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间,一张隐修士的黑白照片扑入眼帘,不觉中鼻子一阵发酸,为什么他们的眼神总让人有泫然欲泣之感?这或许是纯洁的力量,有一份虔诚不拘时空,有一片赤诚不畏生死,他们只对尘世陌生地倏然一瞥,在这不断变迁兴衰的世上留下他们的馨香,在这始终不能给他们归属感的纷扰尘世留下一抹寂静。那纯洁而真挚的眼神仿佛会越过天地,会穿过心墙,触及人的灵魂,就像天使垂泪,充满悲悯。

喜欢美丽风景图片的我,经常需要更换桌面,一张风景图再美看两三个礼拜也令人厌腻,后来换成圣像,时间保持的长了一些,在更换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更喜欢圣母像,前段时间选了一张着枣红衣服的诞神女圣像(愉悦 the Joyful)做桌面,目前来讲保持时间最长,一直不舍得换。至洁诞神女的眼神总让我找不到人间词语去形容,她是一切受造物中的至美,她的美不是单薄的表面而是诸德的内在光彩,在怀抱圣子的圣像中,诞神女的眼神总是飘向未来,似在又喜又忧地默默祈祷,又似在期待与爱子天国的重逢永聚。长老圣溪鹿安说:“「上帝之母」的圣像有两种。最常见的,也是在东西方皆可见的——圣母抱着圣婴像。这是一幅具有丰富内涵的图像,不只是「上帝之母」的肖像,而是描绘出「道成肉身」真理的图像,如实表现出童贞女的母亲身分。如果专心注视圣像,我们会发现,「上帝之母」抱着「圣婴」,却从不注视「圣婴」,不是注视着你,更不是看着远方;那明睁睁的双眼深深地透视了她的内心。她并不凝视某物,而在默观(contemplation)之中。羞怯的双手显出慈爱柔和。用手支撑保护着「圣婴」,却没有紧紧怀抱祂,就好像护着某个圣物,带来作为献礼,祂(而非祂的母亲)是所有人性之爱、敏锐柔和的代言者。保有「上帝之母」身分的她,并不把孩子看成婴孩时期的耶稣,而是「道成肉身」的「上帝之子」所变成的「童贞女之子」,是真正的人,也是真正的神,对祂的母亲与祂的受造物表达了所有人性与神性的慈爱(全文)”。有段时间我不愿使用网络,不想看见电脑,几个月都不想碰,后来形势所迫,重新使用网络,而消除我强烈的排斥感,诞神女的圣像起了很大作用,我现在就是边看着她边打字,就像小孩子在玩儿的时候不时看看母亲就会开心。

每天都面对的『主耶稣基督』圣像(Christ in Majesty),祂的眼神里隐含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不易察觉的嘴角轻浅上扬,之所以我当初打印这尊圣像,正是因为祂看上去在向我微笑。如果仔细看圣像,看不到明显的笑,或许因为那是“不笑之笑”的缘故吧。祂没有看着谁,笑意里充满柔善谦卑,若有所思般凝神听着什么,是在侧耳倾听祈祷吗?哲人、心理学家、教育家、神学家都懂得聆听至关重要,没有人否认『上帝』是最好的聆听者,我们认为『上帝』总是沉默,那是因为我们从未打开心灵的耳朵,只以人性来衡量『上帝』,而从未尝试接纳恩典。一颗封闭刚硬的拒绝之心,无法容忍真理。即便如此,仁慈的造物主仍会眷顾倾诉者,哪怕人们错误看待祂,哪怕人们恨祂,离弃祂。我们鞭打『主耶稣基督』时,祂爱我们;我们拈阄分祂衣服时,祂爱我们;我们摇头辱骂祂时,祂爱我们;我们在祂左边的十字架上讥诮祂时,祂爱我们。每当我们蔑视穷人、每当我们欺压孤儿、每当我们嘲笑鳏寡、每当我们打骂乞丐时都是在向『主耶稣基督』吐唾,与钉『耶稣』在十字架上的人毫无二致。圣像中『基督』左手所打开的福音书上写着一句经文:“你们不要按照外表判断,但要按照公义判断(约安/若望/约翰 Jhn 7:24)。”祂等待我们犯错后悔改,而不希望我们丧亡。数不清多少次我按照外表判断人事物,损人害己,但在『主』的教导下,一点点成长,学习走出误区。『上帝』不能不是祂自己,祂是其所是,超越永恒,以不朽之爱而爱,祂说:“是我用仁慈的绳索,用爱情的带子牵着他们,对他们有如高举婴儿到自己面颊的慈亲,俯身喂养他们(奥西埃/欧瑟亚/何西阿 Ose 11:4)。”这就是祂的微笑,这就是他的眼神,我的心望着祂,做什么都怀着温馨,生而为人何其幸运!被祂的恩典包围,历历在目都是祂的照拂,所到之处都有祂的保护。祂永远都在,永远不离开,听:“妇女岂能忘掉自己的乳婴?初为人母的,岂能忘掉亲生的儿子?纵然她们能忘掉,我也不能忘掉你啊?(伊撒依亚/依撒意亚/以赛亚 Esa 49:15)”

有次偶然碰到李伯伯的目光,发现他很快垂下眼帘回避与人视线接触,那一瞬间我似乎体察到他辛酸的人生,就对他更加关怀。他的眼神里有一道麻木的阻隔,显露出情感迟钝,感受力弱。这不影响李伯伯在我眼里是个可爱的人,因为他做得鱼很好吃。记得多年以前,在凤鸣山佛堂里看到过一个短发女佛教徒,眼神里也满是辛酸,她不看任何人,只是低头看着地面,眼圈儿很红,不停掉泪,在佛堂内绕着墙边一圈圈走,她的悲伤渗到我身上,让我心里也很难受,到现在还记得她忧伤苦切的眼神。有一位出家为僧的朋友也有过类似眼神,低垂着眼,目光里的洒脱不羁裹满哀楚无奈,浓郁的孤独总能从他的陪笑中溢出,他颓废度日,满不在乎,随时准备乘风归去,最终杳无踪迹。我的学生,一个十五岁的女孩,也曾低眸拭泪,眼神里透着深深受伤的痛苦无助,她说她觉得活着还不如死了,我握紧她的手,以我贫乏的爱温暖她,孩子受到家暴的创伤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治愈,可喜的是现在她平安坚强地成长着。我们这现时轻微的苦难眨眼即逝;眼之所见,至为短暂,眼所未见,才是永远。未来的家再也没有死亡,再也没有悲伤,没有哀号,没有苦楚,那时相逢圣城,该有多好,该有多好啊。

阳历年元旦当天,带着学生们去御花园游玩,他们的眼神都洋溢着兴奋,虽然和孩子们在一起很快乐,但是我不喜欢吵闹。我想让他们直接体验安静的美感,学习分享情感,激发他们的观察力、思考力、联想力,这有利于提高他们中文写作能力,也顺便锻炼英语口语。可惜人看着还是不少,而且人越来越多,影响了我的情绪,世上还有比拥挤的人群更可怕的事情吗:(?准备的游戏完成的不多。还好小Moon帮了大忙,我们玩寻宝游戏寻找月亮之吻时很是犯难,什么是月亮之吻呢?Betty说女孩子就是月亮,我一想那不就是可爱的Moon!美丽的Moon宝贝甜甜地吻了我们每个人。大家一起走着,一起看着,一起玩着,步伐和心都在一起,直到累了,稍作休息。Lucy找到一个无人宝地,一座荒废的楼台,我们称之为茶馆,我献上了一支寒梅舞作为结束。Tom和Jack在观赏舞蹈时要以武术陪衬我,他俩武着较量起来,我上前拉开他们,劝他们坐好,继续完成节目。最后我们一起写了一首诗,写心中所想,这首诗在我眼里十分可贵。读它时我的眼神温柔无比,可以融冰化雪。

『冬游御花园』集体诗

新梦初醒——Yoyo老师写
月吻晨星——高二女生Betty写
茶馆前舞——初一男生Tom写
馨月帮忙——小学一年级女生Moon写(她可是Yoyo老师的贴身摄影师哦!)
观众欣赏——初一女生Lucy写
二零一三——初一男生Jack写(每人只能写一句,他写了四句……)
六人游园——初一男生Jack写
茶馆门前——初一男生Jack写
起舞翩翩——初一男生Jack写

将来我会把这首诗读给我的孩子听,也会为他跳舞,同他一起写诗,我最渴盼的是他看我的眼神。:)

Yolanda

2013以一支寒梅舞开端,祝福所有光临本站的朋友安好。

(2013-01-01,02,03)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