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教建筑

李 亮 神父

正教建筑、礼仪空间及其本地化 part1


Church Beauty 当 进入正教教堂参加礼仪,人即刻能感受到内部装饰对人的震撼。教堂的主要目的是举行礼仪,就是将耶稣基督的圣体圣血带到这个世界,并结合所有参与会众成为一 体。礼仪不仅是处于现在和过去,如耶稣基督的被钉十字架、死亡和复活,更重要的是呈现天国的荣耀。虽然耶稣的第二次再来还没来到,天国也尚未完成,但在圣 祭礼仪中我们已经身处天国中了。为了更清楚瞭解,我们必须明白祭司在祝圣饼酒时所用的礼仪词。他说:「上帝,我们纪念祢的十字架、死亡、复活和第二次来 临,将这饼酒呈献给祢。」

我 们能纪念耶稣被钉十字架,但祂尚未来到,我们如何能纪念祂的第二次来临呢?所以说,教会就像是一部时光机器,人在那裡可以看见未来,教会的场域反映出天堂 的荣耀和爱(天堂的荣耀与人间的荣耀不同)。正教神父的祭衣总是非常漂亮,颜色丰富非常多变,但平常的穿着却相当朴素。神父们献祭时所显现的是天堂的荣 耀,他们就像是充满荣光的天使。教堂建筑也是如此,它不仅是会众聚集的祈祷之所,更是见证上帝与我们同在的事实。上帝是厄玛奴尔,祂在圣神内与我们同在。
所有正教教堂的祭坛都是座西朝东(Altar East),因为根据先知的说法,耶稣永远是东方之光,所以教堂总是朝向东方。

第十世纪俄皇Vladimir派臣出外寻找真正的宗教,其中一队到了君士坦丁堡参观过圣苏菲亚教堂的庄严建筑及殊圣礼仪后,回国报告皇帝他们在正教礼仪中感到「在地若天」。俄皇Vladimir即刻明白这就是他所要寻找的真宗教,于是派人到君士坦丁堡请求派遣传教士到俄国传教,很快就有一万人领洗。
教 堂内部设计所要呈现的是万物在上帝上帝内合而为一,因此教堂并非是耶稣至圣至高的最后晚餐厅,也不是信众聚会的一般祈祷所,教堂的目的不止于此。启示录中 提到教堂建筑的主要涵意:祭坛是基督的王座,所以正教教堂的祭坛上总是放着福音书,来呈现耶稣是上帝之言,感恩祭则显示耶稣是上帝羔羊。祭坛四周是使徒、 圣人、天使、主教及司祭的所在。教堂内的其他地方是信友与教会成员的场域。教堂外厅(Narthex 或Vestibule)代表着教会外的世界。这三个场域象徵三种人:教堂外头是不认识上帝荣耀(即神光the divine light)的人;教堂内的会众是初识者,他们虽已认识上帝的荣耀,但尚未达到至臻的程度;祭坛上的人则明瞭并看见天主的荣耀,他们与神光合一。
正教教堂的特徵就是圆顶(Dome),它象徵着天主拥抱万物并且与天国合一。基督使天上和地上的万有总归于祂(弗1:10),在祂内我们都充满着天主的一切富裕(弗3:19)。

祭台(Altar Table Cloth)传统上是由木头或石头所製,并由两块布所装饰,一块围在桌子的四围,另一块铺在桌面,象徵耶稣受死时被殓布所包裹。祭台上的福音书底下会放一块布(Antimension),Anti-mensa的意思是「不是桌子」。当我们举行感恩礼时,会将这块布打开,上头放圣爵和圣体盘。我们可以带着这块Antimension到任何地方举行圣体圣事。Antimension由圣油所祝圣,通常布裡头会放入些许的圣髑,布的上头有当地主教的签名,表示神父与主教是合一的,而行圣事的神父是在主教的许可下执行司铎职务.

祭 台上会有一个小洞来放置殉道者的圣髑(Relics),这是教会长久以来的传统,因为初期教会是在殉道圣人的墓碑上举行感恩礼。但真正的理由是,人的身体 才是天主的宫殿,而不是任何种类的建筑,我们的终极目的是让天主住在我们内,所以殉道圣人的身体更是当之无愧,因为他们为天主而牺牲性命。
祭 台上通常会有一个小圣体柜(Tabernacle),裡面装着由圣週四所祝圣的圣体,这圣体将保存到下年度的圣週四,目的是为了在紧急情况时,神父能立即 为病危者送圣体,因为那时可能没时间举行圣体圣事。正教会并没有像天主教会一样经常性地更新所保存的圣体,正教司铎在每次礼仪中会吃完当天所祝圣的圣体。
面对祭台的右方有一个柜子,称为skevophilakion,裡面放的是祭衣、备用圣爵和圣体盘、圣髑和其他的圣物。

面对祭台的左方有一个洗手槽。主祭者穿好祭衣后会在那裡洗手,这是礼仪的一部份。神父在发送和吃完圣餐后也会在那裡梳洗口手,以确保圣体屑被小心处理。教堂底下有一个储水槽专门收集从这水槽流出的礼仪用水,领洗水也会流入这裡,这些水不会与其他的水合流,而是直接被教堂底基的土地吸收。

祭台后方总是画着展臂圣母,而她的腿上(或怀中)站着婴孩耶稣的圣相。开展的双臂显出她的爱拥抱着每一位。展臂圣母和婴孩耶稣圣相的下方通常有大圣人相,特别是写与礼仪有关的圣人,如圣巴西略(St. Basil)、圣金口若望(St. John Chrisostom)和圣国瑞(St. Gregory the theologian)。

中央圆顶的周围牆壁画着宗徒相,而4个拱形牆壁则画四部福音的作者。中央圆顶底下的牆壁延至会众席周围牆上都画满耶稣重要事蹟的图像。
主圆顶的上端总是画着耶稣君王的光荣圣相,他左手持着圣经,右手给予祝福。

中央圆顶底下挂有一座圆形聚烛台,上头可以放传统蜡烛或电子灯。这座聚烛台称作 polyeleos,意为许多恩宠。

正教建筑、礼仪空间及其本地化 part2 Matter and Church


Matter and Church 在此我要解说教堂建筑如何透露神学意涵。首先我们必须瞭解古代希腊建筑背后的观点。要知道希腊殿宇建筑喜欢把玩数字游戏以达到和谐均衡的美学观点,如音乐 的旋律。所以如果要扩增建筑,其长宽高也必须均等增大才行。「和谐」是希腊建筑的最主要观点,所以在设计任何建筑都是由此出发,形成一种意识型态。

正教建筑并不硬性採用一些原理原则来达到和谐的目的,而是转化现有的物质使其充满天主的荣光。例如:如何将沉重的大石块变得使建筑有轻盈的感觉?圆顶给人的印象应是很沉重的,但为何正教建筑的圆顶却给人有飞舞的感觉呢?
拜占庭式圣堂建筑喜欢採用建材原有的朴实风貌,而不愿重新改造它。假使要用石头来造屋,我们不会将它切得十分方正来使建筑达到绝对的整齐,而是保留建材本身的样子来达到和谐的目的。

拜 占庭建筑并不採用对称原则,而是让建材发挥它原有的美。在军中,每位士兵都被要求只能有一种模式,以呈现整齐的队伍,但拜占庭的建筑理念比较像是在学校里 教导学生,依学生的专长去栽培他们,使其发挥所长,而不失去原本的价值。正教建筑就是要使每块建材的素质经过改变而达到神圣的境界。耶稣在大博尔山显圣容 时,其衣服也转变而散发荣光。感恩礼中所奉献的饼酒也被转变成为耶稣的体血。将物品本身的材质转变成神圣是我们的目标。当每一小块建筑材质都被转变为神圣 物品时,集合起来的数量是相当可观的,这也会影响到在这种环境裡祈祷的人。
如 果从数学的角度来检视拜占庭建筑则会处处发现错误,因为许多该直角的地方不直,该平行的地方也参差不齐,不过,整体看来却会给人温暖的感受。待在拜占庭建 筑里的人不会想要离开那裡而去天堂,相反地,他们会觉得天堂已降来这里。教堂变成了耶稣基督的身体,当然这与耶稣圣体有别。耶稣降生成人 (incarnate)的最后模样成了十字形状。

整个建筑给人的感觉是由上而下建成的,而非由地基开始往上兴建。从主圆顶开始,然后是拱形牆,再来是其他的小圆顶,最后是落地围牆,这一切呈现出和谐的美学。所有建材的重量都被转化成为一种关係,犹如不同零组件间的交谈,最后形成一具活物。中国传统医学注重整体脉络和阴阳五行,应该比较容易理解拜占庭建筑的理念。

信友们来教堂参与感恩礼时,便与其他参礼者在基督内合为一体,而教堂建筑也是这共融中的一份子。在这理念下,我们能明白教堂建筑不再只是人们聚会祈祷的场所,如戏院或运动场一样。希腊文里,我们不用「教堂」而是用「教会」来称正教会的建筑,因为它不只是一个场所而已。
Human Scale 拜占庭建筑的一大特色,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将人体工学运用在建筑中。耶稣道成肉身,取了人的形体和大小,教堂建筑就是以这样的大小来设计。教堂里 所有的门窗都是以人体工学来作考量,因此,即使教堂十分雄伟壮观也不会设计一扇沉重的巨门。教堂建筑就像人体一样,有许多的肢体,由人性而将各个肢体结合 起来成为一个活人。
Lighting of the Church 光源在教堂内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光透过许多小窗悄悄地射进教堂。由于教堂裡有许多小窗,当光射在牆上时闪闪发亮,光与牆便合为一体 (light turns back to itself) 。
光使一切都变得轻了起来,东西不再看起来那麽沉重,也会变得烨烨动人,成了温暖的光线。我们常在圣像前放着油灯,这会让圣像看起来比较柔和,平静和谦逊。

Symbolic Structure of the Church 教会在数世纪以来有着许多名号,其中最为人所知的就是方舟(ship)。这船航向东方,因为东方就是耶稣基督,祭台是船头,船长是主教或神父,这也解释了主礼者在礼仪中不面对会众的原因。
精修者圣马西摩(St. Maximus the Confessor)在其着作《Mystagogia》中赋予教堂建筑许多涵意,他认为教堂建筑、音乐、绘画、讚歌等对感恩礼也有所贡献,感恩礼是宇宙的 中心。精修者圣马西摩没有用几何学的圆顶、弧形、拱形等来描写教堂,而说教堂是天主的形象,因为教堂所做的就是天主的事业,那裡聚集不同的人,有男人、女 人、中国人、希腊人,他们克服彼此的差异并在祂内成为一个民族。
教会是世界的图像,因为世界包括了可见和不可见的存有。教会结合了天与地,祭 坛象徵天堂,圣堂的其他地方则象徵俗世,两者是不可分地结合在一起。圣伪狄奥尼修(Saint Dionysios the Areopagie)也说教会是世界的图像,也是可见和不可见的存有的图像。但我们必须知道圣洁与世俗在教会内也是结合在一起的。上帝的非受造能量总是进 入世界,所以万物不会与上帝分离,因此教会内即使是最小的东西都有它的重要性。
教会是人的图像,人也是教会的图像。圣堂就像是人的身体,祭台是灵魂,二者不 可分离。其实,天主的真正圣堂是人的身体。精修者圣马西摩说人心是祭台,每位基督徒在心中奉献祭品给天主以执行本身的司祭职。我们藉由苦修,以自己的身体 来光荣天主。我们的身体就像是辆车子,苦修使我们走向正道而不误入歧途。我们的灵魂必须被圣言所充满,因为在创世之初已有圣言,圣言就是耶稣基督。教会建 筑是要引人们由外进入至圣所,从教堂的外厅开始,然后进入圣殿,最后直奔祭台。这也是灵修的三阶段:开始之初人们站在教会外头,不明白许多事;然后是在教 堂内,即进入淨化阶段,最末了是在祭台上与非受造之光结合。这样,人便成为教堂,成为天主活生生的圣殿。精修者圣马西摩也说教会是人的灵魂,因为灵魂有两 个主要需求,一个是往见天主(理论),另一个是照顾日常生活的琐事(实践)。这在正教看来并非抽象的哲学,而是以灵性的方式经验这一切事。 如果想进一步瞭解精修者圣马西摩的理论可参阅http://www.pelagia.org/htm/b12.en.the_mind_of_the_orthodox_church.04.htm
祭台后方的半圆形象徵着天堂的圆满,会众席的方正则代表俗世,两者并不相离而 是结合在一起的。正教教堂的外观是呈十字形状,十字的含意对各位应不陌生。教堂以十字外型来呈现天主拥抱式的爱。十字的正中心是主圆顶,圆形象徵天堂,十 字形象徵俗世。製作麵饼(bread)的过程也持相同的理念:先将麵粉和水揉成相连结的两小糰,然后将这两个不分开的小麵糰相叠加压,其中一面盖上印模, 然后放入烤箱烘焙。

祭坛和信友席之间常有一座由圣像组成的屏风,称作 eikonostasis,这屏风在14世纪后变得越来越高,似乎阻隔了祭坛和信友席。14世纪在正教历史上是个转捩期,因为那时拜占庭帝国被灭,希腊被 土耳其人所攻佔,人们对许多事情感到惶恐不安,以致当时所画的圣像颜色也比较灰暗。祭坛在当时眼中是极为殊圣的场所,不可被人眼所直观,因此他们用高屏风 将自己与祭坛完全区隔开来,至今我们仍能在俄国及希腊的阿陀司山等地看到这些痕迹。在这情况下,信友们的宗教热忱便转向这些圣像,因为这是他们眼能所及 的。刚开始的时候屏风上只有3幅主要的圣像:耶稣君王像、圣母抱耶稣像、施洗约翰像,统称为deisis,意为「祈求垂怜」,因为圣母常为我们向上帝和圣 子祈求。基本上圣像并不是要将我们和祭坛分开,而是让我们经由它们并偕同它们一齐走向祭坛。
Enculturation 主办单位邀请我谈正教会在台湾的本地化,所以我就不论及其他国家而只针对这里的情况。五年前当我刚来台湾时,正教会尚未存在,也没有人认识正教会,更没有 教堂可以让我行礼仪。我身为正教会的神父,明白自己的职责就是在这裡行礼仪,以使天主的恩宠在此临现。此外,我也希望以中国人的方式来将正教神学介绍给当 地人认识,因此之故,我的脑海裡经常出现正教信仰与中国文化间的对话。我必须承认正教信仰与中国的信念相当接近,对我而言这不仅是一大发现,更是一大鼓 励。例如我们希腊人和中国人对死亡的态度相似,经常是哭得死去活来。
我在台湾所举行的第一次礼仪是在一所幼稚园内,之后也陆续在其它旅馆裡联连谊 厅举行礼仪。在这情况下,我只能用一般的桌子作为祭台,上头铺着普通的布,然后再放上祭礼布(antimension),我用另一张桌子作为预备桌,这样 来举行圣体圣事。五年前,我在辅仁神学院礼仪中心所举办的研讨会上认识一些天主教的朋友,他们给我一个大恩宠,就是让我用台北士林的耶稣君王堂行礼仪,至 今我仍心怀感激。八个月后,我在天母租了一间普通的房子作为教会。去年2004年我们终于在上帝的助佑下买了一间小房,同时也完成立桉程序,正教会终于在 台正式成立。目前我所用的祭坛仍是一张普通的桌子,上头铺着祭坛布并放着圣髑,预备桌也只是一张普通的桌柜,上面铺着礼仪布。祭台和会众席之间我只放置四 幅圣相,以后会在牆上放满大幅的圣像。我的梦想是在上帝的助佑下,拥有一座具有中国风格的正教建筑,其建筑模式仍採用之前所提到保留建材原貌的作法。

若从科学的观点来谈论本地化,最好是从我的教会目前那些来自其他文化 的信友那裡得知他们对台湾基督正教会礼仪空间的看法。我必须说明许多来自俄国和东欧的正教徒不能接受这裡教会的「非封闭式」圣堂风格,但仍有极少数的教友 告诉我,直到他们在台湾参加了这裡的礼仪后,才真正明白神父在圣祭中做些什麽,也才真正明瞭教会的本质。这个经验让他们感动得掉下泪来,他们在异乡的台湾 发现到正教会的神学。所以我们教会的情况比较是「去本地化(De-Inculturation)」。

Other sacred places 对我们来说,神圣空间不只是在教堂,也在其他的许多地方,例如修道院,那裡有圣堂、修道士的宿舍、工作场所,特别是餐厅。修道士在礼仪完毕后会穿着参加礼仪的衣服,以游行的方式走到餐厅用餐。

此外,墓园(cemetery)或殉道圣人的致命地也是神圣空间。如果教友买新屋或要搬家,会请神父去祝圣新房。神父会先祝圣水,然后用圣水祝圣屋里的每个角落,对正教会而言,这也是属于神圣空间。
如 何能使该处称作神圣的呢?需要具备特定功能或仪式吗?例如教堂因为是用来行礼仪的地方所以就必然是神圣的吗?其实,一个地方要被称为神圣,先决条件是该处 必须与天主相结合,而天主的非受造能量和祂的神光必先降临到该处,且不能与该处分离。梅瑟在看见着火的荆棘丛(burning bush)时,听到一个声音说:「跪下,因为这裡是圣地。」天主已和荆棘丛结合在一起。正教会就是要使整个宇宙有这样的转变。
所罗门王在盖好圣殿后,天主禁止人进入,因为祂要先以神光充满整座圣殿,人们 看到这道强光时深感害怕,等这光逐渐澹去后,天主才允许人进入。「当司祭从圣所出来时,云彩充满了上主的殿,以致为了云彩,司祭们不能继续奉职,因为上主 的荣耀充满了上主的殿。」(列上8:10-11)这裡所说的云彩便是天主。
祝圣圣堂的礼仪非常地美,主教身着华丽的白色祭衣,双手高举圣髑进入圣堂,之后将圣髑放入祭台桌的龛洞内,然后再用圣化圣油在各牆面上划上十字圣号,并将这油涂抹在祭台桌上。

回