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2012年夏秋

这是准备了很久的网页,最早叫“爱筵”,8年还是9年之前(或者10年?)这里还是新教风格,后来混搭了很多世俗情调,就弃之不顾了,尽管经过天主教这个中转站,也无济于心灵的平安,这个网站几乎被它的主人遗忘,直到2009年一场波澜使得网站彻底改变,忽然发现了其存在还有用,便不假思索地用于正教。一路走来,像刀刃上跳舞,也像悬崖边踱步,倒最终削去了让灵魂痛苦难当的荆棘,坠落了让身体不堪负累的重担,“看,上帝的羔羊!”终于看见,终于回家。再看自己曾经何等离经叛道、张狂自负、色厉内荏、任性乖戾,回想起来实在惊骇。自责多了,责人遂少。

如今回忆起来,新教内受洗是一个蒙昧的埋藏期,久久徘徊于混沌;而自从在天主教内补洗,生活即开始转折;最后乘上正教方舟,于圣膏礼内获印记,方安心落意,与圣体血融为一体,方酣然憩息。慈父在回家的路上等待着每一个归来的孩子,不管经历多少艰辛,别放弃,不管自己多么不堪,别绝望,因为他的仁慈永远常存,因为他从不看我们的过去,只看我们的未来,就如东方距离西方有多么远,他使我们的罪离我们也多远,他会怜悯我们,他会跑上前来,将我们紧拥,带回家。即使我们半死不活将近奄奄一息,已经没有力气动弹,已经遍体鳞伤,但基督会上前来,在我们的伤处注上油与酒,包扎好,扶我们骑上他自己的牲口,带我们到客店,小心照料,并还会取出两个银钱交给店主说:“请你小心看护他!不论余外花费多少,等我回来时,必要补还你。”这是因为他是圣善的,因为他的仁慈永远常存。甚至我们将他钉在十字架上,他也为我们祈求:“父啊,宽赦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他的仁慈永远常存。所有接受上帝仁慈怜悯的人都会如右盗一样对他说:“耶稣,当你来为王时,请你纪念我!”

几年来未曾再写什么,因为言语文字总无法捕捉那无言之味,似乎只能哑静地浸在心里,酌了这一杯静水流深,才微微体悟些诞神女一生的默然。我记得小时候特别忧惧一件事,就是不断成长中的变化,今天看昨天的自己总是悬殊太大,好像攀登阶梯,越是登高,眼界也越辽阔,在突破一次次局限的过程中,体验着朝向上帝的无止境惊喜旅程,而自身终有一天会在造物主手中成为其圆满肖像。所以我不再忧惧变化,因为我咽下了永恒,因为我只是变得越来越像至爱之主,他是生命,一切因他存在,没有他,一切都没有意义,就是死。未彻底皈依正教家园前,我还担心在回家前已见识了那么美的风景,回家后还能有多少惊喜?并不是骄傲,而是一个无知的小童抱着一堆宝石爱不释手,想不出还有什么更美好的宝物,但是回家后才发现,自己是个零,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懂,就好象一个只见过小溪的人看到大海时的兴奋,于是知道之前的担心实在幼稚可笑,当然也很开心,谁不喜欢探索宝藏呢?人生刚刚开始,无穷无尽的美妙等待着睁大心眼的小童。

一切荣耀归于上帝,至圣者永永远远受赞颂!

所有受造物都前来,称扬我们的救主!

因为他是圣善的,他的仁慈永远常存!

一切荣耀归于上帝,至圣者永永远远受赞颂!

殷谢永贞诞神女,从黑暗中拯救我,一直眷顾我,使我离死得生;感谢诸天使和守护天使,时刻保护我,助我避开险境;感谢诸圣人的代祷,安慰了我。

很感激敬爱的尼克塔里奥斯父亲和康斯坦斯父亲,还有我很思念的可爱的李亮父亲,现在我是世上最幸运的人,我有三个灵性父亲。尼克塔里奥斯父亲非常宽厚,他安排自己做我的灵性父亲,对待我的无知和固执,充满慈爱和耐心。康斯坦斯父亲非常细心体贴,他给我的礼物我珍藏了起来,因为我知道这是他们两人的爱。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看到他们,我就学到了服从和放弃一些不必要的个人意志和坚持。在这场新生里,我学到了宝贵的顺从一课。他们的眼神、行为、声音、关怀都在向我施教,圣礼仪中听着尼克塔里奥斯父亲庄严的祈祷声和从至圣所传出的康斯坦斯父亲天籁般的咏唱,真像天国临在。

谢谢姐姐陪伴我,也谢谢两位父亲安排姐姐和我在一起,我和姐姐早先相识于网络,没想到会这样见面,得知彼此认识都很开心,上帝的计划何等奇妙!姐姐教给我不判断人,和持守内在生活,让我明白是非对错在我们这个家里有时并不重要,因为家是宽恕和接纳的地方,是每个寻求者的归宿。在维护家庭时我们会洒血牺牲毫不畏惧,在捍卫真理时我们会一丝不苟毫不让步,但在对待家人时却害怕伤到手足,在受到委屈时却处处让步。

还要谢谢一位忘记问名字的姐妹,我当时太陶醉什么都忘了,她不会讲中文,会讲英文,她送我的《举扬十字圣架大晚祷》CD真好听,还送了我本儿红皮的《口袋祈祷书》,我很喜欢,希望能再见到她也送她礼物,礼尚往来。

感谢本站的李天赐教友,给予我精神和物质无微不至的关怀,没有李天赐的鼓励与温柔宽慰,我可能还会对一些事情有顾虑。天赐兄比我自己还关心我的新生,颇似基督对教会的照顾与宽容,让我心生敬意。

感谢本站的李楠教友提供的当地信息,使我心情放松了很多,对未知减少了茫然。李楠是今夏受的洗,本站最近真是喜事连连。

感谢所有为我祈祷已知和不知的朋友们,在主耶稣基督的爱里,我们大家永不分离。

恳请诸位宽恕我过往得罪之处和有意无意之过,不知或无明的冒犯及伤害,泪汪汪。

内地一对善良的老夫妇在我不认识路而踯躅无措时一直引领我,上帝保佑他们!他们简直像天使一样!感谢所有助我者,他们必得上帝恩护;亦宽恕所有敌我者,愿昭昭于万物间的上帝恩慈,感化其心。

——捉迷藏(Yoyo = Yolanda = 湛寂)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