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梅鸳鸯图 王醴 明代

当全能者驱逐列王的时间,飘飘的雪花落向匝耳孟山(咏/诗 Psm 67:15/68:14)。读到这句,不禁停住,神思漫游,心里有一场雪总也下不完。飘飘雪花,纷繁落下,一片一片,冷飕飕落满大地。我喜欢在雪地上嬉戏,玩儿累了就静静躺着,闭上眼,好似等待复活般庄严,好似不再有体重,轻轻一跃,在时间之上盘旋,有了起舞的意兴,逆着去而不返的单行线,将过去编成金色铃铛戴在右脚上,再踩着雪片飞速向前,将未来制成白玉镯戴在右手上,最后站在现在的舞台上,跳一支《稚子弄冰》。之前才跳完《刀山火海》没多久,颇感倦惫,忙又溺返冬天,藏形匿影,沉潜渊底,这才能清醒守心,悠游此间。人生路上,会遭遇祸福诸事,就像四季和天气,最坏的天气也有独特景致值得领略,最寒冷的冬季也有美丽白雪让人恋念,每一件事每一道风景都有着至高者的保护。一个小偷在偷窃后良心发现,最终悔改,加倍偿还;一个暴徒一时冲动伤人或杀人,过后悔恨自新,刻苦赎罪。人们会从错误中认清自己而吸取教训,从最黑的暗处看到希翼,看到万王之王无所不及,人可以在王的恩泽内活得无忧无惧。所有事情背后都有他的至善目的,万物苍生都被他的慈爱遮蔽,他应该兴盛,我却应该衰微(约安/若望/约翰 Jhn 3:20)。

已是晚春了,让我总有置身童话世界之感。田野里翠绿的麦子在阳光下随风轻灵地侧身曳动,一群新嫩渐变色的青苗似要化为通透玉水,淹醉我的眼睛。娇丽的油菜花羞涩地拖着亮黄裙裾,引得蝴蝶蜜蜂痴迷。我伸手触摸纤纤麦苗,手指在它们的叶面来回摩挲,我俯身亲吻柔柔小花,不吝夸赞它的芳容。天地常常感动着我,一切都在提醒我注视亘古常在者,只消看一眼这世间的一草一木,就不得不赞叹造物主的美善。我心里的雪在阳光下飘洒,恰似火窑里能吹起清凉的微风(达尼伊尔/达尼尔/但以理 Dan 3:50),瞧那边,林间铺满一地的白絮,不就像雪吗?我和学生走在绿荫掩映下的曲径上,Jack说“看!墙都被染绿了。”紧邻小径的一堵灰墙着了青裳,看着不再生硬呆板。绿杨葱郁雪絮满地的小树林里有几处坟茔,Jack这次毫不介意了,记得有次去好村春游,路过墓地时我邀他前去赏墓碑,他吓得不从,还作了句诗呢。这次我们走过坟墓,一起读躺在地上的墓碑,他毫无所惧。通常来讲死亡是一件残酷悲伤的坏事,但更残酷的事情是从未真真实实活过,“上帝认透人的思念(意念),原来都是虚幻(咏/诗 Psm 93:11/94:11)。”对真实的热爱,使人们追求能保存到永久的东西,对自由的热爱,使人们不愿被短暂必朽的物质所奴役,这种发自人性本有的善会使一个人承认上帝的存在,虽然很可能他依凭的信仰与信念并非真实,也可能诉诸于次要事物代替真实。虚幻事物不常存,真实事物长存;虚幻带来分离和死亡,真实带来合和与生命。“我们也知道上帝子来了,赐给了我们理智,叫我们认识那真实者;我们确实是在那真实者内,即在他的子耶稣基督内,他即是真实的上帝和永远的生命(约一/若一 1Jn 5:20)。”渴望活得真实,渴望真正活着,除非在真实者之内,除非在生命之内,别无他路。所以墓地并不恐怖,对基督徒来讲是一个温馨的地方,使人想起生命复苏之美,想起主耶稣基督的再来,不免心生欢喜。

现在才知道我家圣母像《一切受造物都因你而欢乐》(All of Creation)原画来自西奈山圣凯瑟琳修道院的燃烧之荆棘小教堂,许多事情都是现在才知道,以前不明白的事情变得清晰,雾锁烟迷的人生在光的指引下趋于明朗,雾气虽依旧,视野却增加。从前憎恶“顺从”二字,如今尝得上主旨意之甘冽完美,甘心乐意修习服从。很多人对基督教有误解,认为上帝“控制”人,认为教会“束缚”人性,仿佛自由意志不是上帝赐予人类的……仿佛人生不是一个不断抉择的过程……每个人都独一无二不可复制不可替代,我才明白李亮神父所说上帝平等之爱,没有厚此薄彼。上帝是爱,渴望人得救而不是丧亡,因为是爱所以会尊重会给予自由,人的自由在于可以选择,只有在自由内才存在关系,而只有爱带给人无碍的自由。人性只有在主耶稣基督内才能获得解脱,否则将一直被罪恶束缚,戴着各种贪欲的镣铐艰难僵硬地行在世上,一辈子为奴,死后含恨于永暗,何其令人痛心!原本是上帝高贵的肖像,是统治自身和世界的王者!有次去一个锻压公司参观,看到1200度高温的大火炉在烧铁块,大概要烧七八个小时,然后把铁取出来锻压塑形,还要反复回炉,经过一道道工序,最后才能制成圆形成品,这让我想起人心,我的心就像这钢铁一样坚硬冰冷,人心需要炼才能净才能软,只有在火内长久焚烧才能变得温暖,锅炼银,炉炼金,上帝炼人心(箴言 Prov 17:3)。人活着的最终渴望是奔向上帝怀抱,拥抱原型是灵魂最炽热的向往,若不能直达这样的真相本心,人会活于虚幻,追求飘渺外物,暂时性存在,充满不安,永不满足,自私自利,相互伤害,远离内心,拥抱欲望,奔向死亡。而如果人仰望上帝,即使总要面对很多内在冲突和外在波折,心里也有不动之平安,“因为我喜欢仁爱胜过祭献,喜欢人认识上帝胜过全燔祭”(奥西埃/欧瑟亚/何西阿 Ose 6:6)。在我家的圣母像内,一切受造物都围绕着诞神女,每种生命都是那么独特,每个人在各自位置合宜地赞美着永不凋零的永贞之花,至洁上帝之母玛丽娅!整个宇宙都被她温柔接纳,她将怀中的真理基督献给我们,一切受造物都被基督的爱所吸引而将荣耀归于上帝,一切众生都称赞着诞神女的圣德,这尊圣像描述的是王者的集会,勇者们战胜了短暂的此生而荣获永生,万众一心亲密相连在基督内,永不停歇地爱慕着认识着无限的上帝。有时面对这尊圣像,我心里的雪花会变成眼里的泪花,簌簌落下。

风吹春絮,扬起一阵暖雪,轻盈柔软,似绒花翩跹,歇脚在青草地上,像一阵悠扬空灵的旋律。素来矜持的松柏也伸出翠嫩新叶,一副佻佻公子的模样,枝梢的清纯在一身沧桑中显得格外醒目可人。一朵野菊从草丛里淘气地探出灿黄小脑袋,微躬的身躯像是个朝圣者,虔诚赞颂着上帝的慈爱。小蓟花紫艳艳地吐蕊,怔怔挺立着,看着像紫衣小刺猬,但我伸手拂过花颜,真像拂过光滑丝绵,软的像婴儿脸。装点人间的美好万物让人目不暇接,枯燥腐朽的人世若无这些赏心悦目景致,该是多么乏味!可见修道士们深谙“享乐”之法,总是躲在深山老林里自在生活,悄然品尝着人生妙味。城市里钢筋水泥的建筑面目可憎,贪婪的脸上有一双布满血丝的红眼睛,棺材盒一样的单元房到处林立,许多人还要为这口棺材当牛做马,但太多人任劳任怨。拥挤的地铁最是令人毛骨悚然,潮水一样的人群,地狱是否比它要宽绰些?在某个城市里人住得不是棺材盒了,而是骨灰盒,但太多人渴望葬身其中。在肮脏的城市里,我内心下得的是黑雪是冰雹,不晓得多少泪水才能冲刷干净。所以我万分感恩上帝赐给我现今的生活环境,可以徜徉于田野,可以漫步于花丛,怡然自得。纵然我的内心是一片冰天雪地,但远观着烈火,也染暖意。上帝以无法描述的圣善教育他的孩子,通过可见的绮丽万物令人感赞其创世之智,通过不可见的天使现身传递其怜眷,通过诞神女的顺从彰显其恩典,通过圣子的道成肉身拯救我们,世人算什么,你竟对他怀念不忘?人子算什么,你竟对他眷顾周详?(圣咏集/诗篇 Psm 8:4)

有次去一座新建的新教堂(“基督教” Protestantism)游览,当时老奶奶们正在唱诗,我听了一会儿就出去了。教堂外空地上有一堆施工用的沙子,我看到两个小男孩蹲在地上玩沙,出于成年人的认知,我本想口头制止他们玩脏东西,还好我没这么做,而是受到他们的感染索性陪他们一起玩儿,和一个年龄小的孩子玩儿店主和顾客的游戏,我买他用沙子做得各种饭菜还有零食,一根冰棍一百元呢,我俩都挺开心,另一个年龄稍大的男孩在用沙子做蛋糕,他正在往沙子里兑水,惨不忍睹的一团灰黑,但我还是没忘记夸赞他的巧思,夸完继续和年幼的孩子玩儿,过一会儿回头一看,我大吃一惊,年长男孩最后做成的蛋糕竟然是一个层次分明的花形蛋糕!上面还有小石子装点成的水果呢,漂亮极了,谁能想到一个孩童能用沙子做出这么美的东西呀。我自然是大赞他的杰作,竭力肯定他的创造力,他又羞又喜。幼小男孩见我夸另一个,猛然上前用手乱扑一通,摧毁了那美丽的蛋糕……我在他们中间调解安抚一番,才算平息这场袭击事件,在这次经历里,我学到很多东西,在孩子们身上我领悟到一些无法言传的生命之美。我有时会见到大人公开对小男孩粗暴体罚,至今我对一件事深感愧疚,一次我在一个饭馆吃饭,外面一个父亲在大骂儿子,还用脚踹他,大声呵斥要踹死他,我揪心地回头看看却没施以援手,那个男人就像个魔鬼。责骂和棍棒是培养犯罪分子的最佳温床,同样惯宠和吹捧也是培养罪犯的沃土,前者是硬暴力,后者是软暴力,两者均残害人。“其实,肉身的父亲只是在短暂的时日内,照他们的心意来施行惩戒,但是上帝却是为了我们的好处,为叫我们分沾他的圣善(希伯来 Heb 12:10)。”一意孤行自我中心地对待小孩,是问题所在。上帝谦卑俯就我们的人性,人世间的大人可曾俯就孩子的身量?你若不像雪一样降下自己,便不会触及任何人任何事的真实。冬天时我和学生堆雪人,我堆得雪人像妖怪一样难看,学生们堆得却像天使,Lucy还给雪人做了帽子,做了一颗心放在两个雪人中间,心上扎着松针充当的蜡烛,她在忙活时我就躺在雪地上印人形,雪花坠落在脸上,也落在我心上,于是我把一场雪封进了我的心髓。当我匍伏时,才能听见自己的心声,这声音如此微小,若要听清,须得分外清醒寂静,须得埋入雪的怀抱。

士兵列队般的绿杨林深处,在两棵树间挂着一张紫红色的吊床,俊美的少年坐在吊床一边读书,我坐在另一边聆听,斜阳在叶隙间眨眼,我捏起地上的雪絮,轻轻吹散,飘飘的雪花落向匝耳孟山,总也下不完,但愿极寒之下,眠于火暖。

『春游好村』师生对诗(这首是Jack提议作的诗)

翠叶香花小溪流——Yoyo
来到好村闻鱼沟——Jack
三人垂钓鸟语声——Yoyo
风景秀丽在梦中——Jack

闻鸡起钓鱼上钩——Jack
鸡鸭鸟鱼练歌喉——↑
晴空万里酿碧酒——Yoyo
心醉神迷蝶挽留——↑

林中墓地吓我走——Jack
路上微风徒步游——↑
临别不舍一回首——Yoyo
桃源渐远心幽幽——↑

基督复活了!

(写于2013年四月和五月)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