪」意指「与上帝疏离」,更明确的说,就是「以错误的方式来行自己的天命」,与「罪」相关的动词harmartanein,指的是「某人没有行自己的天命」---- 原始的意义是「未击中目标」。这些字,之后都被翻译成「罪」,或「犯罪」。

人生的主要目标,是与上帝结合,所以,一切使我们与上帝疏离的行动,都是「罪」。正如圣保禄/保罗所言,「死亡的刺痛是罪」(格林多前书/哥林多前书16:56),「罪」,没有法律的面向,单纯只是对生命的疏离。

神学家/Theologian(θεολ?γο? - theologos)
神学的领域,探讨关于上帝的问题,也涉及我们对上帝的参与,强调受造物天生的神圣特质。神学并非透过学术研究而来,比起与上帝相关的学术讨论,它要更深入许多。

一位真正的神学家,是一个已经与上帝亲密结合的人,具足对灵性世界的概念。引述Evagrius的话,「如果你是一位神学家,你将真正的祈祷;如果你真正的祈祷,你就是一位神学家。」St. Maximus the Confessor与St. Gregory Plamas也说:「我们所皈依的,不是文字,而是真相。」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Theosis(θ?ωσι? - Theosis)
「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字面上的意义是「藉由恩典,成为上帝」。圣经上,用来描述「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同义词有「收养」、「继承」、「救赎」、「荣耀」、「尊贵」、「完美」。「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的意义是,藉由恩典,获得圣灵,成为上帝国度中的一员。「天人合一 ( θ?ωσι?-theosis -圣化 )」是上帝非受造的、无限的爱的行动,它的起点,虽存在于时、空当中,却不受限其中,它是动态的、永无止境的进步。它在永恆当中,不断前进。

 

圣母马利亚/Theotokos(Θεοτ?χο? - Theotokos)
「圣母马利亚」是「童贞女玛丽亚」的称号,意指「上帝的母亲」,字面上的翻译是「诞生上帝者」。这个称号,由第三次大公会议(公元431年)所认可,用来宣称,基督在取得肉身之前,已经是真实而完整的上帝。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